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499章,造假

正文 第499章,造假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499章,造假

    大家纷纷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

    安全起见,凌冽也收起了醋意,对着慕天星道:“你就回忆一下吧。”

    慕天星看了他一眼,确定他不会生气,这才道:“当时,我刚刚被百里沫催眠过,醒来后假装忘记了一切。他拿这个戒指过来试探我,想要我摘下大叔送我的戒指,他说,我的蓝宝石戒指是他的送的,只是我不喜欢,所以他专门做了个红宝石戒指给我。我问他:给我的?他回答道:当然,你是我的妻子,不给你给谁?嗯,就这些了,没有别的跟戒指有关的事情了。”

    慕天星说完,凌冽的脸彻底黑了!

    他霸道地将慕天星搂在怀里,也不说话,也不发表意见,只是抱着。

    慕天星吐吐舌头拍拍他的后背,道:“大叔,别生气啦!我不是故意想起他的。”

    可是,某男却是掉进了醋缸里,还道:“可是,你刚才都没想,那么久之前的事情了,你居然记得那么清楚,张口就来!”

    哪个男人在妻子回忆情敌的时候会不吃醋的?

    至少凌冽没那么大方!

    慕天星好笑地从他怀里出来,看着他道:“那还是因为那段时光很特别啊,是我被掳走的,人生中第一次经历忐忑不安、提心吊胆,日日夜夜害怕自己再也看不见你了,所以才会时时刻刻留心,分分秒秒注意着,才会记得这么清楚啊!”

    轻轻抚摸她滑入果冻的脸颊,凌冽有些难过地说着:“对不起,都是我没保护好你,让你忐忑了。”

    慕天星笑了笑,摇了摇头。

    他又道:“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觉得这段回忆很特别!也不能因为这个就把百里沫一直记在你心里!在你心里,我才是最特别的,这才是道理啊!”

    众人:“、、”

    男人吃起醋来,果然也跟女人一样可怕!

    倪雅钧简直要疯了,他走上前,硬是将凌冽夫妇分开来,郑重道:“你们能不能稍后再讨论特别不特别,吃醋不吃醋的问题?我现在急疯了,我就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想知道怎样才能让这帮人不再骚扰我!”

    莫林看着倪雅钧着急,她也着急:“对啊,雅钧为了这次开店创业,花了很多心血在里面。要是为了这种事情搞的店都开不下去,多不划算啊,大家赶紧想想办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解决了再说啊!”

    慕天星垂下脑袋,她有些自责。

    这戒指毕竟是她带回来的,也是她送给倪雅钧的。

    早知道这么麻烦,她就不送了。

    小声道:“雅钧哥哥,不然你明天卖给那个人吧,以后有人来找,你就把这个人的特征说给他听,把刷卡的银行账号给人家自己去找。”

    倪雅钧沉默着。

    凌冽想了又想,无垠的黑瞳深邃之余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彩,忽而朝着倪雅钧伸出手去:“戒指带回来了?给我看看。”

    迄今为止,他还没有好好看那枚戒指。

    因为是百里沫送的,所以他始终带着反抗情绪。

    倪雅钧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透明的小小的标本袋,慕天星的戒指就在里面。

    凌冽对着灯光照了照,看不出什么名堂,却是懂得这宝石一定是极品的,火彩跟色泽都很棒。

    当他看见上面一行小字,写着百里沫之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瑟瑟的。

    冷哼了一声,将戒指丢给了倪雅钧:“我想到了你脖子上的东西。”

    倪雅钧接过戒指,缓了两秒后摸了摸脖子,摸出了洛杰布送给他的免死金牌,眼珠子转了转,他忽而道:“你的意思是,里面有什么秘密,外面看不出来,一定要切开?”

    慕亦泽也从楼上下来了,凌冽看了眼时间,拉着小乖就朝着餐厅而去。

    小乖怀孕了,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吃饭,不能饿着。

    倪雅钧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卓希也拍了拍莫林的肩,道:“我们赶紧回去吃饭,吃完了过来看看他们打算怎么办。这会儿,天大的事情,太子都不会顾的,他只会伺候太子妃用餐。”

    莫林点点头,便转身回去了。

    餐厅这边——

    慕亦泽笑呵呵地说了些自己对于凌云国际未来的构想。

    凌冽听得认真,一边给小乖布菜,一边加入自己的意见。倪雅钧一看插不上嘴,便闭口不言。

    总之,这顿晚餐吃的他心神不定,很煎熬。

    好不容易吃完了,慕亦泽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喋喋不休拉着凌冽讨论起来,沙发前,曲诗文上了沁香的茶水,大家围着坐着,都在听凌冽跟慕亦泽商谈“布艺大计”。

    终于,晚上八点,慕亦泽累了,上楼去看蒋欣了。

    倪雅钧赶紧一屁股坐过来,紧紧挨着凌冽:“哥,怎么办?”

    凌冽头好疼。

    抬手揉了揉,他道:“这样的红宝石倪氏的仓库肯定有很多,连夜让他们做一枚一模一样的,连戒指内壁上的字都要是一样的,空运过来,明天那个人来买,你把假的卖给他。真的,自己留下,慢慢研究。”

    除此之外,他暂时还不能想到更好的办法。

    倪雅钧也觉得只能先这样,于是拉着莫林上三楼去给倪子洋打电话去了。

    凌冽陪着慕天星在紫薇树下散步,偶有风儿阵阵吹过,沁人心脾。

    头顶上,翻云覆雨渐渐长大了,食量也更大了,不管凌冽夫妇走到哪里,它们都像是最忠诚的卫士,紧紧跟随。

    而M市的祈星大酒店,某一层的总统套房里。

    白天在倪雅钧店里打草惊蛇的男人,此刻正跪在大厅的地上,吓得面色惨白一片。

    他对面,屹立着一个魔鬼般高大威猛的男子:“你居然这么沉不住气,跑去打草惊蛇!你当那群人是傻子吗?不过就是买个东西,也能惹出事来!”

    “对不起,我明天一定把戒指买回来!”

    “笨蛋!你明天买回来的要么是个假的!要么是你这个人一去不复返!那个店主,可是宁国皇后的亲侄子!”

    男人闻言大惊,他真的不知道,连连磕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