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940章,一举两得

第2940章,一举两得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凌冽原本是打算让孩子们念了大学,一切稳定了,就结婚的。

    比如大一的时候,因为珍灿跟倾颂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既然结婚是迟早的事情,那就趁着倾慕还在,赶紧办了,也好让倾慕了却了一桩心事。

    可是瞧着小五最近越来越不像话,凌冽愁死了!

    小五听见倾慕这么说,面色大喜,也不走了。

    他坐下望着倾慕,认真道:“我查过黄历了,今年十月二十六,就是个宜嫁娶的好日子!”

    现在是六月,距离十月还有四个月,如果是想要办一场皇室婚礼的话,以宁国跟洛家的财力物力资源来说,完全可以胜任!

    小五一脸期待地望着倾慕:“之前,你一直不给我跟迩迩封王,不是说就是不舍得我们搬出去住?

    其实也不用这么粘着我啦,你有三嫂啊,我有珍珍啊!

    你给我赐婚,我们自立门户搬出去住在王府里,距离父皇母后远远的,他们也不用再看我不顺眼了。

    反正,我从来做什么都是错的,嘟嘟放个屁都是香的!”

    倾慕叹了口气:“你这是跟谁学的?

    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总是见缝插针带几句酸的?

    把人全都得罪完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傻不傻?

    都是自己人,都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不要学的这样阴阳怪气的!”

    慕天星无语了:“我知道你说的是我,我心疼嘟嘟是真的,但是不代表我没有心疼你啊!

    嘟嘟的父母不在身边,他需要一份稳定的家庭温暖。”

    小五冷笑:“所以,你们就理所当然给嘟嘟家庭温暖,然后让我也变成了父母不在身边的、缺乏家庭温暖的孩子!”

    慕天星:“你几岁了?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怎么总是翻来覆去的说,有意思?”

    小五:“你偏心,一生黑!我不会忘记的,就算七老八十,我也会记得!”

    慕天星气的不轻。

    凌冽拉过她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这孩子最近叛逆期,不懂事,你别往心里去。”

    沈歆旖认真道:“小五,这样不行的。

    依照宁国的律法,你现在满十八岁了,你对于父皇母后是有赡养义务的。

    所以,你就算出去自立门户了,你也必须尽到你该尽的孝道。”

    小五拉过沈歆旖的手,撒娇地笑:“嗯嗯,我会给你跟三哥尽孝的。”

    啪!

    凌冽筷子用力拍在桌面上:“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你三哥三嫂有的孩子,需要你尽孝?”

    小五起身:“谁养我小,讲故事哄我睡觉,辅导我功课,手把手教我写字,我全都记得!

    你们不是总说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三哥三嫂对我好,我孝敬他们有错?”

    一直没有说话的迩迩,终于开口,温声道:“小五叔,你好好跟皇爷爷说话吧。

    毕竟你结婚的大事,还是需要你的父母出面喂你去春阁下聘、谈婚论嫁的。

    父皇母后虽然在你年幼时候一直照顾你,但是,你有父母在,父皇最多下旨赐婚,却不能以你真正父亲的身份去春阁为你谈婚事,对不对?”

    打蛇打七寸。

    现在的小五就是除了跟纯灿有关的一切,什么都听不进去。

    他撇撇嘴,不说话。

    “不许结婚!不许封王!”凌冽指着小五:“就这样的脾气、人品、性格,他自己的事情都收拾不清楚,凭什么去承担一个女孩子的一辈子?

    珍灿那么好的姑娘,跟了他,我还觉得可惜!

    一个男人要什么样的时候才能承担起一个家庭的责任?

    小五,你现在根本没有这个责任感,你以为婚姻是你结了就结了的?

    你自立门户,成立王府,你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考内务部给你的皇室王府的津贴吗?

    津贴,都是皇室的低保户拿的!

    夜威他们早都拒绝十几年了!”

    “够了!你就是看不起我!”小五捏紧了拳头,瞪着他:“洛凌冽,不管我做什么,你就是看不起我!你就是看不起我!”

    他吼完,转身就跑了。

    迩迩本想劝架,却没想到适得其反。

    他立即道:“我上去看看小五叔,你们慢慢吃。”沈歆旖看着孩子们离开,缓声道:“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之前参加很多青少年的论坛会,还有与家长们在论坛上发帖互动,甚至是微博上,都有很多家长问我,孩子

    叛逆期的时候如何正确引导。

    我当时只说,我们家里的孩子没有叛逆期,都很听话乖巧。

    现在看来,是我跟倾慕的失职,小五一直跟着我们夫妻俩混,如今的脾气却是越来越大。”

    沈歆旖很是自责:“还请父皇母后不要生气,小五的性子,我们要想个办法,慢慢疏导。”

    “十八岁,很正常。”凌冽揉了揉眉心,终于对妻子、对儿子儿媳吐露心声:“小五跟我们之间有隔阂,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让他搬出去住。

    这样的话,他出去了,与我们之间的关系只会越来越疏远。

    再加上他现在确实没有能力承担一个家庭,承担一个女人的一生。

    爱情固然甜蜜,生活却需要吃喝拉撒,他太年轻,也太冲动,珍灿确实会受委屈。”凌冽依旧拉着慕天星的手,道:“等着有天,我们跟小五的关系缓和了,我们一家人亲密无间了,而小五也有能力养活他自己、养活一个家,明白什么是对一个女人的一生

    负责,那时候再结婚,才是最好的。

    珍灿怎么说也是乔家宝贝长大的,凭什么拿来给小五当小白鼠,陪他度过那段需要磨合。又琐碎、又跌跌撞撞的叛逆期?”

    “我打算给小五出唱片。”倾慕话锋一转:“他的音乐天分不该被埋没。

    将他打造成一个国际巨星,然后公开他是宁国四殿下的身份,那时候,他的亿万粉丝都会跟他一样,在他的号召下更加热爱宁国、彼此团结。

    如此一来,小五的经济来源有保障了,还能为国家效力,一举两得。”沈歆旖对着倾慕翻了个白眼:“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真是……什么事情都能跟国家利益挂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