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2072章,最惨的不是你

第2072章,最惨的不是你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醒凡诧异地望着小儿子:“无邪跟你说的?”

    怎么自家女婿对太子殿下有意见,却没听女婿提起过?

    看来君无邪对他也不是知无不言的,应该是代沟的关系吧,反倒是对苏忆,君无邪一直非常疼爱,即便回了西渺也经常寄礼物回来,哄得苏忆很开心。

    “对啊!”苏忆道:“姐夫说起的时候我还不信,但是现在,沐橙哥哥也这么说呢!”

    方沐橙立在原地,倨傲的身影纹丝不动,也不言语。

    他这会儿说上两句还好。

    就是他什么也不说,再加上骄傲的身影,反倒有种隐忍的味道,无形中默认了苏忆的话。

    醒凡沉默了一会儿,忽而高声唤着:“洛苏忆!”

    苏忆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下来,望着他:“爹地!”

    醒凡严正地望着他:“你记住,洛家的嫡脉是不可能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

    倾慕太子是瑾容一再赞美、皇兄也一再赞美的孩子,更是整个宁国上下众望所归的储君!

    妄议储君,严惩不贷!

    这次姑念你年纪小,不予追究,再有下次,仔细你的小屁股!”

    方沐橙心中有数,这是借着说苏忆,说给他听的。

    可能没有教训他的意思,因为这会儿醒凡拿他当宝贝疙瘩呢,却是让他对倾慕不要想得那么坏。

    方沐橙一动不动,依旧不言。

    苏忆心里还是怕老子的,连连点头:“是!”

    醒凡温和地笑了笑,道:“都累了,去歇着吧,这件事情我会积极促进,如果真是有误会,早晚也会解开的。”

    苏忆笑着拉着方沐橙的手:“沐橙哥哥,咱们去看桃花吧!我刚才发现院子里的桃树都长出花骨朵儿了,是不是要开了?”

    方沐橙笑着将他从地上抱起来,往外走:“嗯,再等气候暖一点,没准一夜之间全开了,我抱你去看。”

    “好呀!好呀!”

    “沐橙,你让他自己走!”

    “没关系,我喜欢孩子,他又不重。”

    “你别太宠坏他了!”

    “呵呵,自己弟弟,宠一点是应该的。”

    醒凡望着他们出去的背影,感叹着:沐橙,沐橙,多好的孩子啊!

    他起身上楼,准备回房间里去给洛杰布打个电话,问问方沐橙跟倾慕之间究竟有什么误会。

    都是一家人,不该有误会,即便有,也要快点解开,否则只会像滚雪球,越滚越大。

    寝宫。

    凌冽没想到,大年初五的晚上,就要独守空房,还要一个人冷冰冰地用餐。

    望着餐桌前摆着的五菜一汤,他吃不下去了:“皇后不下来?”

    曲诗文微笑着应道:“皇后一个小时前要了药膳粥,吃了一整只烤乳鸽,还有一份蔬果沙拉,如今睡下了。她让我晚上九点再给她送一份意面,一只烤乳鸽,跟一杯羊奶,还说今日乳鸽烤的不错。”

    “她胃口倒是不错。”凌冽酸酸说着,目光朝着慕天星的位置看了眼。

    往日总是形影相随,如今却是空荡荡的一把椅子。

    凌冽勉强喝了一碗汤,饭菜却是一口吃不下。

    起身去了楼上的健身房,让卓然陪着他一起健身,健身两个小时后,两人大汗淋漓地下来,各自回房。

    曲诗文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还担心倾慕那边的状况,于是打电话给云轩,问问情况。

    结果,云轩告诉她:“我们的直升机刚要靠近雪山空域,就被袭击了,应该是殿下雪山的驻军。我跟甜甜这会儿正徒步朝着雪山走呢!”

    曲诗文一听,急坏了:“你们注意保暖啊,注意安全啊!”

    “刚才捡了树枝生火熬了肉汤,一个个吃的饱饱的,还出汗了呢,这会儿浑身都是力气,妈妈放心,我们一定注意安全,一定找到殿下们!”

    “那就好,那就好,照顾好甜甜。”

    “嗯!”

    通话结束。

    可是曲诗文地手机紧跟着就响起来,一看是倾容打过来的:“大殿下?”

    “诗姨,父皇情绪现在怎么样了?母后还好吗?”倾容问:“倾羽他们有没有回去陪着?”

    如今他已经在外自立门户,凌冽下令,让他不得传召不得入寝宫,更不可以随意在寝宫过夜,所以他昨日带着想想离开,到现在都没能过来。

    想给凌冽打电话,说过来看看,但是又不敢。

    他也想着去找倾慕,花了很多人力物力,却又不敢太大张旗鼓地利用人脉去找,因为慕天星提醒过:外人一旦知道倾慕出走,首先想到夺嫡,朝纲便会不稳。

    曲诗文无奈的很:“不是很好,真的很不好!大殿下,我不跟您说了,谢谢您的提醒,我给小公主殿下打个电话,让她回来。”

    “好的。”倾容声色也很落寞。

    曲诗文立即给倾羽打电话。

    而倾容则是难受的很,他望着深蓝色的天空,迷雾飘荡,星辰暗淡,宛若他此时的心境。

    倾慕找不着了。

    倾羽把他拉黑了。

    雪豪跟着倾羽混。

    他挺难受的,好像自己又回到了刚刚被父皇找回来的时候,那种与大家都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给倾蓝打电话。

    倾蓝夫妇跟慕亦泽夫妇在青城大舅家吃饭,那边热闹的很,外头还有鞭炮的声音,怎么听,都觉得与这边的寂寞形成鲜明对比。

    “大皇兄!你今天接财神了没?哈哈哈,我们一早就来了大舅家,一起接财神,还摆了一个桌,我跟雅雅都跟着去上香,有些过去不知道的习俗,等到初七还有舞龙表演呢!十三开始还能上灯!”

    “倾蓝!”倾容听着倾蓝笑呵呵的声音,一下子哭出声来:“呜呜~倾蓝!我闯祸了,我闯大祸了!”

    倾蓝整个人怔住,看了眼四周全是亲戚,他立即起身躲到一个洗手间里关了门,小声紧张问:“大皇兄,你怎么了?赶紧找倾慕啊,他一定帮你!”

    倾容:“我把倾慕气走了,这会儿全家都不理我了,呜呜~倾蓝,你别说,你别跟别人说,不能说!呜呜~”

    倾蓝:“、、”

    想想是看着丈夫打电话的,只是在倾容哭诉之后,她感慨地望着他:“你有什么好哭的,我看,最惨的不是你,是果果。

    方沐橙离开的那天,就给她发短信说分手了,她不答应,打电话过去,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子曰今天还告诉我,听见果果躲在房间里哭来着。

    我不放心,找了她隔壁的人问了,果果这几天,天天都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