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065章,孝感动天(上)

第2065章,孝感动天(上)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065章,孝感动天(上)

    后半夜,迩迩与她一起上天台拜月。

    圣宁忽而问:“我今天看见业业又被建建给揍了。

    哥哥,你说业业那么老实,建建干嘛总是揍他呢?

    他们过完暑假就要来幼儿园了,哥哥,有什么法术,可以让业业感觉不到疼痛吗?”

    迩迩努努嘴:“你又偷偷跑去王府了?”

    圣宁调皮地笑了笑,撒娇道:“我就是觉得业业可怜。你有什么方法吗,可以告诉我不?”

    迩迩认真想了想,道:“疼痛也是世间的一种能量,不能消除,只能消耗,或者转移。

    消耗就是承受的意思。

    转移就是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代替原主承受。”

    圣宁立即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小灵狐身边:“那,怎么转移呢?”

    迩迩戒备地看着她:“我是会,但是你要学来干嘛?”

    他可不想让心爱的小肥妞代替业业承受痛苦。

    哪怕只是轻轻打一下,他也不舍得。

    圣宁眼珠子转了转,忽而捧着小灵狐的脑袋,凑上自己的小嘴巴。

    柔软的唇在小灵狐钲圆的双眼的注视下,轻轻贴上去,亲了它一下。

    她放开它,温柔地道:“我就是想转移给建建,让建建明白打人是不对的。

    他知道疼了,以后就不会再揍业业了。”

    小灵狐的意识有些飘,觉得今夜的星空特别美好灿烂:“好,你端坐好,我教你如何转移疼痛便是了。”

    圣宁冰雪聪明,迩迩真心相授。

    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圣宁便学会了。

    她笑着重新回到拜月的位置,虔诚地吐纳天地之灵,认真修炼。

    日出东升,金色光芒笼罩一切,大地生机勃勃。

    圣宁却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感慨道:“即便是有清洁术,但是还是想泡澡呢。”

    迩迩对她有求必应,立即上前道:“我帮你放水!”

    “我在爹地妈咪的浴缸里泡澡,你帮我放水。但是女孩子洗澡,你负责带着小五叔,不许过来哦!”

    “放心吧,非礼勿视,爹爹教过的。”

    兄妹俩手拉着手一起下楼。

    与家人用过早餐,数字三宝各自玩耍去了。

    家里有圣宁跟迩迩在,别人觉得一个孩子三亩地,他们做长辈的则是分外轻松,而且孩子们还喜欢在一起玩耍。

    迩迩给圣宁放洗澡水,弄泡泡浴。

    他现在人类的年纪已经八岁,个头蹿高了不少,不管做什么都跟个小大人一般。

    小五瞧着他还在里面撒了三嫂的玫瑰花瓣,羡慕道:“我也想要!”

    迩迩笑着:“好,一会儿一一进去泡澡,我们也去儿童房那边泡澡。”

    小五笑了:“我大侄子真好!”

    圣宁眼珠子乌溜溜直转,好像很着急。

    看着水放的差不多了,赶紧赶人:“好了好了,你们快点出去!出去!快点出去吧!”

    迩迩跟小五以为她害羞,笑着走了。

    临走前,小五抱走了三嫂装玫瑰花瓣的罐子。

    圣宁关了洗手间的门,且反锁。

    下一秒,她瞬间转移出现在雪山之巅!

    安静地待在属于自己的结界里,她释放出灵识,探到妈咪在洞中的一声声惨叫。

    其实这也是为何流光非要布下阵法的原因。

    这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那种尖叫声如果传出去被外人听见,更是麻烦,索性布下阵法,相当于将洞内的世界完全隔绝。

    可是这样的叫声,落在圣宁的耳中却已经痛彻心扉了。

    她迅速运用迩迩教给她的方法,双手在空中缠绕出一个漂亮的结,聚精会神地念着诀。

    山洞之内,贝拉身上的皮肤一寸寸脱落,就好像是蛇蜕皮一般。

    池水带着洗涤一切污秽的力量,竟然让她的身上不见一丝的血迹。

    她昨天还能哼哼,但是今天却忍不住放声尖叫!

    对她来说,看不见的骨子里的疼痛才是最为可怕的。

    而倾慕真想揍倾羽屁股!

    小妮子太不听话了,竟然将他绑在床上盖着被子,被子还遮住了他的面部。

    他虽然可以正常呼吸,却是不能下去陪着妻子共渡难关了啊!

    而倾羽之前还被倾慕糊弄了,直到倾慕要跳进去好几次,倾羽才确定:从一开始,倾慕就没打算让贝拉一个人入洗髓池!

    倾羽早上给倾慕煮难吃的粥,还对着倾慕一阵数落。

    “你个大骗子!差点被你骗了!

    你早就想好了要跟着姐姐一起跳下去了,是不是?

    照顾一个就够手忙脚乱了,你这么大人了,还要添乱!”

    她手中的鞭子化作柔软的绳索,自她指尖轻轻缠绕着,奔向倾慕。

    他便被倾羽绑在床上了。

    贝拉痛不欲生,却顷刻间,她不叫了。

    她缓了口气,虚弱地靠着池边,脸颊上布满了汗珠。

    她目光幽幽带着好奇地望着倾羽。

    因为刚才痛彻心扉,以至于现在嗓子全哑,想要开口说话,都变得万分艰难。

    倾慕吓坏了,听不见妻子的声音,立即追问:“倾羽!沈歆旖如何了?她晕过去了?还是怎么样了!”

    倾羽也愣住了。

    她看着姐姐望着自己,不哭不喊,却是欲言又止。

    她上前:“姐?你怎样了?”

    贝拉缓声道:“我、、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不疼,不冷,不难受、、这是、、回光返照?”

    倾慕听见妻子的声音,松了口气。

    倾羽更是惊喜无比:“真的不疼?”

    贝拉点头:“真的。”

    倾羽捂着嘴巴,落下泪来,上前往贝拉口中塞入两粒金丹:“姐姐,你好好闭目养神。

    现在不痛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又痛了。

    你都好久好久没有休息过了,赶紧好好睡一觉,快休息,养养精神。”

    贝拉点了个头,脸颊贴着池边。

    不一会儿,她便睡着了。

    因为姐姐情况稳定,倾羽便也伸出手去对着倾慕,他身上的绳索瞬间化作皮鞭朝着倾羽指尖而去。

    她却小心在池边立了个透明结界:“太子哥哥,你看看姐姐吧,也好好吃饭,安心睡觉。

    但是你碰不到她,我下了结界了哦!”

    倾慕缓步而下,望着池中安睡的妻子,一颗心,似在刀光剑影中百转千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