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058章,生命的守护

第3058章,生命的守护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思及此,他转身朝着屋里走。

    他想问问文琛,这里可由于什么古代文献,或者东照国历史的文献可以参考。

    而文琛并不搭理他。

    在对面他找了个房间,格局跟文琛是一样的,只是面对面住着而已。

    不仅如此,文琛还在他的房间里安装了好多摄像头。

    可惜这个古人不懂,也不会清楚这些是监视他的。

    而这些画面都会随时传送到文琛或者洛晞的手机里。

    风陌昀见文琛不出来,还以为他睡下了,于是转身回了房间,开始静静沉思。

    洛晞以为宝宝会大胜归来,牛气哄哄地跟他说,她识破了某人的真面目。

    却没想到,她是哭着回来的。

    还是一进门就抱着他,一头扎到他怀里,口中连连唤着:“晞,呜呜~晞,我舍不得你!”

    洛晞立即扣住她的下巴,望着她:“你答应过不回去的!”

    这一瞬间,少年心中涌动的杀意,近乎灭顶!

    只是为了她,他暂且不会动风陌昀!

    他不是如此没有气量的人,他也不爱记仇。

    他甚至对夏侯琉茵表态过,他愿意聆听她一切的过去,陪她一起怀念。

    这所谓的过去,自然包括夏侯琉茵过去喜欢过的人,或者发生过的一切美好的事情。

    所以,他还是很有男人的胸怀的。

    但是,谁要让他跟宝宝时空永隔,他只能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宝宝的下巴有点疼。

    望着他认真的眼,她纠结着:“我母后、不在了,腹中孩子也不在了,我父皇一个人,我回去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生是死。”

    洛晞努力镇定,也收敛了情绪,望着她:“那个什么昀,一心带你回去,自然是会把一切说的悲惨兮兮!”

    “可是那是我父皇!”夏侯琉茵哭了:“如果换做你,你会丢下你父皇吗?你会吗?呜呜~”

    洛晞强迫自己冷静。

    而后问:“什么时候回去?”

    她对他没有隐瞒:“他说三个月后,说三个月后有东照国的物品做媒介,国师会召唤我们回去。”

    “足够了。”少年松了口气。

    她终于擦擦眼泪望着他:“足够什么?”

    “足够证明他是个冒牌的,并且拆穿他所有的谎言!足够让你安心留下!足够你长大,或者我们确定更深一步的关系。”

    他进洗手间给她拿了热毛巾,擦擦小脸,重新擦上香香。

    她伸出手:“手上还没擦。”

    他笑了,问:“文琛说那测谎仪过来,怕你不高兴。

    现在我觉得可以用。

    但是,如果测谎仪的检测结果是,他在撒谎,你会怎么做?”

    宝宝的目光忽而凶起来:“弄死他,都是轻的!”

    勋灿刚回国,工作比较忙。

    文琛联系他的时候,他沉默了一下。

    看着手里的工作,道:“我午餐后一定过去,也就是午餐跟下午上班之间才有时间。”

    文琛笑了,道:“那你中午岂不是没有午睡的时间了?会不会太辛苦了?”

    其实那就是个设备,可以让人送过来的。

    文琛刚想建议,却听勋灿道:“这么想我啊?”

    文琛无奈至极:“是啊!”

    其实他心里清楚,勋灿绝对不可能是弯的,并且也是因为勋灿心里清楚他不是弯的,两人之间才会这样开玩笑的,就跟好哥们儿一样。

    再说他俩一个御侍,一个是未来的国防部长,都是跟在洛晞身边的人,彼此保持亲厚的关系更有利于工作的发展。

    但是换做安雉,他们肯定会变得比较高冷。

    因为安雉一看就是……

    双性不知道,但是至少是可以弯的。

    即便如此,勋灿还是约了午餐过来,因为他真的很忙。

    *

    博士生宿舍。

    风若昀面前放着清茶,已经凉了。

    他对于夏侯琉茵的担忧与思念,几乎与日俱增。

    能感觉到恩灿的善良与侠义心肠,所以他几乎没有什么隐瞒地将自己的事情说给恩灿听。

    他说他12岁那年,因为被家中的姨娘跟庶兄谋害,差点在郊区的马车上死于非命。

    当时他武功已经不错,可是姨娘跟庶兄却是重金聘请的江湖最厉害的杀手。

    他的随从全部遇难。

    当长剑就要刺破他的喉咙,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横空出现,救了他。

    杀手被女孩重伤逼退。

    他望着尸横遍野中骄傲地站立着,宛如小仙子的女孩,问:“承蒙姑娘救命之恩,在下风王府世子若昀,敢问姑娘芳名?”

    他想着,一定一定要报答她。

    而小姑娘却是笑呵呵地走过来,盯着他道:“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你长大之后娶我,可好?”

    因为这一个约定,风若昀回去之后便守着自己的心。

    他将小仙子的模样画下来,挂在床头,时时刻刻不敢忘怀与她的承诺。

    她救了他的命,他要许她王妃之位。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当王府不断有人过来提亲的时候,他无一例外地拒绝,并且开始意识到,他没有小仙子的联络方式。

    他开始惆怅,却依旧发奋读书、努力习武,争取有朝一日配得上他的小仙子。

    与那姑娘分别的三年后,那位小仙子忽而出现了。

    她笑呵呵地坐在凤辇之上,被万岁爷刚刚接回宫中的皇后抱在手心里,。

    不用问是不是她,只那一双琉璃眼,他便知道那一定是自己的小仙女。

    风若昀因为始终不肯定下亲事,而遭到父亲的不悦,也惹得家族众人亲者愁仇者笑。

    但是那日看见小仙子之后,他回到王府便跪在父亲面前,说,他要迎娶今日刚刚被接回宫的小公主。

    父亲面色大喜,夸他有鸿鹄之志,对他更加疼爱有加。

    可是,只有他心里清楚,他要的不是成为帝王的乘龙快婿。

    他只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完成当初对她的承诺。

    不过可喜的是,在那之后,父亲但凡有宫宴的机会,都会将他带在身边。

    他还记得在御花园里,鼓起勇气走到夏侯琉茵身边的时候,问:“你还记得我吗?”

    她望着他就笑了:“当然记得呀,我救过你的呀!”

    他大喜过望,道:“你竟然记得我,我好高兴。”

    可是她却扑哧一笑,一双眼睛弯成了天上的月亮。

    她望着星空,告诉他:“是你当时对我自报家门的,我自然记得你啦,今日风王府也是受邀之列呢!”

    他这才明白,原来她所谓的记得,不是看见他的第一眼就认出了。

    而是记得他的身份是风王府世子,所以,今日见他跟着父亲入席,便自然地知道了他是谁。

    小小的失落涌在心上。

    不过风若昀并不难过,当时她不过五岁,如何能过了三年还记得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更何况,再次相遇之后,她仿佛不记得当初的要求了,她决口不再提要嫁给他。

    他想着,姑娘家长大了,总是知道害羞的,便也不做他想。

    就这样一天天守着承诺,等着她长大,却意外发现她有劫富济贫跟盗墓的爱好,这让他受到传统礼教教育长大的他,觉得惊世骇俗。

    他也挣扎过,要不要劝她改邪归正。

    但是由此意外发现她从贪官家中搜走了宝贝,直接飞檐走壁送去了贫民窟。

    他远远看着,她蹲在地上笑的开心,只因为那些孤苦无依的孩子们脸上绽放出微笑、全都过来抢钱了,他看见院子里有血多行动不便的老人,还有许多受伤的动物。

    那一瞬间,他知道了,她是这个世上最最与众不同的。

    什么劝她改邪归正的念头全都粉碎了。

    他开始帮助她,跟她一起偷。

    直到有一天,她中了被人的奸计而被困,他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她坠入古墓,他想拉住她,却被流沙所阻,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自己面前。

    风若昀痛恨自己无能。

    他绞尽脑汁找寻了另一处的入口,洞穴打通的时候,他那鲜血淋漓的双手,几乎不能再看!

    他在古墓中找到她,将身上唯一的水跟干粮都给她,陪着她。

    可后来又因为古墓出口处的机关,被意外触发,她竟然在最后关头舍弃了自己,且耗尽全部的内力将他推出了古墓!

    断龙石下,那一刻,他哭的肝肠寸断!

    皇后找来,他哭着指着那一处,道:“就在这里,她就在这里,可是断龙石已下!”

    风若昀说到这里的时候,还会心有余悸地落下眼泪,却又迅速擦去。

    一夜之后,皇后找到了别的路口,从古墓中抱出了夏侯琉茵。

    他们一起进城。

    可是在风王府门口,皇后让他下去了。

    自那之后,公主便被养在深闺,他再难见到了。

    恩灿听着听着,也跟着从茶几上抽出纸巾擦擦眼泪。

    她望着风若昀:“太感人了,你……你这次是为了寻她而来的吗?”

    风若昀哑声道:“对,她是我生命的意义。”

    恩灿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尤其这个男人越是痴心,她就越是觉得他有魅力。

    这样帅气、还这样痴心的男子,除了家族里的男人们,她在外面几乎找不到。

    可惜了,他是为了自己的未婚妻来的。

    恩灿心里有着小小的失落,看着他悲伤的样子,深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