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349章,真相

第2349章,真相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49章,真相

    倾蓝浑身一怔。

    就是一整颗心脏都跟着颤了颤。

    凌冽望着他,举例道:“想想你的岳父,司南。”

    这天晚上,倾蓝从凌冽房中离开的时候,那罐啤酒已经被他喝完了。

    他回到房间里,清雅已经洗过澡,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忙碌着。

    室内灯光柔媚,曼妙的光影笼罩在她的身上,长发微湿,没有自然吹干,静静披落在肩头。

    她洗净铅华的模样,有种云高恬淡的气质,这是倾蓝一直最喜欢的时候。

    而每当她变成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帝,她脸上的妆容,都让他心里衍生出许多的距离感。

    其实,他还是很爱她的。

    很爱没有任何负担,简简单单、就好像一大片淡紫色的薰衣草一样的她。

    倾蓝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跟雅雅单独约会过了。

    她总是很忙。

    天不亮就起床了,天黑透了才回来。

    嘟嘟之前很小,她在寝宫的时间,几乎都是嘟嘟休息的时间。

    最长的时候,有整整三个月她没有机会见儿子。

    而有时候很多避不开的应酬,她还拖着倾蓝一起去。

    倾蓝觉得儿子在母爱上一直都是缺失的,不希望再离开儿子,让儿子变得连他都不认得了。

    可事实上,他还是不得不每个礼拜陪着她出去至少三四天。

    从凌冽那边回来,在想着下午幼儿园的事情。

    他在想,为什么父皇说外公的事情他管不了?

    难不成,外公是被人利用了吗?

    望着眼前的姑娘,倾蓝心疼,也觉得陌生,更觉得前路茫茫。

    因为从小到大,不管他犯什么错,父亲从未用如此犀利的词语跟他对话过。

    清雅见他回来。

    她笑着上前,拉过他的手臂,问:“Sky,怎样,你跟父皇说让文琛给嘟嘟做御侍的事情了吗?”

    倾蓝望着她期待的小脸,还有美丽的眼睛,道:“雅雅,我没说。”

    清雅拧着眉头,望着他:“你什么意思!”

    倾蓝坦白:“我不想让文琛去北月。

    因为方沐橙是个连帝王不愿意做的人。

    他这样的胸怀,我们怎能委屈人家、怎能开口让人家的孩子给咱们的孩子当御侍?

    更何况,方沐橙是谁?

    那是醒汐郡主的亲儿子!

    醒汐郡主是我皇爷爷的亲堂妹,是洛家的女儿!

    算下来,方沐橙等于是我表叔,是比倪雅钧还要亲的表叔!

    我怎能让人家的儿子去北月当御侍?”

    清雅抓紧他认真道:“Sky,你听我说,文琛这孩子,从小就很聪明听话、、”

    倾蓝用力甩开她的双臂,后退一步望着她:“这世上聪明听话的孩子太多了!

    为什么非要盯着文琛不放?

    雅雅,你这次回来很奇怪,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文琛不放?

    你这是为什么呀?啊?

    难道全天下聪明可爱的孩子全都没了吗?

    一个文琛再厉害,才两岁!

    他才两岁!他能厉害到什么程度?”

    清雅哑口无言。

    她看了他半晌,转身回去工作,且道:“你太激动了,你先去洗澡休息吧!”

    倾蓝长出一口气。

    他往床边一坐,认真道:“你要是觉得嘟嘟一个人太孤单,我们可以给嘟嘟生个妹妹”

    清逸也算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在北月皇宫,他看着嘟嘟总得绕道走。

    因为嘟嘟总是将他揍得哇哇大哭。

    可能两个男孩子就是玩不到一起去吧。

    清雅不看他:“没时间生孩子。

    而且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妹妹?

    还是再等等吧!”

    倾蓝沉默着,拿着衣服进洗手间:“我洗澡。”

    清雅:“嗯。”

    *

    翌日上午。

    刚好双休日。

    周六春蕾居乔迁之喜,周日嘟嘟周岁宴。

    红麒不知道夜康也要去宫里,所以早餐后就赶紧开车过来了。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大家全都整装待发,尤其是夜威也过来了,还穿的都很漂亮,好像是要参加宴会。

    红麒想着,问:“你们去春蕾居?”

    凉夜笑了:“你也知道啊?”

    红麒点点头:“春蕾居从动工开始,及时内务部在监管的。

    里面每一个孩子的杯子、牙刷,都是内务部负责的,也都要做财务报表的,我怎会不知道?”

    这也是慕天星在春蕾居的时候,看见红麒经常过去监工的原因。

    内务部也归红麒管。

    夜康诧异地望着他:“你怎么了?雪宝呢?你怎么没带着雪宝回来?”

    果然是亲爹,就想着他家闺女呢。

    红麒往后头瞧了眼,上前,拉着夜康的手就道:“是这样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我爹找我了。

    我爹说,一人退一步,让我跟雪宝找个外地的代孕的。

    还说我不用出面,就在医院留个精子。

    还说,如果雪宝不同意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法子了,就当没生过我!”

    红麒传统思想很重,父母就是最重要的,可现在,雪宝跟妹妹也是最重要的。

    在红麒心中,夜康亦师亦友,而今夕如同母亲。

    夜威听着这话,噗嗤一笑,道:“大家都坐下吧,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我将整件事情的经过,说给你们听。”

    众人原本提前赶到春蕾居的,因为昨晚大型烧烤他们就缺席了。

    今天想早点去,看看能帮孩子们做点什么。

    可现在听着这些话,又不得不在沙发上坐下了。

    夜威将倾慕一家四口生动表演的视频给大家看了。

    因为那个餐厅非常高档,是不可能没有视频的,夜威做事非常仔细,餐后直接将视频买走了,餐厅老板连备份的时间都没有。

    他专门将这段剪辑了。

    还讲了倾慕找他的前前后后。

    红麒恍然大悟:“天啦,是太子殿下在帮我?”

    可是,这件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他在宫中时常与殿下见面,殿下有很多机会可以说,却从不说!

    乔歆羡听着,心里很感动:“殿下为人也太低调了!”

    凉夜又不得不道:“之前也是殿下举荐你执掌宫中两部的总尚司,殿下对你,真的是跟亲兄弟一样好啊!”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

    咱们赶紧带着孩子们去春蕾居看看吧!”

    夜威说完,启动了手机软件中的自毁程序,将这段视频永久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