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732章、733章,胡闹

正文 第732章、733章,胡闹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732章、733章,胡闹

    “那怎么办?”倾羽好难过:“我跟夜康叔叔说好了的,将来我要考军校,去做女将军!到时候,就填他的名字做推荐人!”

    在宁国的军队系统中,除了义务兵征兵上来的战士,在部队里报考军校之外,只能是通过高考统招了。而如果在报考军校的介绍信里,推荐人一栏有名字的话,就会受到优先录取的待遇。

    论课本分数,大家都是一样考上去的,但是达标分数里,还要政审、体检。如果介绍人的名字是宁国军队的干将,政审就等于达标了。而介绍人也是有资格界限的,只有两杠三的上校以上,才能填写。

    倾羽想着之前他们一起坐在大大的面包车里的时候,纪雪豪也在的,她那么得意地说要做女将军,夜康叔叔那么得意地说他给她签字做介绍人,而纪雪豪那一树梨花般绝尘清雅的笑容,明媚了她一整个世界。

    他说:“公主殿下要加油喽,等你考上军校的那天,我一定送你一份大礼,庆祝你功成名就!”

    她的小脸绯红一片,暗暗将他画意的容颜镌刻在心上。

    倾慕放下手机,温声安抚:“别急。这些都不是我们这个时候应该去管的事情。”

    他答应过凌冽,20周岁入朝参政。

    算起来,那时候他应该刚好大三。

    现在他只是个皇子,即便担心乔夜康的境遇,却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倾羽难受,掏出手机也不管哥哥刚才说了什么,直接给凌冽打电话了。

    那边很快接了,空气却莫名紧张起来:“倾羽?怎么了吗?”

    “父皇!可不可以不要责罚小叔叔?”

    她想要努力上进,想要看着乔夜康给自己签字,想要付诸一切只换纪雪豪那绝尘清雅的笑。

    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乔夜康降级的话,或者有更严重的惩罚的话,在她高考的时候,没准介绍人一栏上,乔夜康就没有资格填写了。

    凌冽那边沉默了两秒,又道:“胡闹,这是军事,是国事,哪里是你一个姑娘应该管的?你几个皇兄呢,让他们领着你去玩!”

    “父皇!我不管!不许责罚小叔叔!不许!”

    “父皇现在很忙!你不要再闹了!”

    “就是不许!”

    “康康!你给我过来!”

    “父皇!”

    倾羽听见凌冽在电话里很生气地叫乔夜康,可是凌冽那边已经结束了通话。

    她又要打过去,手机却被倾慕无奈地拿走了。

    “三皇兄!”倾羽着急,看着倾慕:“你都不关心的吗?”

    “你懂吗?”倾慕面无表情地盯着她:“你自己不懂,还要指挥别人怎么做,不是添乱吗?”

    贝拉赶紧拉住了倾羽,温声道:“别急!乔家与洛家本就是一家子的,血缘这么近,陛下不会舍得真的罚乔夜康的。再说了,大家心知肚明,乔夜康就是军权继承人,不会真的对他怎样的,最多,就是降级,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一下,不会有什么体罚的。”

    “贝拉说的对,小叔叔人不会有事的。”

    倾慕说完,看见倾羽低着头闷闷不乐,轻叹了一声:“你不是想玩我手机上那款游戏?我帮你下载。”

    在妹妹的手机上轻点了几下,又等了等,倾慕将手机还给她:“你在这里好好玩,我跟你姐姐有点事要说。”

    倾羽默默玩着游戏,不说话。

    她现在因为乔夜康的事情心情不好,也知道哥哥是想要跟姐姐亲近,一定是嫌弃她是个小电灯泡了。

    贝拉脸颊微红,不知道倾慕要干嘛。

    好几天没见了,他忽然领着倾羽过来,他们就一起吃饭、聊天、打扑克,如此而已。

    如今的关系,不是男女朋友,不是未婚夫妻,单独谈话,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的。

    而他却是拉过她的手,面无表情地朝着她的卧房去了。

    房门一关,贝拉脸红地抽回自己的手:“你、想说什么?”

    她穿着粉红色的短袖T恤,胸前还有一个可爱的HelloKitty,下面是白色的中裙,大摆的,整个人看起来比中国救她那次更美、更有朝气跟灵气了。

    修剪过的长卷发更有层次跟风情,柔柔地披在肩上。

    脖子上还挂着他亲手制作的项链,虽然没有对他说喜欢,但是那意思不言而喻。

    倾慕今天一来就看见了,原本还想找个机会问她想不想他,现在看来,不用浪费那个时间了。

    “想亲你了。”

    他直言不讳,手指穿过她卷曲的长发,摁住她的后脑,一手捏着她的小细腰不断往自己怀中贴近。

    温润的唇瓣贴上去,一下一下浅浅地亲着。

    贝拉闭着眼睫毛轻轻颤动着,倾慕瞧得痴迷,黑瞳中衍生出欣喜,将她抱的更紧之后长舌直入,生涩却极度深情地席卷她口中的芬芳。

    好一会儿之后,他的额抵着她的额,彼此闭着眼大口呼吸。

    倾慕忽而睁开眼,凝视她,又道:“我在网上查过了法式深吻的技巧,虽然没有经验,但是我用心在学了,刚才表现的怎样?”

    贝拉:“、、”

    她盯着他鼻尖上渗出的汗渍,道:“你很紧张?”

    “嗯。”他笑了,还大方承认:“我想给你最好的,包括吻。”

    说着,他又扣住她的脑袋,刚才的一幕重新回放。

    初次涉足爱情的少男少女,那纯纯欲动的心久久无法平静,怎么亲都觉得不够,想要深入、但是他们都是很有原则的孩子,明白彼此都太小,那些澎湃在心尖上的爱意,甜言蜜语也无法全部诠释的时候,就透过这样原始的方法表达,孜孜不倦地吻下去。

    倾慕也非常谨慎,不该亲的地方绝对不亲,不该碰的地方绝对不碰。

    一番激吻过后,他抱着她让她伏在自己的胸口喘气,她的额头又被他亲了一遍一遍。

    “贝拉,我们订婚吧!”

    他想名正言顺地跟她在一起,光明正大地牵着她的手,游走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

    “高中的时候,我就对我说我有未婚妻了,但是那些情书还是不间断地飞过来,那时候,学校明令禁止早恋的。而今,我马上要念大学了,听说大学是滋养爱情的天堂,你就不怕我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