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968章,看见倾蓝

正文 第968章,看见倾蓝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968章,看见倾蓝

    午餐后,倾慕他们一行22个人,全都穿着便装又三五人结一小群地出去拍照。

    相机是临时买的几个,大家分散了拿着的。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流特别多,大多都是各地前来观光旅行的人,至少看起来跟他们都是一样的。

    乔夜康跟他的人,只好也佯装游客,掏出手机开始拍照。

    但见倾慕拉着倾蓝往华丽的金色钟楼方向去的时候,他面色微微一变,赶紧跟上了。

    听闻当年北月国的老女皇就在这里逝世的,新女帝虽然上位,却一直宣告身体抱恙,十年来都是亲王云澹兮监国并且把持朝政。

    云澹兮为人无比奸诈,听闻当年老女皇弥留之际,就是他设计害死了最有可能继承女皇之位的大公主,但是这一切都是传言,无从考证。

    因为钟楼是老女皇离开的地方,所以云澹兮下令将这里封存,说要将先人最后离开的地方当做最后一方净土保护起来,北月国的百姓敬重老女皇,纷纷响应。

    而乔夜康看着倾慕他们兄弟往钟楼而且,他怎能不紧张?

    在人流中拼命挤着,又不敢距离太近。

    钟楼内——

    金碧辉煌的钟楼看似全是金色的,其实四面都有单面的防弹玻璃做装饰,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却可以看见外面。窗户是不能打开的。

    一袭浅紫色衣裙的少女,手里拿着一本书,静静坐在窗前,恬静的气息萦绕身边,令她的背影宛若一株薰衣草般淡淡芳菲。

    外面的喧嚣她听不见,因为隔音效果超级好。

    她也曾经试过将这玻璃砸开、撬开、击碎,但是不管多么锋利、威猛的武力,拿这个玻璃没办法。

    她每天看着许多人从这里兴奋地挥舞着手机、相机来了又走,每天看着老的少的在皇宫门前虔诚膜拜,而她,就好比是装在金丝笼里的鸟儿,无论如何都飞不出去。

    恍惚间无意的一瞥,她好像于千千万万人之中看见了那个朝思暮想的面孔。

    定睛一瞧,人海茫茫,刚刚好像真的看见倾蓝了,现在却又看不见了。

    “殿下,亲王吩咐您开始作画了。”身后,宫女的声音袭来。

    又是这样!

    她被捉回来之后,就被关在这里,每天都被云澹兮逼着画画,画的不是别的,而是让她画很小的时候曾经见母亲画过的一种图腾。

    如今她已经长大了,记忆早已经模糊,脑海中的印象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她说自己画不出来,但是云澹兮却偏偏道:“没关系,你慢慢想,每天照着可能的样子去画,一天画不出,就关你一天,一辈子画不出,就关你一辈子。”

    少女终是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放眼再看一遍刚刚好像看见倾蓝的位置,好像除了他的脸,别人的脸全都是一样的。

    她转过身,一双妖冶的紫色瞳孔美的不似人间,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曾被云澹兮称赞是北月国皇脉中最美丽的脸。

    书桌前,宫女准备好各式各样的画笔跟雪白的纸张。

    她撩起裙摆静坐,想来画画也不过是敷衍,提笔,想也不想就随心画了。

    一双瞳,被她用彩色铅笔缓缓婆娑成浅棕色的,刚要画别的,宫女又在耳边提醒着:“殿下,这不是亲王要求的。亲王说了,不能乱画。”

    少女将画笔放下。

    心中始终有种越来越慌的感觉,她扭头朝着刚才的窗口看了过去,心里暗暗盘算着倾蓝来找自己的可能性有多大。

    但是想了想,总归觉得不可能。

    他不会武功,也应该不会想到她被软禁在钟楼里。

    而且、、

    就算真的再见面,他也一定认不出她的,因为她的脸,不是他认识的脸。

    当初为了成功取得倾蓝的信任,云澹兮安排她顶替了真正的灵灵,那时候张灵的奶奶虽然有些神经质,却是疼惜孙女如命的,又怎会认不出自己的孙女?所以,这么多年,她脸上一直戴着人皮面具而已。

    所以当她从宁国的首都离开,她戴着黑色的美瞳,摘下了面具,凌冽的人马几次与她擦肩而过,却都相逢不相识!

    所以直到现在,倾蓝还不知道她真正的样子!

    脑海中,始终飘荡着爷爷的话语:我们是宁国人,是宁国的子孙,你是我时家的后人,生生世世都不可以做有损宁国利益的事情!

    她放下手中的彩色铅笔,又拿起一根小狼毫的毛笔,心中想着倾蓝,想着爷爷,想着父母,笔尖坠下一滴墨迹。

    看着泼洒在白纸上的墨迹一点点渲染开来,让她不由想到“镜花水月”这个词。

    镜花水月,好像她跟倾蓝的这场爱情。

    只有美丽的过程,却也只能无疾而终。

    外面——

    倾慕拉着倾蓝,两人微笑着在视野较好的位置站着拍照。

    他让倾蓝在戒严线之前摆各种姿势,而他则是利用单反相机的广角、长焦等等各种功能,没有拍倾蓝,而是拍钟楼。

    只要是建筑物,就都是人类建造的,人为的东西都有迹可循,即便是宁国的寝宫,还有前门后门,即便是全世界的高级商场,都还有个安全出口,他就不信,这个钟楼一丁点的破绽都没有。

    倾蓝摆了几个姿势后,已经从人群里看见乔夜康挤过来了。

    他对着倾慕努努嘴,倾慕扭头一看,只当不认得,收回了相机,道:“好了,咱们先去别的地方观光,入夜了,再回来。”

    倾蓝点点头。

    他虽然不明白倾慕的用意,但是对于自家兄弟却是完全的信任。

    临走前,他扭头看了眼金色的钟楼,总觉得那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两个少年刚要挤回人群,忽然有两名北月国的士兵出列,往他们的方向走来,乔夜康跟云轩赶紧护上去,就听见其中一人道:“抱歉,钟楼是禁止拍照的,还请你们删除刚才有关钟楼的所有照片。”

    闻言,倾慕嘴角一弯:“好啊。”

    钟楼里——

    宫女感叹着:“有两个兵又拦了拍钟楼的人了。好像一对双胞胎男孩。”

    作画的少女猛然抬头,放下小狼毫就朝着宫女说的方向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