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056章,我给你金子

第3056章,我给你金子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恩灿去了24小时便利店,随手抓了几件衣服,全棉的干爽透气、有利于他恢复伤口就行。

    门关上。

    风若昀觉得恩灿真的是个很细心的姑娘,于是隔着门板道:“多谢姑娘!”

    厨房里。

    恩灿做了西红柿炒鸡蛋,还有青椒榨菜炒肉丝。

    她就会这两样,而且将米加水放在电饭煲里,预约时间熬粥,也算是她的另一项厨艺。

    要说再拓展拓展的话,额,速冻水饺或者泡面算不算?

    一切准备就绪,门口有人摁门铃。

    她开了门,就看见助手将一副崭新的拐杖送来了,她这里就有一个可折叠的轮椅,以前用过,放在阳台上了。

    跟助手道了谢,她拿着拐杖回了客厅。

    坐等右等,等不来风若昀。

    恩灿有些郁闷了。

    他不饿,她还饿呢,但是从小到大,良好的教养告诉她不可以没礼貌先吃饭。

    于是她走上前,敲了敲门:“喂,你是不是不舒服啊?还是有什么问题吗?”

    风若昀的声音传来:“姑娘,这些衣服太过露骨,在下实在无法接受。”

    恩灿:“……”

    牛仔中裤,加上一条短袖T恤,这叫露骨?

    风若昀又道:“而且,我不能光脚出去,我的脚,只能给我未来妻子看的。”

    恩灿:“……”

    她在门外转了个圈圈,而后敲了下门,道:“喂,你开下窗户,然后看看外面的人都是如何穿着的。

    你是从古代过来的,自然是保守了些。

    但是我们这里,夏天都是这么穿的,男人都是这么穿的,你要是不信,你看看。

    你要是还裹得严严实实的,那你也与这里太格格不入了!”

    风若昀微微挑眉,转身艰难地往窗口蹦过去,他扶着墙壁,非常小心,因为浴室的地面湿滑。

    开了窗。

    灿烂的阳光笼罩进来,他终于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所谓的未来世界。

    宿舍楼后面是个篮球场,如今一大清早,没人打篮球,但是绕着操场上的塑胶跑道晨跑。

    他们不论男女,全都是穿的短裤,露出双腿跟脚趾的。

    而且他们也是露着胳膊的。

    姑娘没有骗他。

    可是他望着自己的脚趾,还是希望留给夏侯琉茵看的。

    关了窗,他转身回去,问:“有足衣吗?”

    恩灿绞尽脑汁,才觉得这可能是他们这里的袜子,于是道:“有,白色的,你找找。”

    她有些崩溃了:“我警告你,再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你要是还不出来,我先吃了,不管你了。”

    她转身走了。

    风若昀不知道五分钟是多久,立即埋头在袋子里找起来。

    恩灿回到床边坐下。

    等了约三四分钟,终于看见门开了。

    她无语地瞪了风若昀一眼,紧跟着又笑了。

    因为他用一根碧玉簪子,将湿湿的乌黑地长发全都如道士般挽起。

    短袖T恤穿反了,牛仔裤对的。

    下面却有一双白色的棉袜。

    她扑哧一声就笑了。

    上前拿过拐杖,递给他,且教他怎么用,又道:“你试试,跟我过来吃吧。”

    风若昀试着用拐杖走路,果然轻松了不少。

    至少那条受伤的腿,能不用就不用,可以避免疼痛。

    他打量着这里的装修风格,忍不住蹙眉:“姑娘,你这里好小,我给你金子,你去买个大点的宅子吧。”

    也算是对她的小小的报答。

    他来到时候,夏侯烈为了他能给夏侯琉茵富庶的生活,给了他不少金子,还有珍贵的玉器。

    他都绑在身上了。

    刚才洗澡的时候,全都卸下来了,放在浴室里。

    恩灿轻叹了一声,道:“吃吧。这里的房价比金子贵,跟你那个时代不一样。你别说话了,先吃,吃饱了再说!”

    风若昀没见过这些菜。

    就连熬成清粥的泰国香米都没见过。

    确实也饿了,他埋头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恩灿终于明白了,一锅粥,两个菜,根本不够他们吃的。

    因为这个古人太能吃了。

    她起身走到冰箱里翻了翻,找到速冻水饺,给他煮了一盒。

    他吃着韭菜馅儿的饺子,直呼人间美味,还直呼刚才的清粥、两个菜,都是人间美味。

    “姑娘,你厨艺太好了,简直令人叹为观止!我此生从未吃过这样好吃的菜肴!”

    他目光坚定,透着真诚。

    恩灿被他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就她厨艺这样的水平,大街上随随便便抓几个,可能都比她强些。

    吃过饭,恩灿让他躺在沙发上,给他的伤口重新消毒、换药。

    并且,她还给他喂了消炎药。

    之后,她泡了清茶,望着他,听着他讲述着他跟那个小小未婚妻的故事。

    *

    夏侯琉茵睁开眼,就看见洛晞在身边。

    眼眶红红的。

    她伸出手去:“晞,抱抱!”

    洛晞立即将她抱在怀中,温柔道:“小猪,你终于醒了。”

    “呜呜~呜呜呜~晞,我、我母后她、呜呜呜~”

    夏侯琉茵现在根本不能醒。

    她巴不得自己一直一直睡下去,可以避开这样浓烈的悲伤。

    洛晞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帮她擦去泪水,望着她:“你信我吗?我觉得你母后没事。”

    宝宝哽咽着:“可是,可是昀哥哥,呜呜~他是从东照国过来的,他……呜呜~”

    “宝宝~”洛晞捂着她的唇,认真凝视她:“你好好回忆一下,你记忆中的昀哥哥,如果长得样子不记得了,那声音呢?”

    宝宝愣了一下。

    洛晞又道:“你可还记得那个昀哥哥的声音?跟昨晚落入水中,被捞起来的昀哥哥,声音一样吗?”

    夏侯琉茵愣住。

    她缩在洛晞的怀中,原本激动的情绪因为他温柔注视的目光而慢慢回归平静。

    昀哥哥的声音?

    她在梦里听见过,好像……有点印象。

    洛晞笑着引导她,问:“那,昀哥哥跟你说话的口吻,还有语音语调,甚至与你的称呼什么的,都有什么变化吗?”

    宝宝眸光微微闪动,又听他道:“你看,我的玉谍在你身上挂着,但是不代表,你就是洛晞,对不对?”

    同样的道理,那个男子身上有着“昀”字的玉佩,不代表他就是昀哥哥。

    宝宝本就不愿意相信母后一尸两命的残酷现实,所以她本能逃避,生病一直睡也不愿意醒来。

    现在听着洛晞说的,可能还有别的可能,她心中也跟着燃起一丝丝希望。

    药水输完了,护士进来帮着拔掉针头,宝宝已经不烧了。

    她打起精神进了浴室洗漱。

    出来之后,文琛已经重新送了一小盅燕窝过来。

    洛晞亲自帮她搅散了热气,喂到她嘴边。

    她尝了口,点点头道:“甜甜的,好喝。”

    洛晞笑了:“你要是喜欢,每天给你炖。

    你昨晚发烧太伤身子,可能会影响你长大,这个东西很补,你多喝点。”

    他望着她,目光里多了丝丝缕缕的深意。

    管他真的假的昀哥哥,如果能在他跟宝宝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出现,这该多好?

    古代的女子讲究贞操,男子更是对女子的处子身份在乎不已。

    如果真的有了肌肤之亲,那等于是木已成舟,大家也不会再有任何纠结了。

    宝宝一听这个东西补,立即伸手端过,也不要洛晞喂了。

    她张口咕噜咕噜喝下去了。

    最后还有勺子刮了刮,舔了舔,一副可爱的小馋猫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