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403章,扪心自问

正文 第1403章,扪心自问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403章,扪心自问

    慕天星赶紧乘胜追击:“纳兰丞相,我一听这事,心里特别不安。倾蓝毕竟是男孩子,这种事,肯定是要负责任的!虽说孩子们还不到20岁法定婚龄,但是,一如倾容那样,让倾蓝跟雅雅隐婚,也是可以的。”

    她指了指面前的礼盒:“您看,这些都是准备的聘礼的一部分。因为事发匆忙,所以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准备,不过,倾蓝已经是凌云国际的董事长,给雅雅多少股份,那都是倾蓝自己一句话的事情啊!”

    纳兰庭赶紧摇手,道:“不不不,雅雅跟二殿下能在一起,也是我乐见的,毕竟他们都是真心相爱的,结婚的事情,虽然雅雅的父母不在,但是她是我带大的,她的事情我做主!”

    慕天星眸光一亮,道:“这么说,丞相大人同意了?”

    “嗯!我自然是同意的!”纳兰庭也很激动:“我相信雅雅的父母也会同意的!”

    慕天星一颗心瞬间落了地:“太好了!”

    她起身,看了眼楼上。

    这个地方,她还是第一次来:“雅雅的房间呢?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吗?”

    纳兰庭笑呵呵地站起身:“皇后,请随我来。”

    慕天星跟着纳兰庭一路上了楼,来到雅雅的房间门口,纳兰庭刚要敲门,慕天星就做了个俏皮的制止的眼神,小声道:“纳兰大人,我跟雅雅私下聊两句,您先忙。”

    纳兰庭一愣,觉得雅雅有这么个活泼善良的婆婆,真是件值得幸运的事。

    他连连点头,然后指了指楼下的沙发,意思是,他就在楼下的沙发上等着。

    慕天星看他离去,这才敲了敲门。

    而清雅惊醒之后,蹙了下眉,下意识以为是爷爷。

    除了爷爷,没人会这样敲她的房门:“进来吧!”

    小孩子般揉着眼睛,她微微支起身子往上露出一个脑袋来。

    慕天星开门进去,一瞧见她,眼眶一红。

    转身关了门,冲上前去就一把将清雅抱在怀中:“雅雅~!雅雅啊,今天都是倾蓝的不是,让你受委屈了,母后知道你受了委屈了,雅雅啊~!”

    清雅整个人都懵了。

    母后?

    还有,她在做梦吗,为什么大晚上的慕天星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慕天星放开她,捧着她的小脸看了看,道:“丫头,身子还疼吗,第一次都会不舒服的,母后才刚刚知道这件事情,一会儿就让流光给你送药来!”

    “皇后,”清雅往后缩了缩身子,诧异地望着她:“您怎么来了?”

    慕天星冲着她笑了笑,撒娇般哄着她:“母后来提亲啊!你跟倾蓝都这样了,倾蓝肯定要负责的啊!”

    清雅拥住被子,靠在床头,想了两秒后思绪回笼:“母后是说Sky被送去宫廷保卫处的事情吧?”

    慕天星敛了下眉,思忖着怎么说服清雅跟她去一趟,把倾蓝先从那个鬼地方带出来。

    而清雅却是又道:“皇后不必担心,我跟二殿下的事情,是你情我愿的,只不过那件事之后我们就分手了,所以我自己回来了。至于二殿下为什么要说他强暴了我,又为什么会被带去宫廷保卫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言外之意:她可以证明倾蓝强暴的罪名不成立,但是绝对不会嫁给倾蓝。

    甚至,她跟倾蓝分手的决心是坚决的。

    慕天星挑了下眉,望着眼前倔强的小丫头,想了又想,道:“雅雅,你跟倾蓝这么多年的感情,你真的舍得?”

    之前还网恋了好几年呢!

    慕天星静静思量着,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的时候,原本她也有愿意的,但是后来她不愿意了,也是凌冽用的强。

    那会儿,她也是哭着喊着闹着分手,闹得很厉害的。

    那时候她十八岁。

    如今,清雅也是十八岁。

    慕天星忽然就笑了,很怀念跟凌冽入宫之前的点点滴滴。

    她望着眼前的少女,清雅眸光里的紫色妖冶的很,宛若两朵绽放的紫莲:“雅雅,不瞒你说,倾蓝身上有很多值得改进的空间,但是不论如何,他事事都是先想到你的。不然你以为,他这么多天不碰你,为什么偏偏今天碰你?”

    “因为我今天提出分手,他不想分手。”清雅脱口而出。

    她始终记得倾蓝在冲破最后防线的时候,激动地说着:分不掉了。

    慕天星却是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她:“因为之前,我们洛家跟你之间,不存在太大的矛盾,就说我跟你的关系好了,还是彼此和睦的。但是今日,不仅仅是我跟你的关系有了隔阂,就是倾羽跟你都有了隔阂。想来他是看见你对着倾羽下跪,所以心疼了,他不愿意你委曲求全,不愿意看着你这样卑微地出现在他的家人面前,他要我们认可你。”

    “所以就用这样的方法?”清雅无语。

    慕天星轻叹:“因为这样,他就成了过错方,你就成了受害者,我们对你的抱怨,全都没了。”

    清雅:“、、”

    慕天星沉默了好一会儿,给清雅自己去细细思考的时间。

    然后,她望着清雅:“想通了吗?”

    慕天星不是为了别人来的,她是为了倾蓝来的。

    不要倾蓝负法律责任,不要倾蓝伤心难过,不管倾蓝爱的是谁,是雅雅,或者别人,只要是倾蓝真的爱的,她慕天星都会同意儿子把她娶回家。

    她正想着,对清雅其实也就没什么抱怨了。

    更何况,女孩子毕竟是吃了苦,受了委屈,被儿子欺负了,儿子负责也是应该的。

    清雅望着慕天星的双眼,问:“如果有一天,倾蓝不喜欢我了呢?如果将来小殿下又旧事重提,对我戒备又针对呢?如果她今晚真的去挖我祖宗的尸骸呢?”

    慕天星噗嗤一声笑了:“你当时给倾羽下跪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小题大做了。不是说你的祖宗不重要,而是觉得,你太不了解倾羽了。雅雅,其实扪心自问,你为洛家做过什么,洛家又为你做过什么?你有古北月的羊皮册子,洛家利用你跟倾蓝的关系,利用你爷爷是宁国丞相的关系,逼着你上交过吗?逼着你询问过跟古北月皇室秘密有关的任何事情吗?又或者,关于外界流传的古北月的宝藏,还有你为何是紫色眸子的秘密,我们问过一句、提过一句吗?”

    清雅抿了下唇,不知如何回答。

    他们好像是没问过她关于北月的事情,而她每次去宫里,也很担心他们会问。

    慕天星又道:“至始至终,我们都对这些不感兴趣!我们只是心疼纳兰丞相而已!只是为了倾蓝,所以接受一个你而已!不然,别说北月还远远不如当年的莫邪,莫邪不也被我们吞了吗?我们要北月的话,还用得着巴结一个微不足道的你,来利用你什么吗?我们护国军的国防,直接对着北月开火,不出几个小时,北月就会成为宁国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