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1031章,飞吻

正文 第1031章,飞吻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1031章,飞吻

    卓希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大殿下跟二殿下都看上了小风,两人在安全局里争起来,小风趁机让大殿下领着我们去看了看青柠。”

    闻言,卓然夫妇面色一喜。

    不管是倾容还是倾蓝,将来都是一方之王,小风跟着他们,日子不会比豆豆过得差多少,也会风光无限、前程似锦的。

    只是,卓希又有些头疼道:“大殿下说,让我跟小风进去跟青柠谈谈,劝劝她把事情的经过交代清楚,可以免她的死罪。”

    曲诗文激动地抓住了卓希的手臂:“那太好了!”

    “好什么好?我妈根本不知好歹!我跟我爸说的口都干了,一直在劝着,她就像疯子一样闹着吵着哭着跳着!还非要说我跟我爸是串通了大殿下故意下套害她的!她就是打死都不肯说!”

    小风一想起之前的画面,就一肚子的气。

    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胃,他又道:“后来什么也问不出,我们都急死了,她却是一点都不着急了!我就怕,大殿下没了耐性,那些不知名的手段跟用刑,都会落在她身上,毕竟国家大事面前,大殿下是不好跟我们讲什么人情的。”

    卓然点了点头。

    他觉得,小风从头到尾都是个明白人,年纪虽小,看待问题却是拿捏的很到位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卓希在吐苦水的时间。

    卓然夫妇默默听着,小风却是听着听着,脑袋一歪,睡着了。

    曲诗文从房间里拿了个小毯子出来给他盖上,拿了个小枕头给他垫着脑袋,然后他们接着谈。

    末了,卓然给出一个建议:“离婚吧。”

    卓希大惊失色地望着卓然:“大哥?”

    曲诗文也赞成丈夫的意思:“离婚吧。倪少那边如果无法交代,那就不交代了。青柠的路是她自己选的,她现在已经钻进牛角尖了,谁的话她都听不见去的。很多年前中国不是有个什么法伦功的?我觉得青柠就像是这样,都被云澹兮洗脑了。希,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着呢,她即便不会被枪毙,那也要终身监禁,或者判个二三十年的,难不成你还要为她守着?这么多年,你在家里做牛做马地伺候她,你不欠她的!你够对得起她了!”

    “人家都说吃一堑长一智,青柠呢?却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她根本不懂得累积经验教训反省自己!”

    卓然也望着卓希,非常认真:“再说了,小雨还小着呢,她将来从少管所出来,需要你花费大量的心血去引导、去教育。她将来也要工作学习,也要恋爱结婚,就跟小风是一样的。不管青柠是判了死刑还是判了长期监禁,你就算不为了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了孩子们的前程想一想吧?”

    卓希垂下脑袋,想着小风跟小雨两个孩子,想着夏青柠刚刚冥顽不灵、任性发疯的样子,再想着过去这么多年跟夏青柠之间的夫妻感情,他双手撑住额头,万分艰难地开口:“我考虑一下。”

    安全局——

    倾容自他们走后,就让人给他送了一份盒饭过来,他坐在李上校的办公室里,填饱了肚子,对于夏青柠的事情头疼不已。

    说实话,他不想在夏青柠的事情上过多地浪费时间。

    拿出手机给纪雪豪拨打了一个视频电话,接通后,纪雪豪清润的绝色便赫然眼前:“姐夫!”

    倾容笑了:“你姐呢?”

    纪雪豪也笑:“我就知道你不是要见我的!等着,我们现在在新居呢,这里刚刚开始装修,爸妈带着姐过来看看的。”

    倾容等了会儿,看着纪雪豪走了一个个的房间,然后找到了小貂。

    纪雪豪将小貂捧在怀里,拿着手机对着它:“看见了吧?小貂好吃好喝的,你就放心忙你自己的吧!”

    画面里,小貂看见了倾容的脸,一双可爱的赤瞳瞬间睁得圆溜溜的,听见纪雪豪的话之后,小貂又眯起了眼睛,对着倾容点了点头,示意他不要担心自己。

    而倾容不管之前有多么的疲惫,在这一刻,看见小貂这么可爱的样子,一颗心都柔化了:“嗯,我尽快结束这个案子,然后早点回去陪你。”

    小貂点了点头,伸出粉嫩的小肉垫,放在自己的嘴上,又迅速挥了出去!

    倾容看了半天没看懂,这是什么意思?

    纪雪豪扑哧一笑,道:“姐夫,这是飞吻!”

    倾容这才恍然大悟,心情特别好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小貂在那一边,也好难为情地偏了偏脑袋,伸出小爪子挡住自己的脸颊,一副“我好害羞”的样子。

    迷恋小貂的纯洁可爱,倾容觉得想想成貂之后,更萌了。

    每次它不好意思、或者犯错了、或者尴尬的时候,就会挡住自己的脸颊,或者背过身去,好像它看不见别人,别人也看不见它了一样。

    倾容跟小貂还有纪雪豪道了别,又嘱咐纪雪豪好好照顾倾羽,通话结束之后,他站起身,找到了这里的负责人,下达了命令:“对夏青柠用刑!势必在明天天亮之前将一切问的清清楚楚!”

    负责人松了口气,这案子拖了这么多天,终于用刑了。

    换做平时,这样的要犯到他们手里都是直接用刑的,大家都在说大殿下年纪小,所以宅心仁厚,就怕拖下去什么都问不出了。

    如今倾容下定了决心,负责人欣喜不已:“是!”

    北月——

    将近十八个小时的渡轮,还有七个小时的长途大巴,以及中间辗转艰难的两次步行与骑毛驴,贝拉终于抵达了北月首都。

    阳光下,她一袭低调的浅蓝色的亚麻披肩将自己的长发跟头部都包裹起来,在附近村落里还买了一条头饰,这是当地一个名族的妇女装扮,她这样行走在大街上的话,别人看不见她的脸,也会下意识将她当成附近的少数民族的女子。

    她一来就沿路打探云澹兮的府邸。

    因为没有这里的暂住证,也不是通过正当的渠道从北月国入境的,所以她不能选择舒服的豪华酒店,只能选择郊区的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