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464章,亲她

正文 第464章,亲她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464章,亲她

    洛杰布有些不信。

    因为多年前,凌云是从一千年前穿越回到现代的。

    四个师父也是穿越而来的,他们将凌云一手带大,悉心教导凌云,为首的大师父,医术博观古今,称之神医也不为过,他就是庄雪的父亲。

    洛杰布想起当年被夺宫的事情,心头满满的恨!

    “爸爸,你看看他是不是?”

    洛杰布不确定,却是不愿意放过一个可疑的!

    他敢肯定,只要倪子洋说一个是,他的子弹一定会贯穿眼前这个人的脑袋,让他当场死亡!

    倪子洋是老一辈了,自然是见过日月星辰的风采,眯起眼,认真打量了一番,二十多年未见,可是同一个人,只要不是整容,都是有迹可循的。

    他看了眼洛杰布:“不是。”

    洛杰布诧异:“不是?”

    倪子洋轻笑出声:“日月星辰当年被一枪一个毙了,你忘了?”

    洛杰布心脏蹦蹦地跳着,额头上已然出了些许汗渍,可见对于当年的夺宫依旧心有余悸!

    他赶紧收好枪,转身的一瞬便将倪夕玥紧紧搂在怀里:“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原来,他所有的心有余悸,都是因为她!

    倪子洋轻叹了一声,看着洛杰布,道:“当年的事情,月牙的心结已经打开了,如今你有儿子,也有孙子,马上就要大婚了,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不会再发生了。”

    如果一个凌云,可以让倪夕玥打开心结。

    那么一个玄日,让洛杰布勇于回忆,打开心结,倒也像是洛天凌的手法。

    只是今时今日,倪子洋是真的看不出眼前的宫医与玄日半点相似之处!

    慕天星看事情过去了,这才缓了口气,却发现某男不知何时已经得寸进尺地坐在沙发边上,倾身下来将她紧紧拥在怀里了。

    “你放开!”

    她大喝一句!

    凌冽当即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才放开!

    反正要被骂,捞点便宜总比不捞的好!

    慕天星恼羞成怒,气的瞪着他。

    苍天啊,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无耻的男人!

    很快,医生们用仪器检测出的数据出来了,却是跟宫医说的有一些违背,比如,血液中确实存在一些损伤脑神经的激素用药的痕迹,但是尿液中几乎没有。

    药医也不气恼,只是浅浅笑了笑:“他应该已经有三四天没有服食过那种药了,所以尿液中自然没有。”

    宫医们商量着用排毒的药物跟修复脑神经系统的药物来治疗,因为查出蓝寄风脑子里还有肿瘤,不想用太多干扰素之类的激素用药。

    而药医却又道:“给我四天时间,每日针灸、药浴、火罐、推拿,再配合服用我的草药,他几乎可以痊愈。”

    宫医们纷纷不信。

    药医也不说话,他就那样淡泊地站着,明亮的光影下,目光自信而温和,仿佛经历过无数沧桑,已然心境平和,不悲不喜。

    洛杰布有些犹豫了,他想说让药医试试看,因为洛天凌身边的人,个个都是极品。

    他却没有做主,而是看了眼慕天星。

    毕竟,蓝寄风是慕天星的父亲。

    慕天星咬着唇,道:“给药医试两天,看看有没有效果。如果没有成效,就让宫医们加入,一起治疗!”

    洛杰布点头:“好!”

    这会儿,这幢宅子里谁最大?

    慕天星最大!

    她肚子里有三个宝宝,全是小皇子呢!

    药医微微一下,沉静的目光荣辱不惊地看了眼慕天星:“好。”

    慕天星却是纠结不已,站起身,眼巴巴看着药医:“那个、、我三个宝宝呢,就没有一个是女宝宝吗?这不大可能吧?你既然说出口,就要负责,万一说错了,要砍头的!”

    她故意吓他!

    周围人没做声,因为他们想知道药医如何回答。

    那人只是轻轻一笑:“呵呵,公主放心,我很确定你肚子里的是三个男婴。”

    慕天星瞳孔中的期待一点点熄灭了!

    天啦,三个儿子,这要怎么活?

    “我没有看过公主的B超单,也能判断这三个男宝宝是异卵的,公主之前应该服用过助孕的药物,只是计量有点大,所以不小心就中招了,一胎三宝。”

    “、、”

    慕天星缓缓坐回去。

    完了,全让这个人说对了!

    洛杰布看他的眼神始终复杂:“不扯那么多了,针灸还是什么,今晚先试一次吧,要熬什么药,方子开出来!”

    药医点点头,道:“那就去这位先生的卧房吧。女子的话,可以回避,留诺一大人协助我即可。”

    慕天星有些忐忑:“我陪着吧,他比较依赖我。”

    药医却是摇了摇头,从紫檀木的匣子中取出一个玻璃器皿,透明的,里面有一炷香:“有劳诺一大人帮我提前在这位先生的房间点上即可了。他不会顽皮不配合的。”

    慕天星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道:“你真像是小说里写的那种厉害的人物,还透着古代武侠的感觉。”

    药医愣了一下,没说话。

    接下来的时间,慕天星忐忑不定地徘徊在二楼的长廊上,凌冽始终不远不近地站着。

    其实他真的很累,只是不敢睡一分一秒。

    老婆还没追回来,他怎能半途而废?

    洛杰布看的心疼:“天星啊,要不然你先回房,父皇在这里帮你守着,好了父皇叫你,怎么样啊?”

    慕天星摇头:“万一他在里面害怕了,我冲进去,他一看见我就好了。您再去看他,再来叫我,他要多害怕一段时间。”

    洛杰布无法,让人把藤椅搬了过来:“天星啊,坐下吧,坐下等着,别累坏了。”我的小孙子们啊!

    凌冽在一边听着,更心里不平衡了:她对待一个从未养育过她的父亲、甚至是糊涂了陷他与不义的父亲,都可以如此善良地宽恕,为何不能宽恕他这个枕边人呢?

    哭丧的俊脸被倪夕玥精准捕捉到,她缓步上前,小声道:“因为天星从不曾对蓝寄风怀有期待过,也从不曾听蓝寄风一次又一次无止境地欺骗自己。她是善良,但是有善良的底线,这就是她善良却不懦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