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307章,你要了我,好不好?

正文 第1307章,你要了我,好不好?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307章,你要了我,好不好?

    凌冽心知,小儿子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必然是将一切后果想到了。

    但是他还是帮着小儿子又仔细分析了一遍。

    作为父亲,他在讲述的时候满载着疼惜:“倾慕,你要考虑清楚。这件事万一有岔子,不是父皇愿不愿帮你,而是父皇保不保得住你。”

    如果倾慕这时候放弃,那么在救倾羽的问题上,他们还可以想很多其他的法子。

    倾慕端起了凌冽刚刚洒出一滴的酒杯,送到唇间,问:“父皇,当初太爷爷让你收复花旗国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那时候?”凌冽望着遥远的繁星,回忆着花旗的星空:“那时候,我只觉得这是我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皇爷爷居然那样坑我!”

    “事实上,你完成了。”

    倾慕说完,勾唇,将杯中酒再次一饮而尽!

    落杯后,他整个人前所未有的轻松:“我不知道倾羽的事情便也罢了,但是知道了,身为她的兄长,我就不能明知有可为而不为。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跟父皇当年收复花旗相比,还是容易的了。所以,我该知足,也没有后退的理由。”

    少年起身,拍了下裤子上沾染的灰尘,道:“父皇,夜色渐凉,回去吧。儿子明日一早随你去前朝。”

    宫外——

    流光醉了。

    因为一大坛的酒被他喝的只剩下小半坛。

    曲诗文这次用的是20度的米酒跟纯正的紫薇花露结合在一起,酿成的紫薇醪糟,虽说口味清新幽香,但是后劲比较大。

    流光有修为在身,不至于烂醉如泥,但是意识还是模糊了的。

    不然,他又怎会重新飞到了上官潇潇的窗口,在发现屋内没有她的时候,又满大街飞来飞去地找着她?

    心,迷失了。

    有她在的地方,才像是自己将要去往的方向。

    从未动过心的流光在这一刻彻底顿悟了: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把她当成港湾。

    然而他能越过那道坎吗?

    流光跌跌撞撞地飞着,嗤笑着,心里跟明镜一样:这世上没有白素贞,也没有许仙,人蛇恋本就不真实;这世上有流光,也有上官,因为不真实,所以不会有人鹰恋。

    那这么飞着,漫无目的地找她,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多看她一眼。

    为了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半夜三更还在外面悠达着。

    为了心中始终忘不掉她在婚帖上写下他的名字,忘不掉她痛苦挣扎,忘不掉她的泪水。

    给了自己一个前来的理由:就像师父、像长辈一样,照顾她一辈子吧。

    看着别的男人给她幸福,看着她生儿育女,看着她生老病死,但是,就是不要跟她跨过那条线。

    不然,他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首都的凌晨两点之后,霓虹渐渐减少了,冬日清冷的大街上也看不见几辆车了。

    上官潇潇醉醺醺地从KTV里出来了,她走路摇摇晃晃的,脸上有笑也有泪。

    她原本打算天亮之后再给医院的同事们派喜帖。

    谁知她妈妈多事地在同事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将她要结婚的消息说了出去,同事们一传十十传百,就连主任跟副院长都说要给她庆祝一下,庆祝她告别单身还这么快把自己嫁出去。

    于是,她大晚上捧着一对喜帖来到了KTV,发给同事们的同时,又唱又喝。

    大家都以为她很幸福。

    同事们起哄,让她把徐彬叫过来,她傻傻笑着:“大晚上的,叫他做什么,以后还要看他看一辈子,我怕视觉疲劳,现在还是少见为妙!”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幽默或者害羞,却只有她心里清楚,这婚结的,是父母的面子,是她心里苦涩的果子。

    流光发现她的时候,就看见她的同事们将她塞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今天出来的所有人都喝多了,没有谁还有多余的力气将对方送回家的,有个好心的女孩子还帮着上官报了家庭地址。

    车子开走了,流光就一直在车子上空翱翔,一路追随。

    可是车子开了一半的时候,忽然在路边停下了。

    上官开门冲了下去,她清瘦的身影在街道上跌跌撞撞地前行着,蹲在路灯下就吐了。

    流光安静地落在她身后,从鹰瞬间幻化成人形。

    出租车司机盯着流光,看的傻了眼,吓得油门一踩逃命去了。

    上官还在吐,她的脸上满是泪水,身子柔弱地风儿一吹就能飘起来似的。

    流光迅速跑到前面一段,在不远处的24小时药店里买了漱口水跟醒酒药过来,他拧开瓶子,将漱口水递给她。

    上官还在伤心,芒芒人海,觉得亲生父母都是陌生的,可是看见熟悉的手,她抬眸,泪眼婆娑地望着眼前人。

    愣愣接过。

    正常地漱口。

    一瓶全都被她用了。

    她的嘴巴里香香的,干干净净的,全是薄荷的味道,她将瓶子丢在地上,发出声响。

    再看流光的脸,她这才确定,眼前一切不是梦。

    理智有点清晰,却控制不住醉了的身体,她在路灯下晃了晃身子,抬手捧着他的脸:“师父?你是不是想我了,所以过来看看我?”

    流光搂住了她的腰,道:“别怕,我送你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将她横抱在怀中,缓步行走在夜色里。

    他的步子其实也是紊乱的。

    只是为了她,他走的慢,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怕摔了她。

    上官渐渐睡着了,在流光怀中打了个喷嚏。

    冬夜,寒风彻骨。

    流光拧了下眉,怕她生病,抬眸的一瞬看见了祈星大酒店。

    摇摇晃晃,他抱着她,去了酒店。

    须臾——

    上官在床上睡着,流光站在床边,将矿泉水盖子拧开,将她的身子扶起来:“女娃娃,张嘴,喝醒酒药了。”

    上官心里委屈,迷糊间睁眼,打翻了他手中的瓶子跟药丸,搂住他的脖子跨坐在他身上:“洛流光,我还是处呢,我的第一次不想给不爱的人,你要了我,好不好?”

    流光浑身僵硬地拥住她,刚要开口劝她,嘴巴已经被她用力堵住了,身子也被她推倒在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