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546章,可贵

正文 第1546章,可贵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546章,可贵

    红艳艳的水光,潋滟在白皙的指尖,贝拉的心徒然一抖!

    她抬眸,就看见玻璃墙外的倾慕!

    他半张着嘴巴,双眼死死盯着她的指尖,清朗的容颜瞬间便苍白如白纸,仿佛他下一秒就不能活了!

    贝拉望着倾慕凄惨至此的表情,心中万般悲恸!

    她猛然转身奔向了床头柜,拿过毛巾不断地捂住自己的鼻子!

    可是随着她一路小跑而去,红色的血液落在地上绽放成一朵朵美丽的花,妖冶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惊悚,令倾慕的心瞬间撕裂成片!

    “老婆?老婆!”

    倾慕大吼一声!

    后面的云轩冲上前来,倾慕将孩子往云轩怀中一塞就要进去帮忙!

    过渡舱的护士站在门口拦着:“殿下,医护人员会帮皇子妃殿下止血,万一不是病毒感染,而您却把病毒带进去,对皇子妃反而是致命的伤害,她还没有打过疫苗!”

    倾慕捏着拳头,狠狠在墙壁上砸了一下!

    中指关节处裂开的口子有鲜血流出,他回到刚刚的玻璃墙前,就看见贝拉已经被医护人员安置在病床上。

    他看不见她的脸,那是医护人员的背影挡住了,他只能看见贝拉紧张地绷得笔直的双腿!

    “老婆,沈歆旖~!”

    倾慕悲凉地呼唤着。

    那种毁天灭地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好一会儿之后,医护人员让开,手中的袋子里满是被血浸湿的纱布、棉花、、

    那触目惊心的颜色令倾慕双腿发软!

    贝拉似乎是睡着了,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的鼻子上被医生插入了一个仪器,倾慕看不懂那是什么。

    负责贝拉的医生忽而走到过渡舱,然后回去,就守在贝拉的床前。

    过渡舱的护士出来,望着倾慕,道:“殿下,医生说了,会马上对皇子妃的血液进行化验检测!”

    倾慕负责血清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没学过医,也算是半个专家了。

    他清楚地知道,这种病毒潜伏期在血液中根本检测不出来,只有病毒悄然滋生后才会迅速在人体血液中蔓延开来!

    倾慕宛若石雕一样立在玻璃墙面前!

    他望着贝拉,望着她睡着的样子,好害怕她会一直睡下去。

    他猛然想起自己当初中毒在医院里,贝拉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面对的,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非要给他生孩子了。

    回想起自己醒来后对她的不好,他懊悔地都想揍自己!

    “老婆~老婆~老婆~!”

    心中一遍遍痴苦地呼唤着,只盼着她平安无事!

    *

    凌冽在办公桌前,好不容易处理完所有的公务,看了眼时间。

    倾慕这孩子,今天还没给他打电话。

    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他想着,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

    距离布列研制出大批量的病毒还剩下最后九天,想来倾慕那边一定很棘手!

    凌冽从御书房散步,直接回了太子宫。

    今天倪雅钧、卓然他们全都去虞丝莉家里做客了,想到卓希根本不会做饭,他们中午难不成是吃外卖?

    凌冽笑着,嗅着清甜的紫薇花香,不一会儿就回了太子宫。

    一进门,就看见倪夕玥、沈夫人,还有慕天星三人都系着围裙,坐在沙发上搓小汤圆,小汤圆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不同的面粉制作而成的。

    黄的该是玉米面,绿的是绿豆的,黑的是什么的?

    凌冽笑意更浓,走上前望着她们:“呵呵,阿诗不在,倒是给了你们自由发挥的空间了,不错不错。”

    慕天星含笑看他一眼,道:“是我们都觉得你最近太辛苦,想着难得阿诗姐不在,不如我们大家亲手给你做一顿饭。想来想去,我倒是想起你当初最爱吃的,就是外婆亲手做的酒酿元宵了!”

    凌冽目光一凝,温柔地落在慕天星的脸上,笑道:“嗯。外婆做的酒酿元宵。好吃!”

    那是真的好吃。

    至少在过去那么多年的时间里,在他还坐在轮椅上无法自由行走的时间里,是倪子洋夫妇最先露面温暖了他的。

    倪夕玥道:“阿诗酿的米酒我们取出来了,就等搓丸子了,这个活简单,我们都能做。倒是你父皇跟帝辰,他们都在厨房里,还说每人做3个菜,中午我们几个六菜一汤,汤啊,就是酒酿元宵!”

    “哦?沈大哥跟父皇做的?”凌冽来了兴致,笑呵呵地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

    忽而,倪夕玥叫住了他,道:“小冽,你不生雅钧的气吧?”

    那毕竟是她娘家的侄子。

    她自然不愿意侄子跟儿子产生隔阂!

    凌冽对着倪夕玥笑了笑,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道:“母后,雅钧有雅钧的好。这年头,别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了,就是亲妹妹,得罪了权贵进了牢房,那也是墙倒众人推、世态炎凉,大多数人都巴不得再也不要跟这种人扯上关系,免得殃及池鱼,更有甚者还会大义灭亲踩着亲人的尸体往上爬!但是,母后,雅钧不一样!这正是我破例答应雅钧给青柠减刑的原因。因为,这正是雅钧的可贵之处啊!”

    凌冽从来最恨的就是“大义灭亲”四个字,连至亲都能出卖的,这种人,他从不提倡也从不鼓励。

    就好像有少年目睹父亲杀人,他可以选择晓以大义规劝父亲去自首,或者陪同父亲一起去自首,这都是可以起到法制效果。但是如果少年踩着父亲来敲锣打鼓昭告天下:快看,我父亲杀人了!快看!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质,也是凌冽接受不了的。

    倪夕玥笑了,眼中有淡淡的泪痕:“嗯嗯,那就好,那就好。”

    知道儿子没有生侄子的气,倪夕玥心中缓和了很多。

    凌冽来到厨房,看着案板上已经放好了西红柿炒鸡蛋,韭菜炒鸡蛋,青椒炒肉丝,还有一份凉拌黄瓜,一盘大白菜炖牛肉,还有沈帝辰此刻锅里正在翻炒的山药炒木耳。

    凌冽噗嗤一声就笑了。

    早知道他们就这么点厨艺,他就提前回来给大家做鱼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冽捂着肚子笑了,尤其看见洛杰布左手端着西红柿炒鸡蛋,右手端着韭菜炒鸡蛋,他笑的直不起腰来:“父皇,你今天炒了多少鸡蛋?哈哈哈!”

    洛杰布无语了:“你怎么知道是我炒的?”

    凌冽道:“你第一次给我做的菜,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你还说这是母后教你的,哈哈哈!”

    厨房里,沈帝辰也被他们逗笑了。

    欢声笑语从厨房里传出来,沙发上的女人们听见,心里更是安定了。

    慕天星端着元宵,道:“走,下锅了!”

    医院——

    云轩给倾慕送午餐,他不要。

    他就安安静静地等在玻璃墙面前,望眼欲穿的模样令周围路过瞧见的医护人员都感动不已。

    别看三皇子小小年纪,却是痴情的很呢!

    终于,化验室那边有护士亲自送贝拉的血液检测报告过来。

    倾慕瞧见他,当即冲上去,问:“三皇子妃的?”

    那人点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