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100章,将她劈晕

第3100章,将她劈晕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侯琉茵坚定道:“我要回去!

    我不待了,刚才晞说了,说同意我先回去。

    他让我过来问问你,看看你要不要回去,要不要带上我。”

    她是赌的。

    但是赌对了。

    勋灿身份宁国军权继承人,自然是不可以随随便便出国的。

    他也有出国访问的时候,但是这次却是因为私事而来的。

    因为圣宁。

    现在圣宁也走了,他也准备回去了。

    而且天亮之后再回去,只怕太扎眼了,他今日来的时候,虽然很隐蔽地借了车,却还是担心会在机场那样监控较多的地方被拍到。

    他想着今晚走的话,飞机上睡一觉,明天下午来得及上班。

    所以,夏侯琉茵如果要回去,他可以带她一起回去。

    方文琛望着她:“少爷呢?”

    孩子撇撇嘴,一脸委屈地道:“他在上面,看行程单呢。

    我也是觉得,他的工作太乏味了。

    而且后面应该要忙,还要去别的国家,只怕是没时间如今日这般陪我玩了。”

    方文琛点了个头,刚才少爷才下来帮她拿了炒饭上去。

    所以孩子的话应该是真的。

    夏侯琉茵有些焦急:“要不要带我嘛!”

    她不知道如何回去。

    即便跟着那个线人一起,取了机票、过了安检、过了境,但是还是不大清楚。

    除了航班很多是她看不懂的字,就连过程也太繁琐。

    她至少要再坐几回飞机、或者多认识一些英文字母才能弄明白。

    方文琛看着乔歆羡,道:“我们启程来到非洲的时候,是没有她的,但是后来地行程忽然多了个小女佣。

    少爷跟毛里求斯当局解释,说是菲利普公主喜欢她,所以之前就借给菲利普公主的。

    但是少爷始终是重视她的,国外狗仔队什么的也是无孔不入,万一拍到些不好的,真的不好。”

    方文琛还记得,自己趁着洛晞跟官员寒暄的时候,悄悄将夏侯琉茵这个小肥妞从飞机上抱到车里。

    累死他了。

    乔歆羡也这么觉得:“反正少爷也快回去了,我先带她回去等着也是一样。”

    他起身,对着孩子道:“我跟少爷打个招呼去。”

    夏侯琉茵立即道:“很晚了。”

    他笑了笑:“那也要打个招呼的,毕竟他是君,我是臣。

    而且我将你带走,必须给他一个交代,我不能就这样一声不吭带走你。”

    “他同意的呀!”

    “那也要说一声。”

    勋灿优雅的身姿绕过泳池,朝着别墅的方向而去。

    宝宝焦急地跟着。

    但见他上去之后,站在洛晞的套房门口。

    房门是关着的。

    勋灿伸手敲门:“殿下。”

    里面,没有人应声。

    宝宝一脸无奈地耸耸肩:“估计是太累了,睡了吧。”

    勋灿还是将自己的本分做到,对着门板道:“殿下,我先行回去了,先行带着琉茵小姐在宁国等着您。”

    里面还是没有回应。

    勋灿有些警觉地伸手开了门,房门打开一道缝,他对这里头看了眼。

    洛晞躺在床上,侧身睡着,身上盖着被子。

    屋子里还有淡淡的炒饭香气。

    虽然是个背影,但是屋子里有暖黄色的光晕,温馨恬静。

    勋灿关了门,看着孩子:“你收拾一下,十分钟后我在下面等你。”

    原本只有他一个人,他准备半夜再走。

    但是现在多了个孩子,他要提前一点去安排下加个人回去的事情。

    宝宝松了口气,点点头。

    勋灿回对面房间去了。

    宝宝进了洛晞的房间。

    她没什么要带的,就是身上的睡衣要换掉,换成了一套薄薄的儿童运动套装。

    还有她来的时候,那个小背包要带上,里头有勋灿之前给她办的护照什么的。

    她收拾好,站在床边看了洛晞一眼。

    洛晞的双眼已经是红色了,定定地落在她的脸上。

    夏侯琉茵也深深看着他,眼眸中有淡淡泪痕在闪烁:“看你这段时间待我不错,所以你也不要担心,天亮之前,穴道会自动解开的。”

    那时候,她早已经在飞往宁国的航班上了。

    洛晞似乎隐忍着某种情绪,一连对着她眨了好几下眼睛。

    不像是放电,更像是请求。

    而夏侯琉茵则是别开脸,往外走:“你该庆幸的,换了别的男子如此戏耍于我,早就没命了。

    洛晞,我不会做你的床笫玩物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夏侯琉茵打开套房门,方文琛站在门口对着她微笑:“琉茵小姐,小乔首长已经下去等着你了。”

    她望着方文琛,刚要点头,忽而,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勋灿下手不算狠。

    但是足以将夏侯琉茵给打晕。

    勋灿顺势接住孩子落下的身子,方文琛上前捡起孩子的背包,并且开了门。

    两人走进去。

    勋灿将孩子放在洛晞背后的床上,侧过脸看了洛晞一眼:“还是我跟方大人聪明,并且配合的好吧?”

    但是下一秒,他根本来不及邀功。

    他发现洛晞眼下的枕头是湿的!

    勋灿紧抿了下唇,忽然觉得,此刻在少年面前说着邀功的话并不合时宜。

    跟方文琛一起将洛晞转了个身子,让洛晞面对着昏过去的宝宝。

    宝宝安静地躺着,长长的睫毛轻阖着。

    他们清楚地看见,洛晞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漆黑的一双眼,一眨不眨地落在宝宝的脸上。

    “我觉得还是把她先拷在床头的好,万一少爷能够自由活动之前,她醒了呢?”

    方文琛指了指床头的一个欧式支架:“这个挺坚固的。”

    勋灿笑着,抱了个枕头盘膝而坐:“确实是个好方法,可是咱们少爷舍不得呀。

    咱们还是辛苦些,坐在这里等着吧!”

    方文琛想了想,莞尔一笑。

    他起身往外走,且道:“那就有劳小乔首长守着了。

    我明日与少爷还要出席毛里求斯官方的各种活动,看着少爷如今是失眠的模样,我还是回去补眠吧,明日还好帮着少爷打起精神来。

    至于这里,有小乔将军,万事足矣。”

    勋灿错愕地望着他:“你不是这么不讲义气吧?”

    方文琛不予理会,往外走。

    勋灿立即跳起来,扑上前将方文琛抱住,往回拖:“不行,你是御侍!御侍要明确自己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