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295章,只能告诉你

正文 第1295章,只能告诉你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295章,只能告诉你

    上官没有给他解惑。

    一双微红的美目盯着他的口袋,然后错开:“你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走到慕亦泽面前,她摁了床铃,对着外面的护士道:“进来给慕先生换尿袋了。”

    说完,她对着慕亦泽道:“二殿下临走前说,如果您醒了就给他打电话,所以现在,我帮您把二殿下叫过来,好吗?”

    慕亦泽点了个头,可就是这细微的动作,也令他痛苦不已:“疼!医生,我疼的受不了。”

    “护士马上就过来给你打针了,打了针后会好些。”

    他的止疼针的药效时间跟注射时间,上官都精心安排过,配合着口服的去痛片,帮助他更好地减轻疼痛。

    但是,毕竟是大面积的开颅手术,怎能不能呢?

    上官后来跟主刀医生的会谈过程中,提出了这种情况下其实可以通过微创伤口来解决,只是这样的技术,军区总院的脑外科医生几乎没人能够达到,除非上官自己当时在场。

    也就是说,慕亦泽这次运气不好,没能等到上官亲自给他做手术,不然痛苦会减轻何止一半。

    病床上,流光听见上官的话,蹙着眉头道:“是具有麻醉效果的止疼针?有吗啡成分吗?他除了打针还有吃药吗?我说,女娃娃,止疼是一方面,但是你这样不间断用药物麻痹他的神经让他感觉不到疼痛,等他出院了,下次再因为大问题住院的话,神经会产生抗药性,再好的止疼药对他来说都没用了,他才五十几岁,还年轻着呢!”

    流光想要起来给慕亦泽施针,利用针灸穴位帮助慕亦泽减缓疼痛感。

    但是大手上下一摸,没有针!

    “该死!”

    他轻骂了一句,想着怎么就忘记让倾慕把他的紫檀木药箱给带来了呢?

    上官面无表情地走到一边去,给倾蓝打电话:“二殿下,您外公醒了,相见您的外婆。好的,好的。二殿下,您稍等一下。”

    上官忽而望着流光:“你的药箱,需要二殿下带过来吗?”

    流光没想到这丫头如此体贴入微,赶紧道:“要的。”

    上官便跟倾蓝又说了两句,然后结束了通话。

    她将手机收在白大褂里,没有看流光,声音淡淡的;“二殿下说,太子殿下在等蛇羹,他拿了药箱后跟太子殿下一起过来。”

    流光:“女娃娃,谢谢你了。”

    他今天叫了她好多次女娃娃了,但是上官从头到尾都没有纠正他。

    他忽然开始怀念这丫头很较真地对他道:“来,跟我念,上~官~!”

    眸光微转,他望着上官:“你,情绪不好?”

    上官不理他。

    她是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人,非得在人伤口上撒盐。

    她心情不好,她伤心难过,为了谁啊?

    还不是她单相思他嘛!

    她就不行这男人三十岁的年纪了,还不懂得情情爱爱吗?有这么笨蛋的男人吗?肯定没有!

    所以,他明知她的痛苦,还要这样,是什么意思呢?

    “洛先生,做人还是要厚道一点!”

    上官冷声说着,流光心中莫名一紧!

    之前,她总是缠着他,洛流光~!洛流光~!

    这一句洛先生,真的好疏离!

    “我只是关心你,所以随口一问,如果你觉得我逾矩了,我很抱歉。”流光闭上眼睛,有点累。

    护士拿着针进来,给慕亦泽注射,又给慕亦泽换了个尿袋。

    慕亦泽始终疼得发皱的脸终于在打完针的七八分钟后缓缓舒展开来。

    脑子昏昏沉沉的,他现在不怕别的,就怕蒋欣推他下楼的事情引起了什么后果,让蒋欣去承担。

    所以他不光是想见倾蓝,更想见慕天星,想要问个究竟。

    偏偏慕天星只让倾蓝带话过来,她本人不过来,还说很忙,说别的事情会交代保卫处的人公事公办的。

    慕亦泽心里头着急,有些事情不适合现在想,现在越想脑子越疼。

    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下来。

    直到35分钟后,倾慕他们浩浩荡荡全都来了。

    倾容跟想想没来。

    因为他俩回到太子宫的时候,见倾蓝身边陪着清雅,情绪似乎没有他想象中严重,倾慕跟倾蓝也都体贴他,知道他从部队出来一趟不容易,就让他留在太子宫陪着想想腻在房里二人世界了。

    倾慕一进来,就将保温桶放在流光的床头柜上,关切地抬手抚了一下他的额头:“药医大人,烧退了?”

    他们也是见了倾容后才知道情况的。

    流光睁开眼,望着倾慕,当即坐起身来。

    倾慕给他身后垫了个枕头,便听流光对他道:“幸不辱命,太子殿下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好了。”

    倾慕挑了下眉。

    他想起父皇母后跟他说过,他有一魂一魄为了救99个孩子,灰飞烟灭了。

    垂下眸,他应了一声:“哦。”

    他去打开保温桶:“没有放胡椒粉,但是诗姨用了姜来去腥。你试试看。”

    流光却是拉住了倾慕的手,凝视着他:“太子殿下,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并且只能跟你一个人说,就连陛下,就连小杰布也不能说的。”

    此言一出,倾慕瞳孔一缩。

    他扶着流光下床,上官焦急地望着,却是没有出声制止。

    毕竟他,有了心爱的女子,还一心想要找那个女子求婚,她这样管着他,关心他,又算什么呢?

    倾蓝则是坐在慕亦泽床头的椅子上,握着慕亦泽的手,不断小声地说着话。

    对于蒋欣的问题,他能躲就躲。

    慕亦泽直截了当地问了,他才道:“保卫处好像快要给出结论了呢,但是,外婆一定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只要外公好好养伤,尽快出院,外婆的责任也会变得很小很小。”

    倾蓝没有告诉他,在他快要醒来的时候,倾蓝求了上官,进了病房里,搜到了那份协议的复印件,然后还把慕亦泽手机里的照片给删除了。

    慕亦泽要手机,倾蓝就说,没电了。

    而且,他几乎每次来看慕亦泽,都故意忘记带手机充电器了,他还要上官他们不许借给慕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