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233章,天意哥哥说

第3233章,天意哥哥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着,少年还掖了掖自己面前的被子。

    琉茵眯了眯眼,在被窝下踹了他一脚:“快起来!”

    他一把抓住她的小脚!

    时间静止。

    洛晞也不撒手,而琉茵觉得自己的小脚上像是被火圈包裹住一样。

    因为洛晞的掌心太烫了。

    忽而,琉茵呜哇一声哭了出来,像个孩子一样:“你欺负我!”

    洛晞手足无措地望着她。

    就在琉茵紧闭着眼睛嚎啕大哭的时候,洛晞趁机从床上爬起来,一溜烟冲进了浴室里。

    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件冰蓝色的浴袍。

    走到床边想要哄哄她,却见床上空空如也。

    琉茵不在房间里。

    洛晞一口气冲到外面,生怕这丫头跟他闹脾气离家出走。

    却听二楼的客厅里传来呜呜咽咽的哽咽声。

    明显是琉茵的声音。

    洛晞寻声而去,但见琉茵穿的整整齐齐的,跪坐在沈歆旖的腿边,小脸贴着沈歆旖的大腿,委屈大哭着。

    她哽咽着:“呜呜~母后~晞欺负我!呜呜~他、他欺负我!”

    她哭的梨花带雨,手臂上,脖子上,全都是洛晞犯罪的证据。

    可是她越是哭的伤心,沈帝辰夫妇、沈歆旖就越是高兴。

    以前,他们可不是这样待琉茵的。

    琉茵哭着哭着,他们笑着哄着,顿觉不对劲。

    她擦擦眼泪,啜泣着问:“母后,你怎么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洛晞站在厅门口。

    沈帝辰笑着,一回头就看见他。

    见他穿着浴袍站在那里,立即起身训斥:“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快点回去换衣服,然后过来,我们要替琉茵好好教训你!”

    洛晞沉默着离开。

    琉茵听着沈帝辰发了脾气,这才稍稍安心。

    沈歆旖拉她起来,母女俩般亲昵,还跟琉茵保证,一定会替她做主,一定好好教训洛晞。

    琉茵渐渐止住了眼泪。

    甜甜将早餐端过来,她吃了些,小提琴老师便过来了。

    琉茵去琴房上课。

    临走前,三步一回头:“母后,你可得替我做主!”

    沈歆旖深情凝视着她:“放心去吧,母后记着呢!”

    对于这件事情的惩罚结果,沈帝辰夫妇都有些担心。

    怕处理过头,或者处理不好。

    但是瞧着琉茵这么可爱的少女心,他们都不忍伤害,想要好好保护。

    沈歆旖想了想,自己去了书房。

    午餐的时候,她拿着一份“宠妻守则”出来,递给了琉茵:“琉茵,你看看。

    这是我们对晞儿的惩罚方式。

    我列举了一些,让他当着外公外婆还有母后的面,给你签字画押。

    你看看,如何?”

    琉茵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惩罚方式。

    稍稍愣了一下,接过单子看了起来。

    头一条便是:洛晞所有钱跟财产给夏侯琉茵。

    琉茵瞧着,半信半疑的面色立即舒缓了很多。

    紧跟着一条又是:洛晞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里,任凭夏侯琉茵差遣。

    琉茵瞧着,蹙着的眉头解开了。

    还有一条:洛晞要永远爱夏侯琉茵,不许凶她,不许骂她,不许不理她,要永远温柔地宝贝她。

    琉茵瞧着,耳根泛红,嘴角渐渐牵起了笑意。

    最后一条:洛晞永远不许欺骗夏侯琉茵,必须永远对她忠诚,坦诚,真诚,也不许有任何隐瞒。

    琉茵满意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跟着拨云见日。

    她灿烂的微笑,仿佛之前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笑眯眯地望着沈歆旖:“很好,我喜欢这样的惩罚方式!

    母后,让洛晞签字画押吧!”

    沈帝辰夫妇、洛晞闻言,也跟着松了口气。

    洛晞立即拿过协议,就要签字,却听琉茵道:“再加上一条,婚礼之前不得同塌而眠!就非常完美了!”

    洛晞忽然顿住,抬头,有些委屈地看着她:“宝宝?”

    琉茵却是不理:“不然,就是你根本没诚意!”

    在大家对琉茵一致的支持下。

    那份协议上最终加上了一条:大婚之前不得同塌而眠。

    在所有长辈们的监督下,洛晞签下自己的名字并且摁了手印。

    琉茵心满意足地将协议收好,笑的美美的:“好吧,那就原谅你了。”

    洛晞望着她沾沾自喜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

    罢了罢了。

    不能同塌而眠也挺好。

    省的跟昨晚一样,那么尴尬,反正那个药效还要两个月,大婚之夜圆房,也算是一种圆满。

    接下来的几天,洛晞跟着倾慕按部就班地工作。

    而琉茵就在寝宫里学习一些琐碎却重要的功课。

    除了音乐课,沈歆旖还帮她请了几位老师,教她现代皇室的礼仪,以及如何穿高跟鞋,如何化简单的妆容等等。

    甚至沈歆旖还帮她罗列出婚后的家庭课程,其中除了基础的文化课之外,还有各国语言,以及马术、国际礼仪、国际交谊舞、国际象棋等等。

    琉茵偶尔会愁眉苦脸。

    可一想到每周一到五学习文化课的时候,都可以去功德王府,有玄心跟小澈陪着,她的心情又好了些。

    沈歆旖抱着一杯温热的草莓奶昔递上去:“琉茵辛苦了,加油哦!”

    感受着家人的关爱,琉茵想着洛晞从小走来的辛苦,笑着捧过杯子将草莓奶昔喝完,然后重新打起精神投入学习。

    只是,终于迎来可以带着小澈一起去功德王府的日子,却被倾慕告知两则变动。

    第一则:玄心不在功德王府,她出国了,暂且不会回来,所以文化课暂由琉茵跟小澈一起在御书房隔壁的小会议室上课。

    第二则:纯灿确定不会继续教导琉茵文化课知识了,倾慕给出三个人选,附了照片跟个人简历,任由琉茵挑选。

    琉茵不开心了。

    她趁着午休的时间,让人把小芙接来陪伴她。

    沈歆旖等人都没有胡思乱想,都以为是琉茵思念小芙了。

    可是,关起门来的时候,琉茵却是拉着小芙的手,倾诉了许多委屈。

    “小芙,我喜欢纯灿姑姑教我。”

    “小芙,我有时候挺无助的,我很想融入这个家庭,为这个家庭奋斗奉献,和晞一起守护他想要守护的人跟事,可是这里终究不是我娘家。

    你看母后,有什么事情还有外公外婆会挺身而出,替她发声。你看我,我没有娘家人,如果真有什么想法,却与婆家人背道而驰,如果我坚持,那就是我恃宠而骄,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可如果我有娘家人,也许我不用说出来,我

    娘家人就会替我坚持、替我争取。

    可是,我也明白,我选择留下,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选择了晞,那么一切的一切,我要自己承受。”

    小芙虽然行事浮夸,但是上次洛晞警告过她之后,她也沉稳了些,她最怕洛晞将她逐出宫外,那她就真的死路一条了。

    而她心中最重要的,自然是琉茵。

    她望着琉茵,试探地问:“公主可是有什么想要的,但是洛家人不能给你?”

    琉茵点点头。

    纯灿教她文化课,去功德王府跟玄心一起上课,这两样,她都想要。

    小芙眼珠子转了转,又问:“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这件事情本身不得不这么安排呢?

    公主,您想想,就算您在东照国,皇上跟娘娘也不是无所不能,也不是你要怎样他们都可以办到怎样。

    如果有不得已的情况,在娘家,你会觉得正常,会觉得人生有时候就是不得不妥协;可是如果在婆家,你就会觉得委屈,就会觉得是婆家人不够重视、或者不够疼你。

    换言之,公主,你在怀疑婆家人没有把你当成亲闺女的时候,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

    会不会是你自己没有把婆家人当成你的娘家人?因为同样的一件事,大家都为难,都没有能力办到,明知道拒绝你会让你失望,可还是不得不拒绝你,若是娘家人,你会体谅,会觉得他们也不容易、也尽力了,可换成

    婆家人,你反倒委屈了。

    这难道还不是你在恃宠而骄?”

    琉茵此生从未觉得小芙会讲什么大道理。

    但是这一秒,她望着小芙的眼神都亮了起来!她一拍额头,懊恼道:“对哦!外公外婆、父皇母后都对我这么好,晞对我也这么好,他们明知道我喜欢纯灿姑姑,喜欢玄心,不会跟我对着干的。这必然是遇到了不可逆

    的原因!”

    小芙笑了:“就好像天意哥哥教我的,凡事都要多替对方想一下。

    就好像我每次虽然思念您,想要大声唱出对您的思念,却忽略了您、还有您身边的人是否能够适应、是否能够接受。

    这样,只会给您带来负面影响。

    而且天意哥哥还教会我,我们做人,一定要时时刻刻清楚自己的身份,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

    就好像我,我要陪着公主一生一世,便要努力让自己优秀、让公主跟您身边的人离不开我。

    就好像公主,如果您要陪着太子殿下一生一世,便要努力让自己优秀,让太子殿下跟他的家人离不开您。”

    琉茵豁然开朗。她非但不委屈,还想着,如果纯灿跟玄心是遇到麻烦了,她要如何去帮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