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181章,不铲除,留着后悔?

第3181章,不铲除,留着后悔?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气里弥漫着洗手液的香气,少年望着她温柔笑着:“要不要给你讲故事,然后哄你睡觉?”

    宝宝斜了他一眼,爬上床的同时钻进被子里:“你找那个女人,干什么?”

    少年:“……”

    宝宝拄着下巴,望着他:“很熟悉她?”

    少年:“……”

    之前觉得宝宝会古武是好事情,至少没人能伤害的了她,她具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现在……

    古武真的是件麻烦事,她的内力可以听见不管他说成多小声的话。

    “过来!”宝宝冷声道:“快点!”

    洛晞抬步而去。

    他刚刚靠着床边却见她踢了被子一跃而起,动作一气呵成。

    那道穿着粉蓝色睡衣的身影宛如眼前的虹,光影一闪便横在他眼前且将他扑倒。

    洛晞颀长的身子,一半躺在床上,双脚踩在地板上。

    而宝宝则是跨坐在他的腰间,目光凌厉地盯着他。

    素白的小手,直接勾住他的下巴,问:“说!

    为什么要去查一个对你有意思、且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

    宝宝自然是生气的。

    换了任何女人都不能忍。

    虽然她隐约明白他可能有别的用意,但是心上人过多关注别的女人,还是一个觊觎他的女人,她如何能视而不见?

    洛晞紧抿着唇,浑身绷得紧紧的。

    柔软的小手抓起他的一只手,三两下将他的袖子全都卷上去!

    她气嘟嘟的,不想要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伸出小舌头,小狗儿一样舔着,硬是将少年的手臂上弄得全是口水。

    她满意地看了眼,望着少年,全然没有察觉他眸光里燃起的火焰,问:“她还碰你哪里了?”

    少年摇了摇头。

    却,一个音都不发出来。

    宝宝努努嘴,丢掉他的手,趴下去在他肩头咬了一口。

    挺用力,却不可能真的咬破,因为她也心疼呀!

    耳边传来他紊乱的呼吸,她蹙眉瞪着他,凶神恶煞的:“不让你疼一次,你就不长记性!”

    儿时在乡村与父母隐居的时候,她每每犯错,母亲就会拿着戒尺出来对她说这句话。

    不过后来戒尺全都被父亲拿走,父亲说,他来打。

    当尺子落在小小的掌心里,雷声大,雨点小,一点都不疼。

    宝宝忽而就想起童年的愉悦时光,那些与父母温暖相处的日子。

    想着想着,就失神了。

    她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缓过神来,小小的脑袋伏在洛晞的肩头。一只耳朵跟半边脸颊都被他大大的手掌温暖包裹。

    另一只光洁的小耳朵,却被他含在了口中。

    宝宝小狗儿似的甩了甩头,无语地撑起身子:“你干嘛?”

    “别动!”他的声音沙哑一片,支支吾吾一会儿,道:“趴着,别动,我不咬你。”

    他轻哄着一样,拍着她的背。

    宝宝安稳地趴下去了。

    夜色一点点浓郁了,宝宝虽然躺了一天,却是心中记挂着他不在家,所以并没睡着。

    这会儿,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感受着爱人的怀抱,她终于安静地睡了。

    当空气里传来她酣甜有序的呼吸声。

    少年一阵苦笑。

    寝宫里。

    安雉可怜兮兮地立在倾慕的书房里,如实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毕竟是储君的心情出现了问题,安雉怎能掉以轻心?

    沈歆旖跟母亲在一边的沙发前下着围棋,沈帝辰在楼上泡温泉,没下来。

    倾慕就在一边认认真真围观妻子跟丈母娘下棋。

    安雉等的心都碎了。

    直到沈夫人一招定输赢,沈歆旖哈哈大笑起来:“还是母亲厉害!”

    倾慕笑着夸赞了丈母娘两句,却是温柔地拉过妻子的手:“你也很厉害了。”

    一番温情时光过后,

    倾慕侧过身,觑着一边的安雉:“还愣着做什么?”

    安雉傻眼了:“啊?”

    “啊什么啊?找机会除了这个女人啊!”倾慕一脸无语地盯着他:“整个比利时除了那个脑子进水的小公主会糯米糕一样粘着晞儿,还有谁?”

    安雉吓得连连点头:“是是是!”

    他赶紧跑出去了。

    房门关起,沈夫人双手合十念了局阿弥陀佛。

    而后望着倾慕道:“陛下啊,好歹是条生命啊!

    那小公主喜欢晞儿这么多年,也不能怪人家,毕竟喜欢一个人没有错。”

    “妈咪。”倾慕微笑着道:“这个小公主不得了,小小年纪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如果她是良善之辈,我作为长辈也不会跟一个小丫头过不去。

    但是妈咪,这个小丫头如果留下来,后面还有太多的事情!

    就说文琛曾在机场对她说过难听的话,她就不会放过文琛。

    就说琉茵抢走了晞儿,她就不会放过琉茵。

    她要是心理变态因爱生恨,没准更加不会放过晞儿!

    为了达到目的,她这次卷土重来必然奋力一击,她不是没有准备的。

    如果这时候发现了,不铲除,难道还留着她将来杀人放火了,再来后悔吗?”

    文琛极力追查那名女子。

    而安雉从宫中出去,立即给文琛打了电话,告知了陛下的决定。

    文琛沉吟着,道:“这件事情我会安排,你别管了。”

    安雉如临大赦:“好!”

    其实文琛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无非就是去找了未来的大舅子勋灿。

    主要现在时间比较好,是夜里十一点钟。

    这时候勋灿肯定在家里,恩灿肯定也在家里。

    所以将这个活揽在身上,不仅可以帮洛晞解忧,还有可能跟恩灿见上一面。

    文琛临走前,上楼悄悄看了眼。

    见洛晞房间里的灯已经灭了,他放心地从湖心小楼离开了。

    驱车前往乔家王府,他在路上就给勋灿打了个电话,说是陛下下达的指令。

    于是勋灿一早就给王府的府兵说过了,文琛的车子过去,几乎是直接进去,没人阻拦。

    车子从王府门口一路沿着湖畔开着,途径夏阁,发现夏阁的灯还亮着。

    他没有停下。

    虽然车子后备箱里重新给麦兜买了不少女孩子的玩具。

    可是夜半三更,叨扰小姨子的院子,肯定不合适。

    他将车停在春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