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208章,极宠

正文 第208章,极宠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208章,极宠

    “得罪人这种事情,最忌讳的就是半途而废?”

    慕天星重复着凌冽的话,只觉得他一般不开口,但凡开口所言必是要害。

    眼中有崇拜,心中有心疼,魂中有后怕:“大叔,我记住了,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牢记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斩草除根!”

    不是害怕别人报复自己,而是单纯地害怕自己一直这样没心没肺下去,会令大叔为自己分神,她知道他将来要走的路不会太平坦,那么,既然帮不上忙,就安分守己保护好自己,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当一个人能力有限的时候,不给对方增加负担,就是最好的帮忙。

    凌冽微微勾唇,在她脸颊上又亲了一下:“今天小乖表现特别好,这是奖励!”

    慕天星娇嗔着看了他一眼。

    真是的,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哪里能算是给她的奖励?

    凌冽似乎看穿她那点小心思,狐狸般笑着凑上了自己的俊脸,刚要开口,便被她白皙的小手轻轻打在脸上,将他的俊脸推向一边去:“你现在最好闭嘴!”

    而倪雅钧则是坐在一边摇头叹息。

    瞧吧,那只大灰狼都教了小白兔一些什么啊,他是存心想要自己的小白兔变成小老虎吗?

    不过纵观今后的局势,慕天星这样的性格陪着凌冽走完一生,一入宫门深似海,她确实太弱了,凌冽现在有意识地培养她强悍的个性,也是为了未来做准备的吧。

    在餐厅里,有人说说笑笑调节气氛、转移注意力,慕天星还不觉得小腹酸痛。

    可是当她坐进车里,安安静静回去的一路,却是疼得额头多发汗了。

    凌冽疼惜地帮她擦过,盯着她水灵灵却泛着白的小脸蛋,眸光越来越紧!

    车子在别墅门前停下,卓然他们一贯掩人耳目地放下轮椅,扶着凌冽坐上去,所有人陆陆续续进了家门。

    当大门一关,紫微宫内自成一个世界的时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凌冽抬手阻止卓希继续推他向前,轮椅稳稳停下,他竟就这样站起身来,一米九二的大个头,生生把一米八七的倪雅钧给比了下去!

    “四少~!”

    “大叔~!”

    “哥,你要干嘛,直接吩咐呗!用不着你自己、、”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紧张的。

    凌冽孤傲,自尊心极强,这几年他明明可以自己行走了,却因为忍受不了自己一高一低的样子,所以干脆坐在轮椅上!

    而现在,他却站起来了。

    不顾他人的眼光,拉住了慕天星的小手,在她困惑的时候把她带到轮椅前,摁着她的双肩让她坐下去!

    “大、大叔?”

    慕天星吓了一跳。

    头顶却传来他温和的声音:“你不是肚子疼吗?不舒服就好好坐着,不要走了,我推你上去。”

    众人绝倒!

    凌冽又看向曲诗文:“你不是说给小乖准备了过例假的东西?”

    “哦哦,对,我准备了黑糖玫瑰姜茶,我这就去端。”

    “送上楼。”

    “好。”

    凌冽吩咐完毕,身子一高一低地走到轮以后,凝白如玉的双手,紧紧握住了扶手,将他心爱的女子推向电梯的方向。

    原来,平日里她推着自己前行的时候,刚好可以自己的头顶跟鼻尖。

    原来,推着心爱的人前行,是这样的感觉啊!

    倪雅钧有些不忍心,他知道凌冽的腿再好好养上半年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大步上前,他赶紧拦着,心知凌冽心疼慕天星,于是道:“哥,我来推!你好好歇着!”

    凌冽不悦地伸手,将他的大手轻轻拂去,道:“照顾妻子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假手于人?”

    在凌冽倔强、威逼的眼神施压下,倪雅钧终是无奈地退后了两步。

    慕天星心头满满的感动,却也道:“大叔,每个月我都会这样,我算好的,不会每次疼得在地上打滚那种,就是正常的痛经而已。你不用太在意。”

    “还会有人因为这个疼得在地上打滚?”

    “嗯,有的女孩子痛经起来,会很厉害。但是我还是可以忍受的。轮起来,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一类了。”

    慕天星说完,扬起小脸冲他一笑:“所以大叔不要太担心我,我没有你想象中这样脆弱的。”

    凌冽点点头。

    只是,推着她刚刚进入电梯,他不顾外面人齐齐关切注视的眼神,关上电梯门。

    似乎若有所思,又道:“你之前说,你妈妈告诉过你,女孩子长大以后嫁了人,就不会疼了?”

    “嗯,妈妈是这么说的。”

    “哦。”

    沉默蔓延。

    二楼到了,凌冽缓缓推着她前往套房的方向。

    即便他腿脚不稳,但是他还是稳稳地握着轮椅扶手,慕天星坐在上面,轮椅始终匀速前行,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任何不适。

    这一段路,是凌冽在用他的方式疼惜自己的妻子。

    而也就是这一段路,让慕天星对他疼惜不已。

    刚进套房,慕天星就站起身来,硬是拉着凌冽坐在床上:“你休息一下!”

    他却道:“小乖,我跟认真地分析了一下,女人婚前婚后唯一的差别就是需要行房,还有需要生孩子。所以,为了你今后不再受痛经的折磨,我们要多多行房,也要多多生孩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璀璨的瞳孔中绽放着期待,甚至透着几分虔诚。

    慕天星咽了咽口水,想起小说里形容的这种事情多美好,再想想上次的痛苦的经历,心下直捣鼓:宁可忍受痛经,也不要忍受上次那样的疼。

    这时,曲诗文刚好端着茶盅走了进来。

    她跟凌冽都无视慕天星崩溃的小脸,开口道:“是啊是啊,我就是个例子呢,嫁给卓然生了豆豆以后,我真的不痛经了,一点都不痛了。少夫人,您要好好把握,女人早晚得生孩子的,生的越早,恢复地越快。您看月牙夫人跟四少,她二十岁生的四少,上次来他俩站在一起,多像是姐弟啊!”

    慕天星小脸红透了,心下也懊恼。

    这算是掉进了贼窝了吗?

    一群人催着她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