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025章,我出来了,可是你不在

第3025章,我出来了,可是你不在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侯琉茵下课了。

    她脚下带着一阵风,开开心心地往寝室跑过去!

    李主任已经在楼道里等着她了。

    见她回来,亲戚地笑了笑:“要回家了吧?”

    夏侯琉茵用力点点头:“嗯嗯!李主任,五天后见!”

    李主任瞧着小丫头气色红润、白白胖胖的小模样,都觉得她的面具该遮不住两边脸颊的婴儿肥了。

    一边思考要不要给她换一个面具,一边道:“外面接你的人已经来了,你把东西收拾一下。

    从右门出去的时候,都是要过安检的,接你的人就在右门的出口处。

    “安检?”夏侯琉茵心中咯噔一下:“安检是什么意思?”

    李主任:“就是把你的行李箱跟随身的包都放在机器上过一遍,有红外线扫描里面的物品。”

    “好的,我知道了。”夏侯琉茵乖巧地笑了:“原来是这样呀,李主任,五天后见!”

    “嗯,去吧!”

    夏侯琉茵面上微笑着,实则进了寝室后,已经崩溃了!

    她迅速打开昨晚就兴奋地收拾好的行李箱,看着藏在最里面的法老权杖。

    这要怎么办?

    法老权杖即便是偷了,也出不去!

    之前觉得这个值不少钱,现在却觉得这是烫手的山芋,小丫头打开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将权杖再次藏进去。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晞了,夏侯琉茵的心情也变得美了。

    提着行李箱快步跑到了右边,根据门卫的提醒,按照离开的步骤听话照做。

    厚重的大门轻轻推开,外面世界的阳光,都比特工局院子里的阳光还要明亮几分。

    乔勋灿站在车边,一眼看到这丫头就笑了。

    人家在这里都是减肥健身的,偏偏她来了反倒胖了:“这边!”

    他抬手,对着小丫头打了个响指。

    夏侯琉茵记得乔勋灿的声音,一看那边有个人戴着大口罩,站在车边,那辆车上的阿拉伯数字还是她来的时候坐的那一辆,她屁颠颠跑上前:“来啦来啦!”

    跑过去之后,箱子丢掉不管了,伸手就要开后车座的门。

    乔勋灿拉住她:“等一下。看这个。”

    手机往她面前一递,洛晞的照片出现在眼前。

    她望着熟悉的少年,心中甚是温暖,不解地望着乔勋灿:“怎么了?”“少爷在外地工作,三天后回来,让我接你先回小楼去。”他又道:“少爷说,他答应过早点来接你,所以现在对你失约很抱歉,让你看着照片,也算是、出来后第一个看见

    的人是他。”“哦,原来你把脸遮起来,就不是人了呀。”夏侯琉茵心情不好,嘴里便也没什么好话,泪光忽而浮现出来,声音一下子都哑掉了:“明明就是个破手机,还骗我小孩子把它

    当活物!”

    乔勋灿挑眉望着她。

    这真的是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吗?怎么瞧着都不像呢!

    目光一扫她的行李箱,他走上前提起,打开后备箱放进去,再过来的时候,发现小丫头自己开门爬进了车里了。

    他载着她回湖心小楼,问:“该带的,都带出来了吧?”

    有些东西,就是烫手的山芋,继续留在里头不安全。

    夏侯琉茵点点头:“我也没什么要带的。”

    乔勋灿挑了下眉,水晶瞳孔透过后视镜望着她,但见她坐在后头,小脸失落不已,很是伤心的模样。

    不过,特工局丢失了任务物品,这件事情太大了。

    这丫头真是胆子大!只是这并非宁国自己的东西,而是派了特工去埃及盗取的物品,这丫头也算是走了狗屎运了,沾了不能曝光的光,追查数天,没有任何结果,于是特工局也只能吃了这个

    哑巴亏!

    可是,蝶组是什么概念!

    一幢楼的特工,一个小丫头进进出出飞檐走壁竟然可以做到鸦雀无声!

    就是蝶组三楼的那些大神们也没有察觉到她。

    盗仙两个字,果然名不虚传。

    而乔勋灿更是明白人,就是他自己都没有变更特工局监控的权限,他要想有这样的权限,可以,再等上些年,把他老子乔夜康熬退了,他替了他老子的位置,就有了。

    而太上皇早已不问世事,陛下也不可能为了夏侯琉茵做这样的事情。

    能做的,只有洛晞一人。

    乔勋灿觉得,她可能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所有的东西,都带出来了吧?”

    一个问题,被人连续问了两次。

    夏侯琉茵终于警觉起来,童真的小失落小心翼翼收好,她抬眼望着乔勋灿:“什么意思呀?我本来就没什么东西。”

    想了想,她摸出玉谍,问:“是这个吗?”

    乔勋灿不说话了。

    他很怕小丫头还把权杖放在特工局的房间里,这样放下去,早晚要出事!

    之前洛晞给了他一大兜东西,让他务必亲自放在小丫头的房间里。

    那里面,有一堆的零食,还有好多本小人书。他起初觉得没什么,但是他依着规则坐在车里,等待着小黑屋的安检扫描的时候,他回头瞄了眼扫描屏,却发现他车子的副驾驶的位置上,那一包东西里,显示的能扫出

    来的物品只有零食,没有小人书。

    乔勋灿当时不动声色。

    等着扫描完毕,他从车里下来,提着东西去了小丫头的房间里。

    这才关了门,专门掏出小人书看了眼。

    他终于发现这小人书的是特殊材质制成的,具有最先进的隔离扫描系统的功能,任何东西放在里头,仪器扫描是看不见的。

    当时,为了搜寻法老权杖,整个蝶组的动静闹得多大呀,又是护卫队挨个房间搜捕,又是军犬出动,又是探测仪扫描。

    特工局里什么最多?手段跟工具最多!

    就是这样,都没找出来!

    当时乔勋灿听见消息,就知道小丫头一定是将小人书一页页撕下来,将法老权杖包裹住,然后藏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

    物品被包裹住,气味也被包裹住,想要军犬嗅出来,必须让军犬贴着那些小人书闻上一闻,才能发现里面的权杖。

    这道理就好像坍塌了,必须军犬贴着碎石砂砾闻上一闻,才能发现砂砾之下的人。

    但是如果藏得很高,那军犬是够不着的,也是嗅不到的。

    夏侯琉茵眼珠子转了又转,很怕乔勋灿是套话的,万一这人发现自己偷了东西,怎么办?

    他穿的军装,跟特工局里的某首长可是一模一样的!

    她立即道:“放心啦!所有该带的我已经带出来了!”

    乔勋灿一听,松了口气:“那就好!”

    车子在湖边停下,小丫头下车,望着外头的天高地阔,亭台楼阁,想着晞那日带自己过来的画面,两人还坐在石桌上吃早餐。

    她垂眸,摁着自己的粉色小手表,给他发了一则语音消息:“我出来了,可是你不在。”

    那声音,稚气中带着十足的委屈!

    深呼吸,她努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想着小芙,还不知道那丫头的身子养的如何了。撒开脚丫子用力奔跑,空气中浮动着阵阵荷花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