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799章,看看我

正文 第1799章,看看我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799章,看看我

    醒凡凝视着女儿的眼睛,那双明亮又沉静的眸子像极了她的爷爷洛天祈的。

    “傻丫头,我不是解释过了吗?他是西渺未来的储君,储君是什么概念?就算是倾慕那小子过来,住在你爷爷的套房里那也是应该的!”

    说完,醒凡不再多做解释,大步朝前离去了。

    他走到苏绮的房间门口,侧身对着她笑着招招手:“乖女孩,过来,瞧瞧你的房间,多年没回来了,还认得吗?”

    苏绮的思绪一下子被拉扯回来!

    她走到自己的套房门口,瞧着里面的一灯一景,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那小台灯还是她用过的,电脑已经换掉了,窗帘还是当初的,帐子、珠帘,都被清洗过,重新悬挂在上面,头上的顶灯换掉了,但是墙体还是原来的,只是重新粉刷过。

    那可爱的小书桌,小椅子,都没了,因为当初她还小,她的家具都是依着她当年的身高量身定做的。

    旧时地空间,半旧半新的陈设,令她心中五味杂陈!

    一转身,她扑进醒凡的怀中:“呜呜~爹地啊,我在梦里梦见过无数次我自己的房间,呜呜~跟这里一模一样的,一模一样的!呜呜~”

    醒凡红着眼拍着孩子的背。

    好的长辈,要看着孩子去经历,在她迷茫地时候适当给出意见,在她需要鼓励动力的时候及时给予温暖与力量。

    醒凡明白,让一个十岁的女孩深入敌国内部做间谍,这是许多家长不可能答应的事情。

    但是苏绮的性子从小就不同。

    自靳如歌之后的洛家女孩子,一个个全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单是那份勇气跟胆识,就不是一般人家的男子可以比拟的。

    醒凡他们总是开玩笑,说这就是老祖宗的基因在作祟。

    所以,她笃定要去飞翔,他们依了,眼下玩够了,回来了,便是最好的结局。

    苏绮的母亲站在门口,也是声泪俱下,但是她没有上前。

    她怕抱住哭泣的女儿,自己会哭的更厉害。

    “咳咳,老公啊,你带着孩子们,我下去做饭!”

    女主人转身离去!

    家里有的是女佣跟家丁,尤其醒凡特别挑食,意大利厨师跟法国厨师都各自预备了一个在家里,厨房的事情,实在是轮不上女主人动手。

    但是今天不同。

    她的孩子回来了啊!

    女主人离开之后,苏绮从父亲怀中出来,擦擦眼泪,又笑了笑,转身就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一切都是崭新的,当年那张小小的床已经不见了,粉红色的小衣柜像是1:2的比例变大了一号,她走上前拉开,里面数不清的漂亮的衣服,一件件精致地按照色系悬挂在里面。

    醒凡笑着道:“这是你妈咪过去十天里的战果!哈哈哈,过来,这里,她还专门请家装设计师给你腾出来一个衣帽间,大大的镜子,还可以放你的鞋子,包包,帽子。”

    苏绮在父亲的介绍下,参观着属于自己的套房,那种强烈的归属感与浓烈的温馨,深深震撼着她的心灵!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要离开父母的身边了。

    再不要!

    醒凡让她洗澡休息,约定了两个小时后在楼下用晚餐,便牵着苏忆的小手,从女儿房里离开了。

    当众人散去,只剩下苏绮一个人的时候,她站在窗口眺望着外面无边无际的田园风光。

    她看见了那片草坪,那辆车。

    她想起了君无邪将她拥在怀中,一边细数绝望,一边哽咽哭泣。

    这么多年了,她第一次看见他哭。

    苏绮忽而用力摁住自己的心口,死死摁住,不明白这里此刻为何会这般这般地疼痛!

    *

    宁国。

    医院。

    凌冽亲自过来看望倾蓝,如往常一般,端着水盆过来给孩子擦洗身子,他如同世间所有普通的父亲一样,亲力亲为照顾自己的孩子。

    他一边擦洗,一边温柔地对着倾蓝说话。

    “孩子啊,快点醒过来吧,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带你回家啊!”

    “倾蓝啊,嘟嘟想你了,我们都想你了!”

    “你大学的老师都很关心你,还问你怎么这么久不去上学了,你卓然叔叔告诉他们,你最近工作特别忙,出国了,没在国内。”

    “你起来吧,你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父皇不管就是了,父皇只要你好好的,父皇真的不管了,父皇只求你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你母后又怀孕了,天天旁敲侧击地问你的情况,我们一个个都不敢说啊,万一动了胎气,这可怎么了得?”

    “倾蓝啊,我的儿啊!”

    卓然跟风轩在一边偷偷抹眼泪。

    每次陛下过来跟二殿下聊天,都是这样的画面,实在是让人眼泪都止不住地往下掉!

    拿过干净柔软的浴巾,凌冽重新给倾蓝擦了一遍身子,要将他皮肤上的水痕全都擦掉,免得进了毛孔,感冒着凉。

    凌冽给他洗手,一边洗,一边道:“臭小子,你也太调皮了,是不是你出生的时候父皇没有这般照顾过你,所以你现在不乐意了,偏要父皇把你当成小婴儿一样,这样照顾你几回啊?”

    擦着擦着,凌冽浑身一颤,僵硬地立在原地!

    他半张着嘴,愣了好一会儿,确定了什么事情之后,猛然回头大声喊着:“叫医生!医生!快叫医生过来!”

    卓然他们吓坏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赶紧出去喊医生就对了!

    而风轩则是看见了,倾蓝的手,紧紧握住了凌冽的,就连凌冽确认的时候,故意松开手,将手抬高,倾蓝的手还是紧紧握在凌冽的大手上!

    这说明二殿下是有意识的!

    风轩激动地冲上前,哭喊道:“二殿下啊,求求您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吧!求求您了!您要是听得见,赶紧睁开眼睛吧!”

    凌冽一直很坚强,可是在这会儿却脆弱的宛若随时能断线的风筝。

    他轻抚着倾蓝的额头:“儿子,儿子,别玩了,睁开眼睛看看父皇,乖!看看我!”

    倾蓝的手指在他的掌心里动了动。

    凌冽的心啊,在绝望中被碾压,还要不断凭着意志力催生出希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