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648章,录音

正文 第648章,录音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648章,录音

    一个是洛家的嫡女,一个是洛家的嫡媳,两个都是天之骄女,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还想要往哪里逃?

    凌冽已经想清楚了,为了避免两个女孩抵达月牙湾以后,对于宫廷生活感到不适应,或者吓到她们,一会儿在飞机上的时候,要重点花心思跟她们解释一下身份的问题。

    从社会最底层,一下子飞上云端,希望这对姐妹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落差。

    慕天星刷了卡付款,笑着揉了揉倾羽的头发,看着贝拉:“我们走吧!”

    大家都是饿着肚子抵达机场的。

    坐在豪华的包机上,贝拉还感觉恍然如梦。

    她眼巴巴看着小窗口外面的建筑:“回家吗?我的家,离这里很远吗?”

    大家都是坐在一起的,彼此的座位调适过,前后座之间可以旋转一百八十度面对面,所以眼下,凌冽夫妇跟贝拉还有倾羽面对面坐着,空姐送上美味的食物的时候,他们将侧面的小桌板拉开放好。

    沈帝辰夫妇跟倾慕、云轩坐在凌冽他们隔壁,两边中间是过道。

    午餐非常丰盛,有米饭,咖喱牛肉,蔬菜沙拉,水果拼盘,意面,鹅肝,红酒,咖啡,各种饮料。

    倾羽见着眼前的食物,整个人呆掉了:“今天是过年吗?”

    贝拉也是呆掉了:“天啦,这么多好吃的!”

    凌冽夫妇忍着心疼,微微笑着:“吃吧,等回到家里,还有比这个更好吃的。”

    贝拉舔舔嘴唇,抬起亮晶晶的眸子看了眼对面的“爸爸妈妈”,终于抵挡不住诱惑,拿着勺子就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倾羽也是如此。

    相处了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凌冽夫妇还是比较安心的,至少没有发现这对姐妹的身上有什么顽劣的恶习。

    这不由要感谢沈帝辰夫妇。

    因为他们当初将贝拉教育的非常好,贝拉的底子打的扎实,出去之后很独立,很能干,倾羽从小跟在贝拉身边,贝拉曾经接受过得教育,虽然不多,却也会或多或少地影响着倾羽的成长。

    想想外面的世界,流浪的小男孩、小女孩,偷盗的、吸毒的、打架的,什么样的都有!

    而眼前这对姐妹花,却是保持着善良的本性。

    从贝拉觉得鞋子太贵而想要拒绝,就能看出她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她懂得自己的立场,也会坚定自己的立场。

    她一直将妹妹带在身边,甚至忘记了一切,却始终记得妹妹。

    沈帝辰这些年,总会在凌冽耳畔轻描淡写地提及他很愧疚,可是,对于凌冽而言,却是庆幸有贝拉陪在倾羽身边。

    这件事情看起来,是耶律楚闻因为沈夫人的关系绑架了贝拉,连累了倾羽,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没有沈夫人的这层血缘,而耶律楚闻想要报复,还不知道会使什么样下作的手法,没准还不如倾羽跟着贝拉一起失踪呢。

    孰是孰非,淹没红尘。

    今时今日,珍惜相聚。

    倾羽跟贝拉都吃了好多,最后肚子撑不下了,还有水果没吃完,她们都觉得好心疼,全都把盒子装好。

    贝拉道:“妈妈,这个带回去吧!”

    慕天星愣了一下,看着贝拉殷切的眼神,她点头,莞尔一笑:“好啊。”

    空姐很快过来,伸手就要将慕天星手中未吃完的水果收走,倾羽当即拦住她:“这位姐姐,我们没有吃完,可不可以带回去?”

    空姐也迷茫了,僵硬地笑了:“可以。”

    慕天星将果盘盒子放进包里,贝拉松了口气。

    空姐又过来,对着凌冽道:“陛下,未来半个小时之内,随时可以起飞。半小时之后,有流量节制,可能要晚点一个小时。”

    凌冽一扬手,道:“那现在就飞吧!”

    “好的!”空姐帮着倾羽将小桌板收好,贝拉则是看过一次,自己就会了。

    最后做了安全检查,空姐离开了过道。

    飞机开始缓缓地拖行,然后迅速起拔!

    一瞬间身体失去重心的感觉,吓得贝拉跟倾羽都叫了出声!

    不过很快她们都停住了,因为她们发现,其他人都没有太过激动地反应,咬牙忍着这种心慌,等到飞机平稳地在空中飞翔的时候,她们的额头都要不同程度的细汗,面色一样的苍白,但是全都笑了。

    “原来这就是坐飞机!”

    “吓死我了,不过,好像很好玩。”

    姐妹俩笑着说起,凌冽夫妇跟沈帝辰夫妇闻言不由安心。

    倾慕的眼,在起拔的过程中一直盯着贝拉跟倾羽,而今,他却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去看那层层叠叠的、虚无缥缈的云海。

    凌冽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他们,认真道:“你们两个小姑娘,爸爸现在有事情要跟你们说,你们不用紧张,其实我们就是说说家里的情况。”

    凌冽非常有条理地讲述了自己是一国的皇帝,而慕天星是一国的皇后,他说了贝拉跟沈帝辰夫妇的关系,还说了当初她们是怎么被坏人带走的。

    这一趟飞行,凌冽希望她们明白自己的来历跟回去后的路,想要她们将一切的厄运都抛在这九霄云外,不要带回宁国。

    贝拉是个十七岁的、聪明的少女,经过凌冽的认真解释,她知道自己不是妹妹的亲姐姐,当即难过地流下眼泪。

    凌冽想了想,将没有联网的平板电脑拿出来,翻出以前的照片,给她们看。

    贝拉一眼认出倾羽,而倾羽则是瞪大了眼珠。

    最后,凌冽想起儿子这么多年的苦,点出一段录音给贝拉听。

    “这个,是你最后一次在中国山东打来的电话,你当时是打给倾慕的。我们根据这段录音找了你很久。你听听看,有没有印象。”

    凌冽说完,手指轻轻一点。

    贝拉当时宛若天籁的童声飘荡在空气里。

    “告诉太子妃阿姨,我不会跟倾羽分开,死都不会!呜呜~倾慕,我好怕你会忘记我,你会不会忘记我?”

    当一段完整的录音彻底重现在贝拉面前,凌冽夫妇跟沈帝辰夫妇,甚至倾慕,几乎都是泪如雨下。

    贝拉含泪看了眼倾慕,发现倾慕整个人有些崩溃地捂着脸,侧颜对着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