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280章,再管,就是乌龟!

第3280章,再管,就是乌龟!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在长生为此发愁的时候,琉茵已经帮他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她以为长生是故意给她欧元捉弄她,得知真相后,琉茵心中小小地愧疚。

    回首与长生初识到现在的种种,渐渐明白自己对他的认知有偏颇。

    她现在的心情,就跟后来珍灿也小小愧疚的心情差不多。

    当看见长生耳根微红地跑去洗手间,她猜到他的动机定是看项链去了,便拉住了玄心的手,一脸紧张地凑玄心耳边说着悄悄话。

    “怎么办,玄心~

    二哥早餐的时候说,他下个月一整个月都不在!

    而且这两天云清逸在北月动作频频,他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他打算尽快回国处理云清逸,暂时不回来给咱们上课了。

    父皇也说了,要不然,往后理科就让大皇兄来教我们。”

    琉茵说着,小心翼翼观察玄心的神色。

    玄心的目光还有些迷茫:“怎么了吗?”

    琉茵恨铁不成钢道:“二哥这两天要回北月,而且下个月不回来!

    我不是说了吗?

    你怎么听不明白?”

    玄心依旧睁着无辜的眼:“额……”

    “礼物啊!”琉茵抬手放在她耳边,小声又道:“你给二哥买的生日礼物,我看,倒不如趁着现在他还在,亲手给了。

    省的到时候他不在宁国,难不成你还飞去北月给他啊?”

    玄心这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无措地掰着手指头:“这、这……现在就给,会不会太唐突了?”

    “不会!”琉茵道:“反倒是显得你对小辈宠爱有加,显得你记挂着小辈的生日!你只管跟他说清楚,就说是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他!”

    玄心望着琉茵,忽然问:“那、你给了吗?还有迩迩、一一他们,都提前把生日礼物给了嘟嘟了吗?”

    琉茵:“……”

    琉茵有些郁闷,玄心这傻丫头,怎么忽然变聪明了?就在琉茵眼珠转动着,想着如何应对的时候,玄心自顾自又道:“哦,对我,我太笨了!你们都还没有成婚,算是跟陛下皇后是一家的,可是我却是代表功德王府,所以我

    必须单独出一份!”

    “对对对!”琉茵乐了:“玄心你太棒了,就是这样!”

    长生终于从洗手间出来,回到梅林之中,稍稍喝了点茶,准备上课。

    这时,玄心却提着一只精致的小袋子,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

    隔得很远,长生就看见了那只袋子的牌子:蒂凡尼。

    玄心动作坦荡,长生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两人的脸蛋却是募地红了。

    她捏着礼盒袋子,递给长生,说:“听琉茵说你后面很忙,不一定有时间能见面。”

    长生连连摇头:“不,我就算再忙,也会坚持把课上下去!所以除了假期,我们一定可以每天见面!”

    玄心提着袋子的动作一顿。

    她愣了一会儿,望着长生不似作假的模样,猛然回头望着琉茵。

    琉茵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事实上,在琉茵刚才听见长生否认的时候,差点冲上来将长生劈死!

    她从未见过如此蠢钝的人!

    圣宁是旁观者清,且她可以听见梅林里发生的一切,所以刚才琉茵帮着长生忽悠玄心的话,圣宁也听见了。

    她拦的快,瞬间拉住崩溃的琉茵消失在原地!

    琉茵气的胸口起伏,可是下一秒却出现在寝宫里!

    这时候,凌冽他们正整装待发,准备去乔家。

    沈帝辰看了眼时间,九点十分,他挑眉:“现在不是应该在上第二节课?”

    “不上了!”琉茵恨恨道:“笨死了!二哥笨死了!我以后要是再管他的事情,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乌龟!”

    众人纷纷不解地望着琉茵,见她真的气的不轻。

    圣宁噗嗤一笑,道:“是件挺好玩的事情,等回头再跟你们说,我先过去那边一下,琉茵今天不适合上课了,你们带着她去玩儿吧!”

    圣宁消失在原地。

    长辈们原本还在担心,听见圣宁笑说是好玩的事情,便也放了心,觉得是琉茵跟长生之间孩子气的小碰撞。

    此刻大家都在,唯独倾慕与洛晞不在。

    就是倾颂也站在人群里。

    他好些日子没回来了,今日回来,也是听了媳妇的话,亲自入宫将父母家人都接过去。

    说起来,麦兜的生日本该在皇宫里办。

    可是倾颂目前的身份尚未公布,婚事与育有一女的事情都没有公布,在宫里给麦兜过寿不方便。而且,一想到将来倾颂搬到王府去,麦兜也没有在乔家过生日的可能了,这些年为了珍灿,夜康夫妇也不容易,凌冽便体谅人家,笑着说就在夏阁办,就自家人凑一起吃

    顿饭就成!

    凌冽瞧着琉茵情绪不好,笑呵呵地对慕天星道:“给琉茵准备的见面礼,拿下来。”

    慕天星笑着上楼去取。

    琉茵一听,愣住:“什么礼物?”

    凌冽带着慈爱的目光望着她:“之前倾慕下旨册封你为公主,又将你指婚给晞儿,作为长辈,我们就应该给你准备见面礼了。

    昨晚回寝宫大家忙着聊天,我跟小乖竟然将礼物给你。

    刚好,你现在回来了,我们就耽误几分钟再走,先把礼物给你!”

    凌冽对晚辈如此耐心的解释,让琉茵心中颇为触动。

    这也是曾经做天子的人。

    洛家人对她,都是真心的好。

    慕天星很快下楼。

    她手里拿着两只小盒子,笑着道:“初见琉茵的时候,还是贝拉跟我一起去的,就在湖边的小楼。

    当时,她是那么小一个孩子。

    没想到这才几个月功夫,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美的我都快认不出了。

    这见面礼拖到现在才送,说起来也是惭愧。”

    琉茵紧抿着唇,大大的琉璃眼灵动璀璨,她乖巧地站着,盯着盒子一动不动。

    倾颂脸垮了:“为什么你们在乔家第一次见麦兜的时候,没有给她?

    而且麦兜还是你们孙女呢,你们都没给她准备什么见面礼!”

    凌冽强势地靠近。

    一记糖炒栗子狠狠落在倾颂的额头上,凌冽收回手:“你还好意思说?

    我们过年的时候会知道这件事,被你气的都睡不着觉,年都差点没过好!

    突然蹦出的小孙女,我喜欢是喜欢,却是像炸弹一样炸的我跟你母后措手不及!

    你让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送她们母女什么?

    送你啊?我美得你!”

    沈歆旖立即护着倾颂。

    将他拉到身后,她笑眯眯地望着凌冽:“父皇,他已经知道错了,别再打他了。

    马上都要做亲王的人了,还要挨老爹的揍,传出去会被人笑话的。”

    “亲王?就他?”慕天星也白了自家小儿子一眼,挽着凌冽的胳膊道:“只怕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倾颂崩溃,想要反驳,却被沈歆旖摁住了肩头。

    沈歆旖明白,让珍灿母女受了这几年的苦,凌冽夫妇心里都很气倾颂。

    之前因为珍灿母女一直在倾颂身边,所以凌冽夫妇不好发作,现在,倾颂单枪匹马送上门来,凌冽夫妇便忍不住想教训他了。

    想来也是昨日答应了洛晞,要放过倾颂。

    不然,只怕今日会教训的更厉害!

    沈歆旖话锋一转,温声对琉茵道:“琉茵!快过来看看,皇爷爷皇奶奶送你的这份礼物喜不喜欢。”

    倾颂问凌冽夫妇:“不是什么古代的东西吧?”

    沈夫人扑哧一笑,道:“放心放心,不会再有人给琉茵送古董了。”

    至此,倾颂更是耳根一红,急忙小声道:“上次我没送对,琉茵,对不住哈!”

    凌冽抬手:“你还好意思说?”

    忽然有人用力握住了凌冽的手!

    众人吃了一惊,看过去,才发现倾慕已经领着洛晞开完早会回来了。

    倾慕面色严峻地盯着凌冽,口吻不善:“你干嘛老是跟小五过不去?

    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你就是看他不顺眼,见缝插针地循着机会要揍他,这是何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