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322章,一诺永恒

第3322章,一诺永恒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威将剩下的蛋糕切好,易琳笑着分给大家。

    琉茵惊奇地瞧着蛋糕的内里:“哇,果然是七种颜色,是彩虹蛋糕!”

    说着,不用勺子,自己低头就在蛋糕上咬了一口!

    那模样惹得易琳忍俊不禁:“琉茵公主如此美丽可爱,难怪太子殿下一见倾心了。”

    琉茵抬起头来,因为口中还有蛋糕,暂时并未开口,但是一双琉璃眼光彩夺人,笑意盈盈的模样颇有些小得意。

    她最喜欢听别人说洛晞疼爱她了。

    在她过去受的教育中,丈夫为天,夸赞女子受丈夫疼爱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洛晞瞧着她鼻尖上沾染的奶油,拿过湿巾一点点小心帮她擦去,这才道:“都是前辈们做的好,小辈们才有的学。”

    夜威朗声笑起来:“这可是一句话夸了一整个祖祖辈辈啊!”

    夜威夫妇落座。

    难得有机会跟这么多年轻人在一起,夜威夫妇都觉得自己又变得年轻了不少。

    说起来,今天的座位颇有意思。

    一个长方形的大餐桌,设有十人的位置,顶端两头没有人。

    洛晞琉茵的对面是小澈圣宁,迩迩对面是宣灿,易琳对面是梦灿,夜威正对着小天!

    大家吃着蛋糕,喝着热饮,谈笑风生。

    原本身为天帝的小天,习惯了俯览三界、悲悯众生,而今却顿觉窘迫不已。

    因为夜威一直一直盯着他,他吃东西,他喝咖啡,他说话,或者他不说话,夜威的眼睛就像是黏在他身上一样,犀利而直接,恨不能钻进他的四肢五脏、血液大脑。

    终于,夜威对他发起了对话:“小天,会击剑吗?”

    小天放下咖啡,对夜威淡淡一笑:“会一点。”

    夜威:“高尔夫球呢?”

    小天:“一点点。”

    夜威:“骑马呢?”

    小天:“能骑,不是很擅长。”

    夜威嘴角渐渐加深:“那下棋吧!”

    下午茶过后。

    洛晞带着琉茵在餐桌不远处的草坪打高尔夫球,与他们一起的是圣宁跟小澈,两对情侣各成两个小组进行比赛。

    琉茵跟小澈都是刚学,所以圣宁姐弟俩一人带一个,也算公平。

    管家跟在他们身边伺候着,顺便帮着计分。

    而易琳、梦灿、迩迩、宣灿则是饶有兴致地盯着围着棋盘而坐的夜威与小天。

    长长的餐桌已经被收拾干净,从桌头开始摆放着象棋、国际象棋、围棋、将棋四个盘子。

    看着夜威的意思,明显是要从第一个棋盘开始的。

    小天面上淡定,心中却有些紧张。

    第一次见面,就被挑战下棋,他是赢了才对?还是不赢才对?

    本想跟小澈或者圣宁取取经,征询一下意见,结果那两人与他最亲,却是丢下他跑去打高尔夫球了。

    小天平静地坐着,夜威温声道:“你先吧!”

    小天听话地伸出手去。

    梦灿:“咳咳。”

    小天缓缓地缩回手,轻笑着:“王爷先请!”

    易琳看了女儿一眼,女儿红着小脸站在一边,且是站在小天的身后的。

    易琳忽然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感觉。

    夜威凝视着小天的眸子,不悲不喜:“怎么,让我先?”

    “尊老爱幼!”小天很懂事地做了个请的动作。

    结果,易琳扑哧一笑,夜威面色一沉:“老?”

    小天心里咯噔一下:“不不不,王爷一点也不老!”

    梦灿:“咳咳,爹地小天的意思是,爹地是前辈,他是晚辈,所以他尊敬您,让您优先。”

    夜威挑眉,又问:“那尊老爱幼的爱幼,是在敲打我,让我一定要让他为先,不然我就不懂得爱幼了吗?”

    “不不不!”小天连连否认,刚要开口,梦灿又道:“爹地,小天的意思是,他知道您一开始让他优先是爱护他,所以他也要跟您学习,懂得尊敬长辈才可以!”

    夜威幽怨地望着梦灿:“小梦梦什么时候变成小天肚子里的蛔虫了?他想的是什么,你全都知道!”

    梦灿被父亲堵得哑口无言,又察觉他口气不对,一时间不敢贸然接话。

    倒是小天,忽然整个人都放轻松了,迎上夜威有些刁难的目光,浅浅一笑:“王爷说的是!

    梦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她说的每一句话,表达的每一个意思,都是我的意思。”

    夜威忽而认真地问:“任何时候吗?”

    任何时候,就是不仅仅是他是小天的时候,还有他是天帝的时候,以及任何所有时候。

    小天自然也懂。

    他看出夜威对自己淡淡的敌意,又或者不该叫敌意,而该叫戒备、警惕。

    正因为夜威宠爱女儿,才会戒备、警惕这是不是一个值得女儿托付终身的男人。

    想明白这一点,小天就懂了。

    他郑重点头:“任何时候!只要梦儿想要的,想求的,想去的,想喝的,想做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思,都是我毫不犹豫去实现的。”

    言罢,他能猜出夜威该是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又望着梦灿,一字一句:“天上地上,此诺永恒!”

    这几日的相处,梦灿与小天多少有些默契。

    但,两人之间就差一张纸,谁也没有对谁表白过。

    今日小天当着梦灿的父母,竟然这样说,这就明显是表白的意思了。

    夜威知道小天的承诺分量有多重,心中不免动容了几分。

    棋盘上的卒,缓缓被他推向前,两人算是正式开始对弈。

    “不行!”宣灿忽然跳起来!

    他皱着眉头,跟个小老头一样发脾气:“我姐姐还小呢!

    二十岁都没有,不许谈婚论嫁!

    之前我爹地就说了,我姐姐要是想谈恋爱,必须年满二十岁!这是家规!

    想要结婚,必须年满二十五岁,这是家规!”

    迩迩好笑地望着他:“宣灿,民间有句俗语,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住的。

    缘分这种事情,到了就是到了,错过了,未必还能再遇上这个人了。

    再说,就算你条件再好,你能保重,往后能遇上比眼前这个更好的?”

    夜威若有所思。是啊,这已经是天帝了,自家闺女再好,也找不到比天帝更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