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306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第2306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306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今夕望着凯欣。

    一般情况下,她遇人总是保持淡淡的微笑。

    但是今日确实像笑不出来。

    她给夜康打电话,询问情况,这都天亮了,可是夜康说,还没从手术室出来,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大家都很担心。

    凯欣望着她,好奇:“怎么了吗?易先生一早就不见了,是不是你们有什么事情?”

    今夕拉着她道:“干妈,我们上楼去,找到琳琳,跟琳琳一起说这件事情,好不好?”

    须臾。

    易琳坐在床上,拥着被子,穿着睡衣,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而凯欣坐在她身边。

    今夕万分抱歉地站着,跟大家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她全都解释的清清楚楚的时候,易琳的嘴巴都张的大大的,而凯欣更是崩溃至极!

    她迅速起身冲到隔壁换衣服去了:“哪家医院!我丈夫究竟现在哪一家医院?”

    易琳也吓得赶紧起床换衣服。

    很快,子煜将雪宝送回了春阁,雪宝回了大厅就看见抱着勋灿的夜威。

    夜威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叹了口气:“别多想,刚才大哥说,功德王已经赶过去了,所以你好好歇着,回头再说。”

    雪宝一听流光过去了,顿时心中看见了希望,点头上楼去了。

    而今夕看着子煜的车回来,就让他载着易琳跟凯欣过去。

    子煜在电话里有些紧张:“凯欣郡主他们知道了吗?”

    “我都说清楚了。”今夕道:“带过去吧,他们都担心。”

    于是,子煜又将车子开到了夏阁,凯欣母女换好了衣服,全都匆匆忙忙赶到了医院里。

    长廊上——

    八点半了。

    还没有消息,刚才流光已经进了手术室了,也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结果。

    大家都在盼着,就听见一阵霸气侧漏的高跟,鞋的声音。

    放眼望去,凯欣冷着脸、红着眼,领着泣不成声的易琳过来了。

    易琳直接往凉夜怀里扑上去:“干妈,呜呜~我爹地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凉夜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抚她。

    而凯欣径直走到了抱着脑袋好像石化的红麒面前。

    将儿子拉起来,啪!啪!

    两记耳光狠狠地搭在红麒的脸上!

    夜康他们赶紧过来拉住!

    “干妈,不能再打了!干妈别打了!”

    “红麒!”

    “别打了,凯欣,不可以打孩子!”

    “哥!妈咪你干嘛打我哥!”

    一团乱!

    医生们从不远处的办公室出来,看了眼,原本想说,医院注意安静,但是一看是他们,就不敢开口了。

    而凯欣流着眼泪,望着红麒,咬牙切齿道:“你简直太让我们失望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当你消失之后,这么多年,我跟你爹地是怎么熬过来的?

    我们日夜担心、日盘夜盘,过得都不是人过得日子,那种丢了孩子的内心的煎熬,你能体会几分?

    可是你是怎样报答我们的?

    你就是这样报答我们的?

    我们生你,惦记你,好不容易盼你回来,就是盼着你找一个、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

    你把你爹气死了,再把我气死,就是你回来的初衷吗?

    红麒,你当初高兴着回来,到底是因为可以跟家人团聚,还是因为可以气死父母,你才回来的?

    你简直大逆不道!”

    凯欣气的哭着骂着,医护人员们听着,明白了。

    原来是郡王的父亲不满意儿子找了个女朋友,给气的住院抢救的。

    而乔歆羡看了眼子煜,子煜立即带着府兵,将办公室门口都给封了,不让他们出来。

    见这个阵仗,大家今日看见的,听见的,更是不敢再说出去了。

    红麒望着凯欣,他也是泪流满满,他脸上的指印根根分明。

    高大的身子缓缓跪了下去:“娘,是孩儿不孝!娘亲,是孩儿不孝!呜呜~”

    红麒抱着凯欣的腿哭了起来。

    易琳捂着嘴巴,瞧着,看着,不知如何是好。

    她望着手术室的门,多希望父亲平安无事的出来啊,多希望能赶紧结束这一场风波啊!

    凯欣望着红麒,道:“跟雪宝分手!否则,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儿子!”

    “干妈!”夜康一听,心都揪起来了:“干妈,当初你跟干爹也是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你们难道、、”

    “能一样吗!我们是人,当然要做人要做的事情!”

    凯欣对着夜康怒吼了一声!

    而她的这句话,让人无法反驳。

    毕竟人类跟老虎不是一个物种。

    凯欣难过地望着乔歆羡夫妇:“我们是什么心情,你们体会过吗?

    如果你们家里不是三胞胎儿子,而是只有一个康康,如果康康是这样,如果此生不能有灿灿们,你们能接受吗?”

    乔歆羡夫妇:“、、”

    凯欣擦擦眼泪,又道:“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一直觉得咱们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都是这么关系要好的,可是这样的大事,你们怎能如此瞒着、还帮着纵容着?

    你们太伤我跟易先生的心了!

    想想之前去参加卓希大人的婚礼,我们还见了雪宝的父母、、

    你们、、

    呜呜~你们简直、、

    好一场大戏!

    全是假的!”

    凉夜难过地望着她:“凯欣啊,你,你冷静冷静,你听我说,没那么严重,真的。”

    凯欣哭声更大了:“我老公生死未卜,红麒都没后了,你们还说不严重!”

    凉夜:“、、”

    是啊,这件事情是凉夜他们帮着红麒跟雪宝布局骗了易擎之夫妇。

    但是,雪宝跟红麒是真心相爱啊。

    有情人都无法分开他们,或者凯欣说的对,因为事情不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凉夜很认真地换位思考,然后哽咽道:“凯欣,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如果我只有康康一个孩子,如果今夕不能生育,我一定不会嫌弃今夕的!

    我会让他们在一起的,凯欣。

    你冷静冷静,你不要着急。”

    凯欣哭的万分绝望:“那是因为今夕是你养大的!

    今夕也是人啊!

    这要怎么比!

    你们非要把我们逼疯吗!

    这要怎么比!”

    乔歆羡一辈子最疼的人就是凉夜了。

    而凉夜一辈子霸气,从没被人这样吼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