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641章,送客

第2641章,送客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41章,送客

    夜威直白的话语,让凯欣跟凉夜脸上的两行眼药水,顷刻间变成了笑话。

    偏偏他不以为然,仿佛拆穿了她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大手揽过易琳的肩头,夜威瞧着她眼眶的泪光:“你看你,刚才哭了这么久,眼泪全都擦没了。

    她们脸上就那两行泪,到现在也没擦过呢。”

    易琳无辜的很,又在怀孕中,许久未见家人自然是一撩就哭的。

    听见夜威的话,她再次看向凯欣跟凉夜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太傻了,怎么被她们给骗了?

    一般情况下,哭了,肯定要擦眼泪。

    更别提她们脸上两行泪到现在这么久,不擦,刻意挂在脸上了。

    夜威则是将易琳往怀中又抱了抱,面色清冷道:“你们怎么折腾我,我无所谓。

    但是惹得琳琳掉眼泪,就是不行。”

    所以,即便是亲妈跟丈母娘,让易琳哭,就别怪他乔老三不给面子了。

    这范儿,妥妥的霸道总裁啊。

    厅里的长辈们瞧着,既是高兴,又是感慨,这种复杂的情绪,估计只有生过孩子亲手养大的人,才能感受到吧。

    易琳轻轻扯了扯夜威的袖子:“三哥,笑一个,宝宝说爹地太严肃,他怕怕的。”

    “噗。”夜威冰封的脸,瞬间皲裂,没有一点点预兆。

    乔歆羡轻笑着,安抚周遭的伙伴们:“行啦行啦,琳琳长大了,嫁人了,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给随狗的。

    嫁了威威,威威也不会亏待她,只会让她幸福。

    既然如此,我们何必非要将孩子们拴在身边呢?”

    夜威温声望着大家:“我跟琳琳虽然在外面旅行,但是每到一个地方就给大家带了礼物。”

    话音刚落,管家已经让府兵搬着浩浩荡荡的礼物进来了。

    各色各大小的盒子上,都有易琳很细心地写上的名字,所以看是谁的名字,那就是送给谁的礼物。

    易琳笑着道:“其实都不是珍贵的东西,就是觉得好看的,适合的,或者有民族特色的。”

    “琳琳有心了。”

    “琳琳太暖心了,自己出去玩还想和我们呀!”

    “我就知道琳琳是个暖心的小棉袄啊!”

    大家纷纷称赞起来。

    如此,夜威的脸上才更加好看起来,含笑道:“嗯,琳琳是暖心的小棉袄。”

    以前就都不提了。

    但是结婚以后,每天晚上抱着琳琳绵软的身子睡觉,他总是睡得特别踏实,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早上醒来看见她不设防沉睡的小脸,晚上睡前看着她娇艳欲滴的脸颊,再也没有比这样的生活让完美的日子了。

    原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来,大家叙旧之后该让孕妇休息的。

    偏偏午餐的时候,管家笑呵呵地将烤蛇片端上来了,凉夜也笑着道:“咱们先不急着吃,再等一下。”

    如此,夜威又不高兴了。

    眸光淡淡一转,问:“是不是找功德王过来测宝宝性别的?”

    易琳心里咯噔一下。

    夜威却是宠溺地看了她一眼,温柔道:“老年人,果然是要活到老干到老,千万不能提早退休。

    明年慈善之夜我一定要参加,还要跟陛下提出,只要能出具身体健康的体检报告,就尽量用下去。

    不然,退了休,太闲了。

    工作的时候为国尽忠,为人民服务,但是一旦退休,就开始给家里添乱了。

    就跟我们家里的一样!”

    易琳自然是明白夜威这番话是在维护她。

    她在瑞士的时候还问过夜威,问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当时夜威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将她心底的忐忑一览无余。

    他说:“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欢,男女一样。”

    可是自从她怀孕之后,夜威越来越霸道了,甚至一丁点可能会让她受委屈的风吹草动,他都不允许发生。

    易琳立即笑着:“爹地妈咪们一定是想提前给宝宝们准备小礼物的。”

    “最好是个小男孩!”易擎之一脸认真地望着女儿:“生了儿子,地位稳。

    男人啊,尤其是功成名就的那种的,面对的社会诱惑太多了。

    你现在年轻,他疼着你,但是将来、、”

    “送客!”夜威忽而厉色道。

    所有人都震惊在原地,易琳也惊讶了:“三哥?”

    “送客!”夜威面色清冷:“这是我的郡王府,我说如何便如何!”

    他对易琳的心思可鉴日月,容不得别人质疑什么。

    任何质疑的话,都是对他真心、忠诚的侮辱。

    凉夜从中笑着,想和稀泥:“威威,你看你现在,宠琳琳宠的有点走火入魔了。

    你岳父也是站在、、”

    “没有万一。”夜威冷声道:“我对琳琳,一片冰心,没有万一!”

    管家站在一边为难着呢。

    两边王府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对方还是夜威的岳父呢。

    他站在一边,只是站着,不敢真的请易擎之离开。

    易擎之则是嘴角抽搐着,有些生气道:“乔老三,你是不是觉得把我女儿骗到手了,所以现在对我们岳父岳母就无所谓了?”

    夜威沉着脸,声色严肃的很:“你是我岳父没错,但是你若值得我尊敬,我必然尊敬你、爱戴你、亲近你。

    可是你若不值得我尊敬,我乔夜威也从来不是委曲求全的人!

    尤其我是郡王,不是一般百姓,更要比寻常百姓肃清亲戚关系,省的将来给陛下添麻烦!”

    “哈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流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郡王就是郡王,女婿就是女婿!

    王府的亲戚跟百姓的亲戚自然不同,要肃清的!

    好的亲戚,日常走动没问题。

    不好的亲戚,直接敬而远之就是了。

    我岳父岳母,也给我推荐过很多老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家九转十八弯的亲戚,让我引荐入宫就职。

    我冷着脸,训了他们一次,他们往后再也不敢提了!”

    流光出现在大厅门口,说着这番话。

    易擎之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我也没说什么呀!”

    易擎之当众说,也有给夜威醍醐灌顶的意思,当众敲打敲打他,给女儿竖个威。

    谁知,易琳却并不理解他的一番用心良苦。

    “你活该!”易琳瞪着他,不高兴道:“谁让你乱说话来着的?

    我跟三哥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不盼着我好点,你还胡说八道!

    我到底是不是你亲闺女啊!”

    说完,易琳拉着夜威的手,温柔道:“三哥,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