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449章,罪人

正文 第449章,罪人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449章,罪人

    午餐后,乔湛东没有带着青柠离开,而是将她暂且留下了。

    只是他转达了乔欧将军的意思,说乔欧夫妇都想要来看看凌冽,也想要跟倪子洋夫妇好好聚一聚。

    倪子洋想了想,跟凌冽稍微商量了一下,决定当晚邀请乔欧一家过来用餐。

    慕天星拍手欢呼:“太好了!早就听闻小乔叔叔的妻子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了,今晚终于可以一睹风采!”

    乔湛东却是遗憾地解释道:“凉夜最近在沙特阿拉伯,歆羡已经跟她说了,让她提前回来参加陛下与皇后的婚礼。那时候你才能看见她了。”

    慕天星愣了一下:“沙特阿拉伯?旅行吗?”

    “呵呵,不是。”乔湛东又道:“那里是全球著名的石油储存量大国,宁国的本土几乎没有什么石油产量,引进的国外石油价格一直很高,歆羡马上就要接手军权了,凉夜想要在那里杀出一片天地来,利用石油,帮助歆羡提高整个国家的军事战斗能力。”

    乔湛东只能言尽于此。

    其中的深意跟门道,是慕天星暂时悟不出来的。

    可是凌冽等人却是懂了的,石油就是钱,钱可以换很多东西、提升很多东西、防御很多东西。

    尤其宁国目前与莫邪国军事关系紧张,一旦开战,即便是赢了,在经济上也会倒退很多年,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凌冽不由感叹着:“小婶婶还是个女英雄。”

    “呵呵,她跟歆羡一路走来不易,自然是要相互扶持、共同进退的。”乔湛东说完,跟大家道了别,驱车离开了月牙湾。

    大家各自午休——

    大约下午三点,倪夕玥敲响了凌冽夫妇的房门。

    此刻的慕天星很是贪睡,甚至睡得有点沉了。倪夕玥敲门,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凌冽缓缓从她头下取出自己的胳膊,走向房门口的时候开了门,一看是母亲站在门口,微微一笑:“妈妈,怎么了?”

    倪夕玥如今就喜欢听凌冽叫自己妈妈,觉得亲切无比。

    眸光中涌动着无限温情,她透过凌冽高大的侧影一瞥床上的人儿,小声道:“你先过来。”

    凌冽穿着一身简单的蓝格子的家居服,看起来很是年轻,缓缓跟着母亲走到上廊上以后,忍不住甩了甩自己完全麻痹的胳膊。

    倪夕玥会意一笑:“老婆枕的?”

    凌冽甜甜一咧嘴:“嗯!”

    为了小乖,赴汤蹈火他都不会眨一下眼,何况是被她睡了胳膊?

    想起入睡前她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小模样,嘴里还甜糯地道:“大叔~大叔~!人家就喜欢枕着你的手臂啦,人家要一边睡一边听着你的心跳才安心!”

    小乖就是他的小妖精,对他下了终身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魔咒。

    她一句话,他便言听计从。

    倪夕玥轻叹了一声,微微收敛了笑意,道:“有件事情,你父皇刚刚告诉我。他本来不打算让你担心的,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告诉你也不行了。”

    凌冽面色一变,有些预感性地问:“是花旗国王那边的事情?”

    倪夕玥点点头:“莫邪国今日上午对外宣称了要跟花旗联姻的事情,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花旗国有两个嫡公主。蓝寄风在莫邪国的新闻发言人公布婚讯的消息后,又下达了另一份《告天下书》,说天星知道自己有个亲妹妹之后,感动不已,不愿意独自接掌花旗国。所以之前让她把花旗当作嫁妆带来宁国的事情,不作数了。”

    凌冽:“、、”

    倪夕玥小心翼翼看了眼慕天星的房门,又道:“上午的时候,你父皇就在联合新闻部还有外交公关在想办法对此事作出回应。但是,仅仅一个中午的时间而已,宁国已经开始起民愤了,有的说蓝寄风出尔反尔的,有的大学生组织了示威游行,拒绝你迎娶花旗公主。”

    难就难在民愤上。

    说好的事情,忽然变卦,还是关系到祖国领土完整性,宁国的百姓不愤怒就怪了。

    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一个出尔反尔的国家的公主,做他们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

    凌冽眸光一沉,冷声道:“那就开战吧!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莫邪国今天上午发表的联姻文书里,明确说了自己跟花旗将会是姻亲国家,今后谁若是侵犯、挑衅花旗,莫邪一定第一个反击。”

    倪夕玥盯着凌冽,又道:“所以,打花旗已经不是小事情了,而是一打就是一双!我们跟莫邪的兵力本就不相上下,尤其在地理位置上,我们宁国刚好就夹在花旗跟莫邪中间!”

    “所以呢,父皇有什么意思?”凌冽蹙眉。

    倪夕玥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这才道:“你父皇说,准备将你跟天星的相爱过程通过新闻部的手法幻化成纯爱小说,今天的晚报上就在全国所有的报刊跟电子新闻客户端上刊登出来。并且,还会加上一条天星的声明,声明她从此跟花旗断绝任何关系,以宁国为家。为了增加可信度,天星从被收养回宁国之后的一些生活私照,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宁国的生活照片,都将一起刊登出来,力证她对于宁国的感情。而她跟蓝寄风断绝父女关系的理由,就是蓝寄风出尔反尔,伤害了她心中宁国领土统一的大事!”

    凌冽唇瓣紧抿,眸色微凉。

    这一下断绝慕天星跟蓝寄风的父女关系的话,动之以情,再加上政府对于舆论的高超引导,宁国的子民应该不会再迁怒与慕天星。

    但是,他们不会让一个外国女人做自己国家的太子妃,除非花旗回归,与宁国成为一体。

    “小乖断绝了与蓝寄风的关系,然后,宁国就要出兵了吧?”

    用这样血腥的方式夺下花旗,花旗即便是回归,在花旗人心目中,慕天星将永远是国家的叛徒与罪人!

    倪夕玥垂下脑袋:“暂时只能这么办了。你、问问天星的意思,半个小时之内给我回复。你父皇那里还在等着,报社跟新闻媒体那般都在等着发新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