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949章,你也滚!

正文 第949章,你也滚!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949章,你也滚!

    倾容的表情何其无辜、何其愤怒,惹得小貂忍不住回头偷偷看了他一眼。

    而司机整个人都傻眼了,心中也暗暗庆幸:好在提前问了!

    “大殿下、、”

    “倾容!”

    就在司机欲开口解释的时候,夏青柠忽然大大方方地拉着小雨从侧面走过来了。

    倾容瞧了一眼,心中微微有数了,礼貌地唤着:“姑姑,这么巧,你也来购物啊?”

    嘴上叫着姑姑,倾容心里却想着,这都表了又表,都表了好几代了,基本上没什么血缘了!

    夏青柠却把倾容对她的礼貌当成了热情,笑呵呵的上前,往购物车瞧过去的时候,笑的更甜:“呵呵呵,小雪貂也在啊,我记得这是贝拉养的,贝拉可宝贝了,上次我们小雨也在,她们几个女孩子一起跟小雪貂玩过的。”

    倾容点了个头,目光始终没有看过小雨一眼:“那行,我还赶着回部队呢,得赶紧把东西买买齐,姑姑慢逛吧!”

    说着,他就推着车子要离开。

    夏青柠则是忽而心生一计,道:“哎呀,你在部队里,养着宠物不方便吧?我们小雨是全世界最善良的姑娘了,最喜欢养宠物了。不如就让我们小雨先帮你照顾着,回头等你放假了,你再来我们家取?”

    小雨是非常仰慕倾容的。

    尤其在看见倾容这次军训后,晒得黑了,瘦了,更帅也更健硕了,她更是心动无比。

    望着购物车里的小貂,她更是两眼冒光:“倾容表哥,我帮你养吧,我肯定把小雪貂养的白白胖胖的!”

    小貂也不做任何回应。

    它只是坐在购物车里,很平静、很认真地打量着眼前十五岁的少女。

    长得不错的,就是智商有点残。

    小貂又看了眼倾容,发现倾容的视线从始至终没有落在小雨身上,而且面上已经有不悦的微表情了。

    空气里,当即就响起少年微凉的声音:“上次我女朋友的药,就是小雨自作主张改变了药品克数,害的我女朋友鼻血流不止,差点出大事!就一件事情,姑姑,我不想再看见你女儿!”

    倾容不是故意不说想想是自己的王妃,毕竟边上还站了个司机,他只能称呼想想是自己女朋友。

    而司机也听明白了,大殿下的女朋友根本不是小雨。

    夏青柠笑着道:“有误会的,倾容啊,小雨跟我说了,那天的电子秤坏了,所以、、”

    “事实如何我们心里清楚。姑姑,我很礼貌地跟你打过招呼了,咱们面子上差不多能过得去就行了。小貂我自己养,小雨我看不上,如果还要继续扯下去,伤了面子感情什么的,就不是我本意了。”

    倾容面无表情地说完,推着小貂跟一堆食物就要离开。

    小雨眼中噙着泪光,望着倾容:“倾容表哥!我是真心喜欢你的,那个纪小姐都已经死了,难不成你一辈子给她守着吗?而且,我原本要小貂的毛发做披肩的,现在为了你,我已经决定等到小貂自然死亡后再做披肩了!我、、”

    “滚!”

    不等她说完,倾容便用一种厌恶至极的眼神跟口吻对她吼了一句!

    夏青柠见女儿掉眼泪,气不打一处来:“倾容!你不能这样对小雨说话的,你父皇见了我,见了希,都是恩宠有加的,别收你不会做皇帝,就算你、、”

    “你也滚!”倾容冷声道。

    夏青柠气的愣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倾容推车赶紧走到别的区域里,夏青柠反应过来,朝着倾容的方向要追上,却被司机拦住了:“夏女士,大殿下此次出行是我来负责的,如今大殿下不愿意见到你们,还请你们不要令我为难了。”

    夏青柠气的对着眼前的人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小小的校级军官!我可是皇帝的表妹,我老公也是、、”

    司机微微一笑:“在皇室,我确实什么都不算,但是我是军人,就明白自己的职责,也看得清自己的位置。夏女士,或许在皇室,你还能算是外戚,但是君恩这种事情,不管是多大的恩宠,都改变不了你的位置,你也该清楚自己是当今陛下的外公的妹妹的儿子的女儿,这表了几代人的位置是无论如何都是够不上皇子的。”

    “你!”

    “祝你购物愉快,再见!”

    不去理会夏青柠是否面色发情,司机直接跟上了倾容,远离夏青柠。

    因为这个小插曲,倾容夫妇难得出来约会的温馨被打破了,后来不管倾容选什么,小貂都那样坐着,完全不理他。

    倾容记得想想爱吃他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于是买了些挂面跟西红柿、鸡蛋什么的。

    扫尾了一圈后,他们付款出去了。

    回去的路上,倾容始终将小貂搂在怀中,这会儿不方便跟它解释什么,便一直一直抱着它,抓住它的一只爪子,温柔地把玩着它细嫩的肉垫。

    司机帮着倾容提着两只硕大的购物袋放进房间沙发上,便安静离开了。

    房门一关,小貂手脚并用跑了,倾容追上去一看,它爬上了大床,枕着枕头,盖着被子睡了。

    倾容折回去收拾买回来的东西,食物什么全都进了冰箱里。

    廊上吹起了预备哨,他赶紧回房间换了一身军装,对着小貂道:“你在家里好好的,乖乖等我回来,我晚上跟你解释。”

    坐在床边在小貂脸上又亲了亲,第二遍集合哨响起的时候,倾容刻不容缓地出去了。

    原以为这件事情仅仅是小插曲,却没想到背后衍生了出更大的问题来。

    夏青柠一直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忽然被一个校级军官奚落了,回家就跟卓希闹的一塌糊涂,非要把那个司机开除军籍。

    卓希听了原因后,为难地道:“部队的事情我哪里管的上?算了吧!”

    夏青柠哪里肯依?

    这件事情如果被那个司机回去一传十,十传百,她在首都以后还怎么混啊。

    凌冽在她心中始终有些恩威并重,她不敢打搅,只好给倪雅钧打电话,绝口不提自家小雨的事情,也不提小雨想要攀倾容的事情,只说那个军官怎么对她奚落、无理。

    倪雅钧跟青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心疼的紧,尤其青柠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他当即道:“这事儿我给你办了!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