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299章,先下手为强

正文 第1299章,先下手为强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299章,先下手为强

    倾慕白了流光一眼,往边上走去。

    云轩赶紧过来给流光收拾床桌,又听流光道:“女娃娃那么小,还相亲啊?”

    这一次,云轩都忍不住笑了:“药医大人,上官医生可是留洋的女博士呢,你想啊,她天资再聪颖,读完博士到现在,也该二十六七了吧?她已经算是大龄未婚女青年了,再不找对象,眨眼间就三十了,更找不到了!”

    “怎么会,女娃娃那么好,很多人追求才是。”

    “药医大人觉得好,就快点追求啊,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去,都跟你主子学坏了!”

    “太子殿下也是关心您的终身大事。”

    云轩将床桌收拾好,便退到了一边。

    倾慕有些不耐烦地坐在沙发上,望着流光。

    他真心觉得累得慌,在这里守着流光跟上官,他们又没有什么进展,白白浪费他的时间,他还不如回家去抱着沈歆旖呢!

    想着沈歆旖总会服服帖帖地依偎在他怀中,倾慕就越发坐不住了:“一会儿上官来了,你自己好好把握,我要回宫去了。”

    流光只觉得烦躁,局促,尴尬,麻烦,还有、、紧张与极少的期待。

    他觉得他的肺水肿更严重了。

    十分钟后,上官潇潇出现在流光的病房门口。

    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长长的头发特意做了个优雅的编发造型,单侧几缕从肩上垂落下来,挺有风情的。

    不再是单调的白大褂,而是一身长款的火红色的皮衣外套,黑色长靴,还背了个嫩鹅黄色的小包包。

    她喘着气出现流光面前,秀美微蹙:“你的脑袋不舒服吗?你确定不是肺水肿的影响吗?我不过是个普通老百姓,你要不要这样折腾我?”

    不是上官怀疑倾慕的话,而是她对于自己的手术非常有信心。

    即便是流光不舒服,肯定跟她做过的手术没有关系。

    流光则是在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惊艳了一把,而后想起什么,问:“你打扮成这样去相亲?”

    她都快急死了,没有相亲人的手机号码,不能跟对方说取消见面,让她妈妈告诉人家说医院临时要加班,她妈妈也在电话里骂了她一通。

    她知道自己的年纪是不小了,但是她也不想随随便便找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女人啊,结婚啊,是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了吧?

    可是怎么办呢,她每天被七大姑八大姨逼婚逼的就快要疯了!

    她也想要找个喜欢的,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这个还有了心上人,心上人还不是她!

    上官的情绪真的很崩溃:“你到底是脑袋不舒服还是肺部不舒服呢?肺水肿也会引发呕吐晕眩之类的小毛病,这未必就是脑袋的问题!”

    流光眯了眯眼:“你把头发烫卷了,从军区总院离开到现在不过两个小时,你为了相亲而做的努力真是不少呢。”

    “你是头晕吗,还是头疼呢?具体的脑袋不舒服的病症是什么呢?”上官懊恼的望着他。

    而流光却是盯着她的眼睛,道:“画的难看死了,之前白皙的眼皮那么好看,非要涂上这闪闪发光的暗影,像个鬼一样!”

    “你们两个到底要鸡同鸭讲到什么时候?”

    沙发上的少年郁闷了,他起身,冷着脸道:“你中午吃了蛇羹,我跟豆豆哥还饿着肚子呢。你们慢慢聊吧,我们回宫了,沈歆旖跟甜甜还在等我们一起吃饭!”

    云轩看了眼时间,快一点了:“午餐时间都过了,太子殿下,咱们赶紧回去吧。”

    甜甜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贝拉也在孕期,不能饿的。

    两人就这样走了。

    上官哀嚎一声,提着自己的包包往沙发上一丢!

    她也还没吃午餐呢!

    原本是打算相亲的时候吃的!

    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她盯着茶几的桌面:“洛先生,我们谈谈吧。”

    “我很抱歉让你误会了。但是刚刚太子殿下离开的时候,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他右手小指上的戒指。那是我在西藏的时候为太子殿下祈福,大宝法王赠与的戒指,所以比较珍贵。”

    流光其实不擅长跟女孩子说话。

    他更加不擅长向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子去解释什么东西。

    他会觉得很奇怪,很烦躁,很尴尬,但是他不讲出来,看着她像个没头苍蝇一样急的团团转,他又于心不忍。

    人家不过是个小姑娘,就想好好上班,好好生活,他如果讲清楚了,能帮她排除困扰,那他何不解释呢?

    流光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所以没有在意到上官眸光里的震惊,他只觉得气氛压抑的不舒服:“你帮我放在口袋里的小盒子,就是要给太子殿下的戒指的盒子。我,没有爱人,没有想要跟谁求婚,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会误会,但是看见你这样不开心,我很抱歉。”

    上官站起来,又很快坐下去!

    她、、

    她要说什么呢?

    说自己在心里幻想过无数次要跟他结婚交换戒指,所以才会在看见他口袋里有戒指的一瞬间联想到他要跟哪个女人求婚吗?

    抬手在自己额头上用力拍了一下:“我,我没有误会什么,就是饿晕了。”

    早上,想用餐的时候护士抬了床进慕亦泽办公室,告诉她洛流光要住进来,然后她焦急地冲下去,一上午就因为这件事情在团团转,中午要相亲,更是被老妈逼着在美容院里被人家化妆打扮。

    慕亦泽不能下床,只能吃流食,倾蓝喂过他喝鱼汤了。

    但是,上官呢?

    她是个医生,错过了饭点就是错过了,只能饿着。

    流光听见她的话,眸子微微闪烁着:“你,一天都没有吃饭?”

    “嗯。”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只是有些惭愧地垂下脑袋:“早上想吃,你不是住进来了吗,就耽搁了。其实是我自己误会乱想,不能怪你。”

    咚咚咚!

    病房门口传来敲门声。

    上官抬头,就见一个战士开了门对着上官道:“上官医生,有个徐先生找你,说是你在加班的,他过来给你送午餐。”

    流光的脸都黑了:“徐?你的相亲对象吧,还真是体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