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805章,一对

正文 第805章,一对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805章,一对

    对于贝拉的心理活动,倾慕是可以猜到的。

    但是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方式毕竟不同,所以他刚才请教了想想,想想的话虽然残酷,却特别真实。

    站在床边,他看着她抓着手机闭着眼,好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他心里明白,她没有。

    “贝拉,”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迷人:“是你小时候先招惹我的,是你说,要把我带回家养的。这么多年了,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里割舍不开的一个人。反正我不管,你要是确定不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了,真的,你别不信。老婆都没了,我也不怕丢人了。”

    他撒娇着,在她的床头坐下,却是坐在地板上的。

    视线刚好可以看见她半边漂亮的小脸:“贝拉,我知道我的话,你都能听见。我只想告诉你,我赖定你了!你可千万别自以为是地觉得,为了我好,所以你应该分手,或者怎样,我不吃这套。”

    房门响了一下,他赶紧起身去开门。

    原以为是一杯牛奶而已,却看见想想端着一个大大的托盘,里面有两人份的午餐,四菜一汤,两碗米饭。

    想想仰头望着他:“我爸妈说了,你们必须要吃点的。”

    倾慕伸手接过,看着倾容站在不远处,手里端着一杯牛奶上来了。

    他转身将托盘放在飘窗上,然后回来接了牛奶:“我在这里照看她就好,沈叔叔他们晚上12点会到。”

    “好。”

    “嗯。”

    倾慕敛了下眉,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放低了声音道:“打探一下夏妙可的状况,我不想便宜她!”

    想想:“、、”

    倾容:“好!”

    房门一关,倾慕在床头哄着贝拉喝牛奶,可是贝拉说什么都不理,闭着眼,好像真的在睡。

    倾慕唯有自己在飘窗上吃吃喝喝起来。

    他不是没心没肺,看着贝拉这样,他特心疼,也特还害怕她会跟自己分手。

    但是已经这样了,他必须好吃好喝的,才有力气反抗她的“分手”。

    房间里满是食物香气在飘荡,贝拉的肚子忽而咕咕叫了两声,倾慕听得嘴角一弯,于是端起牛奶走到她面前:“实在吃不下,就喝点牛奶吧。不然你爹地妈咪来的时候,你都饿晕了,不是更让他们担心?”

    得说,倾慕是很会抓人心理的。

    贝拉可以不顾自己,但是不会不顾及爹地妈咪,尤其沈氏夫妇为了她牵挂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她才回归。

    刚才电话里,沈帝辰疼惜的声音飘荡耳边,一遍遍唤着她宝贝。

    贝拉忍不住又哭了,眼睛在枕头上蹭了蹭,微微支起身子,端过了倾慕手中的牛奶,咕噜咕噜喝掉了。

    倾慕看着她光洁的小脸上有凌乱的发,抬手帮她理一理,只是大手刚刚伸过去,她就赶紧避开,浑身戒备,很紧张的样子。

    倾慕不敢再动:“放心睡吧,我陪着你呢。”

    贝拉抓过被子盖住头顶,翻个身,背对着他!

    门外——

    倾容在楼下迅速用了午餐,就上楼了。

    他站在纪雪豪的套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把妹妹叫起来吃饭。

    小丫头才十三四岁,真是长身体的时候,哪里能饿着?

    想想见他走的急,也快速吃了饭就上楼来了,看着倾容,对他道:“贝拉那边是醒着的,送了饭菜,这边却是没醒过来,怎么办?”

    倾容不说话,不看她。

    想想往前凑了凑:“你说啊,要不要进去叫醒他们?我们雪豪也在长身体的时候呢。”

    倾容伸手,手背对着她的肩,将她拨开:“别挡着。”

    因为刚才的事情,倾容还在生气呢。

    他觉得想想的话太伤人了,谁让他兄弟伤心,就是要他的命,他心里难受。

    想想也在社会上混迹了几年,自然明白结症在哪里,她微微一笑,道:“刚才,那不是倾慕问我的吗,我觉得他不是找我要安慰的,因为安慰的话我们大家都会说,他问你也行。他应该就是找我分析的,我是女人啊,只有精准地将我的想法告诉他,对他来说才是真正的帮助。”

    “你走开!”

    倾容拧着眉,不管她说什么,他就是不搭理。

    想想急了:“你怎么这样呢,我又没什么错、、”

    正说着,忽然一阵浅浅的脚步声袭来,套房门从里面被人打开。

    倾羽光着脚,站在门口,眼眶有些红,眼巴巴看着外面。

    她看见想想,小身子微微一躲,看见倾容在后面,又伸出手去:“大哥!”

    声音微微哽咽着,好不可怜。

    倾容赶紧把想想再次拨到一边去,二话不说将倾羽抱起来:“乖,不怕,大哥在呢!”

    他学着凌冽的样子,让妹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可是凌冽的身高有一米九二,他们兄弟几个还未成年,目前只有一米八出头,所以抱着倾羽不像凌冽那样,一看就是大人抱孩子,他抱着,就有点像情侣。

    想想怎么看都觉得奇怪,看着倾容大步将妹妹抱去他自己的房间,想想更是追了上去:“要不去我房间里?”

    “你走开!”

    倾容冷冰冰地丢下一句,回身的时候脚一抬,顺便将门关上了。

    想想轻叹了一声,觉得还是下去给倾羽端点吃的上来,一转身,就看见纪雪豪红着眼眶站在套房门口,他也没穿鞋,却是眼巴巴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想想面色一紧,追过去问:“雪豪,怎么了?”

    纪雪豪深吸一口气:“我刚刚睡着了,她就跑了,我感觉到什么,追出来,她已经不见了。”

    想想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

    她还以为,倾羽那丫头也跟纪雪豪闹分手呢!

    她拉着纪雪豪的胳膊,又道:“走,去你房里。”

    房门一关,想想就将两个姑娘被贩卖的事情说了一遍,她认真道:“所以,我怀疑昨晚的噩梦不是倾慕说的看了日本鬼片这么简单。雪豪啊,我觉得,倾羽的事情明摆着,她要么是心理有病,要么是精神有病。虽然童年挺可怜的,但是、、”

    纪雪豪打断了姐姐的话,又道:“她有隐形的心理病,像定时炸弹一样会发作,我有隐形的身体疾病,也像个定时炸弹。这不是传说中的天生一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