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626章,不许拖

第2626章,不许拖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26章,不许拖

    这是凌冽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慕天星说这样的狠话。

    说这样的话,看着她受伤的眼神,还有泪光,他也心疼。

    但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将洛倾蓝夫妇逐出家门的决定,木已成舟,多说无益。

    此事一出,满城风雨。

    凌冽却是不管那么多,只是给倾羽打电话的时候,笑着道:“好孩子,以后不管修炼多忙,每周一跟周四回来用晚餐,要抽时间跟家人聚聚,知道吗?”

    倾羽在电话那头娇笑着:“父皇是不是想我了呀?”

    凌冽声色微哑:“嗯,父皇想你!

    父皇还没怎么好好看你,你都长大了,现在成天不着家,一个月也见不到几回,你说父皇怎能不想你?”

    倾羽头一回听见父亲这么真挚直白地表达感情。

    心中万分动容:“好,以后每周一、周四,我都回家去,经常回去看看,经常回去陪你!”

    倾羽说到做到,每逢周一、周四就带着雪豪一并回来了。

    有时候,她还会抱着建功立业里的某个宝宝,惹得寝宫里的长辈们一个个雀跃地伸手抢着要抱。

    也就是那日凌冽跟慕天星说过狠话之后,慕天星对于倾蓝夫妇绝口不提。

    对于凌冽在国事上的任何决定不再干涉。

    她其实就是舍不得孩子,但是凌冽有一句话很对:他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对于他做任何决定,她难道还要怀疑、还要不去信任?

    再看这件事情之后,洛杰布夫妇的态度,就好像完全不知情。

    这说明他们是非常信任凌冽的,知道他这么决定必然有有原因的。

    于是,即便不舍,慕天星也选择信任自己的丈夫。

    寒冷的冬季眼看着又要来了。

    圣宁抓紧复习功课,有迩迩在身边陪伴,每天看着日出日落,日复一日。

    有天,终于在窗外飘起洋洋洒洒雪花的时候,她手中执着笔,问不远处教哥哥素描的父亲。

    “爹地,为什么时间总是过得这么慢?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倾慕抬眸,望着女儿苦闷的小脸,还有窗外纷飞的白雪:“我小时候,也如同你这样,总是抱怨时间过去的太慢。

    可是当我长大,有了你们,却又顿觉这一年一年,过得太快了。”

    仔细算算的话,过完这个冬天,贝拉该怀孕了。

    倾慕最近格外小心,上个月,因为要备孕已经将离不开的白咖啡给戒了。

    烧烤跟辛辣刺激的食物他已经绝口不沾。

    也不让贝拉吃了。

    贝拉反倒比他自觉,也比他更能隐忍,不用谁来提醒,她就能将方方面面全都做好。

    甚至,甜甜惊喜地发现,她已经开始每日服用叶酸了。

    而甜甜之所以发现这个,也是因为甜甜自己怀孕了,就是在倾蓝被洛家除名的一周后,发现怀孕一个多月了。

    她悄悄告诉云轩。

    云轩兴奋极了,又悄悄告诉卓然夫妇。

    于是趁着下午主子们不在家,曲诗文立即带着甜甜去宫医院去检查,还开了叶酸回来。

    甜甜知道这是太子妃最近开始服用的,便也明白了太子妃也在积极备孕呢。

    因为医生说了的,有准备的优生优育,会提前服用叶酸,保证胎儿不会畸形;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也可以早孕期间服用叶酸。

    宫医院的超声波只能照出不是宫外孕。

    却是无论如何没有看男女的本事的。

    卓然心里着急,他知道迩迩跟圣宁用不着御侍,也用不着什么皇室内家子。

    但是太子妃在备孕,小皇孙就要出生了呀!

    他们多希望云轩赶紧生个儿子,抢在太子妃前头生,因为御侍比小皇孙年长一点,可以带着小皇孙、照顾小皇孙,从小一起长大更是亲如手足。

    卓然忍不住在御书房说了这件事情。

    凌冽笑呵呵地给流光打电话,还安抚卓然:“没关系,云轩还年轻,如果这胎是姑娘,往后还能再有。

    再说了,谁规定御侍一定要比储君年长的?

    你也不能肯定甜甜这胎就是个女儿啊,没准就是个小子呢,瞎紧张!”

    卓然笑呵呵的,心里既是激动又是紧张。

    流光得了凌冽的召唤,笑呵呵地过来给甜甜把脉。

    曲诗文还一早就准备好了全蛇宴,好好款待流光。

    结果,流光对着甜甜伸出手去的时候,甜甜还吓得连连后退,声称不敢。

    因为流光可是功德王,哪里能给她看诊?

    可是流光却笑道:“只是看看而已,医者父母心,遇见就顺便看看,没有阶级之分的。”

    他鼻尖轻嗅着厨房里传出来的香气,笑的更欢:“再说,也不是白看的呀!”

    他有的吃呀!

    甜甜这才伸出手去,给流光看看。

    那天,查出的结果是个女宝。

    甜甜的小脸埋得很低,生怕婆家跟丈夫失望,她望着自己平平无奇的肚子,暗暗感叹自己不争气。

    曲诗文却是笑着道:“太好了!太好了!

    我们家里一直是男娃娃多,女娃娃少,小雨又跟着青柠去国外了,再也不回来了,我现在就盼着有个小孙女呢!”

    卓然也是笑意盈盈,虽然不是男丁,却也是自家的小孙女。

    云轩更是激动坏了。

    毕竟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他刚开始也只是激动,这回知道是女儿了,他更是连夜都在看书,全都是孕期护理还有育儿方面的。

    如此,大家全都发自内心的高兴,甜甜这才放下心。

    她对着卓然夫妇道:“爸妈,我还年轻,我肯定能生个儿子的!”

    一句话,将众人逗得捧腹大笑。

    窗外的雪,还在纷纷扬扬地飘落着。

    也不知道这样安好的现世还能过多久。

    但是自从倾蓝被逐出家门,直到现在,日子都是温暖平缓的,这也让凌冽更加坚定,这样的决定是对的。

    瞧着又是一年冬来到,凌冽忍不住问倾慕:“你到底什么时候跟贝拉举行婚礼呀?

    你要是再磨磨蹭蹭的,我就下旨给你们办了。

    也省的沈帝辰他们年年以为我作为家主,对于这件事情不上心。”

    倾慕听见婚礼两个字,眉头直接皱了起来。

    他倒是想办婚礼呢。

    歆旖宫就挺好,没必要千篇一律在国家大礼堂举行什么皇室婚礼,还能拓展歆旖宫的旅游业。

    只是、、

    咳咳,他真的不是很擅长跳舞呀!

    凌冽冷声道:“两个月的时间,不能再拖了!

    一一那是未婚先孕,迩迩是领养的,马上第三个孩子也要来了,再不办婚礼,怀胎十月,还要坐月子,还要有百日宴,这一拖又是没影子的事情了。

    贝拉在洛家劳苦功高,你舍得这样一年一年地让她等、委屈她?

    你舍得,我跟你母后,还有你岳父岳母舍不得!

    两个月之内,你办不成,那我直接让内务部对着黄历挑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