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683章,给他

正文 第683章,给他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683章,给他

    月色下,痴苦地凝视着心爱的女孩的车越来越远。

    远到,自己再也看不见了。

    夜风吹散了思绪,却无法阻止思念疯狂地滋长。

    倾慕面无表情地转身,回屋的时候与凌冽夫妇擦肩而过,却是一言不发!

    楼上的洛杰布夫妇看的心里难受,听听刚才倾慕跟贝拉说的那些情话,听听那些动人的句子,仿佛他们一下子回到了少年时代,他们也曾痴苦地为爱而挣扎过!

    凌冽夫妇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自然也是心疼的。

    等到默默跟在儿子身后上楼的时候,就听见洛杰布激动地凑上来,不断安抚着倾慕,道:“那个沈帝辰真是太过分了,居然不让我们倾慕过去住!我们不理他!我们在家里把身子养的好好的,回头去把他女儿抢过来!以后他想来月牙湾住,我们也不理他!”

    倪夕玥跟凌冽夫妇闻言,真是受够了!

    知道是隔代亲,也不至于这样不讲道理啊!

    就算是哄孙子,也要是非分明才对。

    倪夕玥上前,轻轻扯了扯洛杰布的衣袖:“你别乱教小孩子!”

    慕天星也忍不住道:“父皇,您试想一下,如果我们倾羽还未成年,就有男孩子追到家里来住,您会愿意?”

    “我当然不同意!我、、”

    洛杰布话说到一半,忽而静止了。

    因为他看见了倾慕苍白的唇色,还有哀伤的表情。

    倾慕抬头,看了他一眼,凄美一笑:“皇爷爷,孙儿没事的。”

    说完,他侧身越过了洛杰布,抬步朝着房间的方向而去了。

    长辈们看着他这副一往情深的样子,都觉得难受的紧。

    凌冽拉过慕天星的小手,看了眼她手臂上的伤,瞳孔中掠过疼惜。察觉到她泛红的瞳孔,心中这一生她爱哭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不过,改不改都好,她都是他的小乖。

    轻轻将她拥在怀中,凌冽感叹着:“他现在历经这些也是好事,早点把感情的事情定下来,将来就可以一门心思地指点江山了。其实我一直很担心,害怕贝拉一直找不到,或者害怕贝拉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倾慕在事业上迅速拔起的时候。”

    闻言,洛杰布有同感地点点头:“嗯,高中生早恋耽误学习,成年人苦恋影响事业。爱情这个东西,你一旦对它认真了,在修成正果之前,只能那么煎熬着,无药可解。”

    “哈哈哈!都是过来人啊!”

    倪夕玥忽而笑了笑,挽着洛杰布的手臂,跟他一起回房去了。

    凌冽拉着慕天星也回房去了。

    两人脱下外套躺在床上,闭上眼,相互温暖着、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家里四个孩子:倾蓝的电脑开机密码是一个根本不应该有瓜葛的女孩的身份证号码;倾慕痴恋到现在没有结果;倾羽的心理问题那么严重还总是时不时发作一下。

    凌冽轻笑了一声,道:“以前,觉得孩子们长大后,最让人忧心的,应该是倾容。却没想到,倾容作为老大,各方面还真是做的不错。”

    慕天星也笑了:“对啊,所以说,孩子们怎么发展,还真是无法预料的事情。不过倾容的爱情还没出现呢,也许后面在事业上也会让我们操心,只是时间还未到。”

    “呵呵呵,你就不能对倾容有点信心?”

    “我就是觉得他这副争强好胜的脾气,怕他会吃亏。”

    “走着说着吧。”

    “嗯,睡吧!”

    夫妻俩手拉着手,凌冽却是不知不觉将大手伸向了慕天星的睡衣里,感觉到某男的蠢蠢欲动,慕天星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她现在也不是当初那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了。

    当凌冽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红唇噙在口中肆意品尝的某一瞬,他自己依然迷失了方向,而某女的眼眸却是微微眯起,娇艳动人。

    忽然翻身而上,她直接压在凌冽的肩上,双手用力摁住他的胯骨,道:“既然是你自找的,就不要怪姐不客气了!”

    凌冽微微笑着,眼眸里满是期待的光晕在流转:“求之不得!”

    慕天星一脸坏笑,倾身将床头的小灯关掉,漆黑的夜里,相濡以沫多年的身子最是熟悉不过,她清楚他的敏感点,不一会儿就将他惹得连连唤着:“宝贝,你快点、你,小乖,别再撩我了,快给我!”

    慕天星忽而行动,惊得凌冽倒吸一口气!

    “嘶~!”

    自从倾羽丢失之后,慕天星一直有习武跟健身,现在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柔韧性也很好,二十几岁的时候,这种事情,她一个人只能完成一小半,就累得半死,而现在,既然凌冽说她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母老虎!

    “小乖~!”

    “呼~吼~!别、小乖,你啊!”

    从前那首一直都是由她来唱的呜呜咽咽的歌谣,今夜,却换做这个君临天下的男人从头唱到尾!

    当窗帘外透出一抹光亮的时候,凌冽心知天亮了。

    他带着几分哑声轻语着:“小乖~!”

    室内只能看见彼此依稀的轮廓,慕天星不知疲惫地占有他。

    凌冽真是舒服死了,心知这女人今天算是豁出去了,那便也罢了,他安静地躺着,任由她予取予求,他不享受白不享受!

    最后,慕天星彻底瘫软在凌冽怀中,两人相拥而眠。

    楼下——

    洛杰布夫妇是习惯早起一辈子的了,两人陪着倾容倾蓝吃过早餐,看着他们坐车离开,一个去看倾慕,一个去看倾羽。

    倾羽还在睡,倪夕玥想着昨晚这孩子发疯的样子,瞧着特别心疼。

    她找了本书,坐在倾羽的床边,一边看,一边等。

    而洛杰布刚刚进了小孙子的房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倾慕的脸红扑扑的,仰面朝上躺着,整个人一动不动,叫了也没有反应。

    洛杰布上前一探,发现他额头一片滚烫!

    叫来药医,为他扎针退烧。

    瞧着那一根根小银针刺入了小孙子白嫩的肌肤里,洛杰布心里苦。

    想着自己当初痴念倪夕玥的心情,他怎么都不舍得小孙子受这样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