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486章,亲了就跑

正文 第1486章,亲了就跑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486章,亲了就跑

    无双除了母妃之外,没人对她这么好过。

    以前在西渺的皇宫里,她跟母妃也是因为地位不够而被人欺凌的一对。

    倾蓝给她整理了一下帽子,将她两只耳朵都藏在帽子里,这才收回手:“去吧!”

    无双望着他,心下感动不已。

    忽然小胆儿肥了一下下,指了下倾蓝身后:“咦,那是什么?”

    倾蓝诧异地往她指过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双忽然跳起来,在倾蓝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他的俊脸早就被冷风吹得冰冰凉的,无双的小嘴往上一贴,温暖又柔软,他惊了一下,回过头望着她,她却已经撒开脚丫子仓皇而逃了!

    不管了!

    反正是亲了!

    下次再见面也不知道还要多少天,那时候大家估计都忘了,也就不会尴尬了!

    她狼狈而逃的背影,落在倾蓝震惊的目光里,而后他嘴角一弯,只觉得她跑步的姿势好像企鹅哦,好好笑哦!

    无双刚跑一半,就看见倾容他们全都回去了,还把门关上了!

    无双急的大喊:“等我!还有我!我还没进去!”

    没人理她。

    她跑到石室门口,战士们对着无双道:“无双公主,太子殿下说带您一起回去。你们快点回去吧!”

    无双:“、、”

    大大的囧字写在自己脸上!

    她刚刚亲了倾蓝跑了,现在要回去面对他吗?

    苍天啊!

    另一边,倾慕不知道在倾蓝耳边说了什么,倾蓝对着她仰起头高喊了一句:“快点过来了!回去了!”

    他出声叫她回去,也算是给她一个台阶下了吧!

    其实,倾蓝也是很窘迫的,只是他在无双面前总是想着要逞强,脑海或总回想着她刚偷了腥就跑的样子,嘴角在星空下忍不住不断上扬。

    无双抓了抓头发,头发藏在帽子里。

    她忽然很感谢倾蓝把围巾留给了她,让她可以将围巾拉起来,拉到眼睛下面,像是口罩一般遮挡住自己的小脸,这样只露一双眼睛,便看不见她的表情了。

    朝着直升机的方向跑过去,她也不理会倾蓝,率先上去。

    开直升机的战士刚刚将机舱里收拾干净,舱门开了会儿,所以那股子烤鸡的味道已经散去了很多了。

    战士将小无双交到她手里,她接过,主动找到最后排最角落的位置上坐着去了。

    倾慕等人上来的时候,她还垂下脑袋,帽子往下拉了拉,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倾蓝跟倾慕并排坐,因为倾蓝这会儿耳根也很红,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脸颊上被她亲过的地方一直在发烫,直直烫到了心里去了。

    一路上,他们穿越清晨的薄雾的时候,无双忽而惊奇地望着窗外道:“哇~!日出~!”

    众人放眼望去,一片金灿灿的霞光似锦如织地笼罩在云层之上,太阳宛若一个鸭蛋黄般,一点点从天际蹦出来,最终完整地出现在大家眼前。

    那种一瞬间就从黑暗中穿越到光明的辽阔感,带着前所未有的澎湃,涤荡心头。

    倾慕的心思自然是深沉的。

    他没让倾蓝知道凌冽子母蛊的事情,也吩咐了云轩,一会儿吓了飞机后去跟无双说一声,让无双谁也别说。

    因为倾蓝已经很不容易,不想让他操心。

    而凌冽更是不能知道的,因为君落殇脑子里的母蛊可以透过子蛊了解到凌冽掌握的一些讯息,如果凌冽知道自己脑子里被人下了蛊,子蛊就会把这个信息带给君落殇,又或者带给背地里还在操纵巫蛊之术的人,这样一来,他们在凌冽脑子里放蛊败露的事情就会被他们知道了。

    小无双已经在无双的怀里睡着了,后来坐车回来的时候,无双一直坐在副驾驶。

    这次车刚在太子宫门口停稳,无双便将小无双往自己的口袋里塞,怕它被清晨的风给吹着了。

    车门却在这时候无预兆地被打开。

    倾蓝的声音温和地响起:“磨蹭什么呢,还不下来?”

    无双看见他,就想起刚刚偷亲他的事情来,小脸一下子就红了,跟她红红的头发似的,赶紧从车里下来,她蹭蹭蹭就跑进了大厅里,直接上楼去了。

    这会儿凌冽他们都还没起来呢。

    云轩见无双上去,赶紧跟上,将倾慕要转达的命令告诉她。

    而倾蓝站在原地,看着她跑开的背影,嘴角一点点上扬:“小笨蛋!”

    倾慕但笑不语地进了屋子。

    他都困死了,得赶紧补足精神,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倾蓝回了房间。

    将身上厚实的羽绒服、毛衣毛裤、保暖内衣什么的都脱了下来,稍微洗漱了一下便换了睡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

    闭上眼,明明彻夜未眠,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

    “蓝少!”

    “蓝少!”

    他睁开眼,却发现无双不在这里。

    起身走过去开门,门口的掠影愣了一下:“蓝少,有什么需要?”

    “无双刚刚过来了?”倾蓝问。

    掠影摇头:“没啊,她带着小无双回房去了。”

    倾蓝关上门。

    真是奇怪了,难不成是幻听了?

    顾自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瞎折腾着,好一会儿之后,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倾蓝这才睡着。

    梦里,他看见有个女孩捧着他的手帮他暖着,把他捧在手心里疼着,他连做梦都笑出声来了。

    御书房。

    今日流光不但自己来了,还带来一个人:雪豪。

    这一点让凌冽跟卓然都感到非常诧异,流光笑着道:“我是觉得没问题,但是心里终究不放心,就让雪豪过来看看。”

    毕竟,雪豪的灵力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而且他之前已经将子母蛊的事情告诉雪豪了,雪豪这次来,就是想要主攻一下凌冽的脑部,看看那个小东西究竟藏在哪里了,有没有确定它具体方位的可行性,这样的话,让上官给凌冽做手术,取出来,或许可以成为摆脱子蛊的方法之一。

    当然,这些都是流光他们昨晚商量的方法之一,毕竟开颅有风险,凌冽还是一国之君,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走这一步的。

    凌冽心里有些疑惑,却是不确定。

    对于流光跟雪豪,一个是自家忠勇的卫士,一个是自家女婿,他信得过。

    微笑着放下手中的钢笔,凌冽起身走到了里面的休息室里。

    他安静地躺在床上,闭上眼:“好了,开始吧。”

    雪豪走上前,直接将指腹轻柔地贴在了凌冽的眉宇之间,他也闭上眼,集中一切意念动用灵识去探。

    半个小时过去了,凌冽舒服地睡着了,雪豪额头上微微发汗,却还是没找到。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雪豪将指腹轻轻移到了太阳穴。

    流光见他有动静,紧张地凑上前,却是不敢说话。

    终于,雪豪缓缓睁开眼睛,与流光眼神交流了一下,卓然跟凌冽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但是他们彼此可以听得见。

    “找到了,我有个想法,我们出去说。”雪豪道。

    流光点了个头,转身对卓然道:“你照顾陛下,我们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