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正文 第27章,喝他喝过的杯子

正文 第27章,喝他喝过的杯子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文第27章,喝他喝过的杯子

    四目相对,两两对峙。

    慕天星承认他的眼神太过深邃,总是让她有种无路可逃的错觉。

    但是这次,她说什么都不肯败下阵来,明明心里慌得要死,却还是倔强地瞪大了眼珠盯着他。

    凌冽也不累,一双黑瞳像是假的一样,一眨不眨地将她所有的情绪全部吸收、包容、消化!

    终于,还是卓希打破了沉寂。

    “慕小姐,咱们买了猫窝,买了猫爬架,还买了猫砂跟猫厕所,但是这些我都不是很清楚具体要怎么弄,不如我们先下去,给珍珍找一个小房间,你帮我们把东西都安置好之后,再来谈别的?”

    慕天星的眼累死了。

    心也累死了。

    有卓希的这段话,等于有人给她一个台阶下,她自然乐意。

    闭上眼,扭头的同时打开了车门,她抱着珍珍下了车:“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帮你把猫窝什么都弄好。”

    漫步在两边种满各色野花的小路上,嗅着花香,置身紫薇花海,慕天星的心情忽然就好了。

    一步步朝着别墅大门而去,脚下的步子也渐渐轻快起来。

    当她跑到门边,转身想叫卓希快点过来开门的时候,门却自己从里面打开了。

    慕天星傻傻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呵呵,慕小姐吧,欢迎!”女人微笑着跟她打招呼,不忘自我介绍:“我是卓然的妻子,卓希的大嫂,我叫曲诗文,慕小姐叫我阿诗就好。”

    曲诗文穿着一袭正规的职业女装套裙,上身是标准的米色短袖衬衣,下身是黑色的包臀中裙。一双修长的美腿被黑色的丝袜包裹着,身高比慕天星高出大半个头,干练的中短发,皮肤很白,五官更是标志的没话说。

    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柔柔的,就像江南水乡的女子,好美丽、好贤惠、好智慧的感觉。

    身后的几人纷纷靠近,慕天星浑然不觉。

    她抱着珍珍,指了指曲诗文,不敢置信道:“你是卓然的妻子?”

    曲诗文笑了笑,点头的同时,对她身后的几个男人也笑了笑。

    凌冽的轮椅刚要靠近,却听慕天星义愤填膺地感慨了一句:“太暴殄天物了,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嫁给卓然那样的面瘫的?他跟凌冽大叔都是一路货色,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能把人噎死的那种,既小心眼又毒舌,还很有心计的样子!你跟卓然是夫妻,你怎么受得了的?我不得不佩服,你真的太强大了!”

    全场:“.”

    曲诗文看见卓然跟凌冽的面色都黑了又黑,笑的有几分尴尬,道:“慕小姐真是真性情,快人快语,天真可爱。”

    卓希憋着笑,赶紧逃离现场,把腿就往楼上跑:“慕小姐,我在楼上等着你!”

    慕天星前一秒还不能够理解卓希为什么跑这么快,等她感受到身后似是贴着两个大冰块的时候,才恍然大悟了什么,撒开腿也跟着卓希跑了上去:“我来了!来了来了!”

    风风火火的,一阵子,一溜烟,没了人影。

    曲诗文站在门口轻笑,看着丈夫将凌冽推了进来,忍不住道:“我挺喜欢慕小姐的。”

    一道犀利的声音刺了过来:“你的意思是,我跟然都是一路货色,是面瘫,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噎死人的那种,小心眼又毒舌——”

    “额,咖啡好了,我去看看!”曲诗文一转身就跑了!

    她也是听丈夫跟弟弟提起过,说四少开口说话了。但是她本人没有听过。

    今天不但听见了,还听见了四少一口气说这么多,她能不害怕吗?

    至于四少问的那个问题,问她,他们是不是慕天星说的那种人,相信从曲诗文的逃跑上,答案昭然若揭!

    卓然有些无力地将凌冽推到了沙发前,缓声道:“阿诗她——”

    凌冽摆摆手,示意卓然不必解释。

    自从他6岁溺水大难不死后,月牙夫人将同样年幼的卓然、曲诗文派来他身边,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凌冽自然清楚曲诗文的为人。

    就好像他说的,住在这座宅子里的人,彼此没有秘密。

    片刻后,醇香浓郁的咖啡香气,结合了纯美清甜的紫薇花香,飘荡在整个大宅里,空气都像是被路过的仙子施了魔法,变得醉人。

    慕天星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觉得一阵心旷神怡。

    曲诗文笑着对她道:“刚煮好的拿铁,慕小姐要不要尝尝?”

    “好啊!”慕天星笑了,凌冽这里都是好东西,咖啡也一定很极品,她既然来了,自然不能错过的。

    只是,当她笑眯眯地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凌冽却是对着曲诗文道:“她还在长身体,咖啡喝多了不好。还是给她一杯牛奶,或者酸枣汁。”

    女人吃枣,气色好,补血养颜。

    女人喝牛奶,补钙,补胸,补皮肤。

    曲诗文看了眼慕天星,笑了笑:“牛奶OR酸枣汁,可以吗?”

    慕天星生气。

    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轮椅上的男人总爱跟自己作对!

    她走上前,一把抢过了凌冽手中的杯子,里面的咖啡还有三分之二,还是温热的。

    凌冽似是怕烫着谁,见她来抢,便乖乖松手,也不挣扎。

    她捧着他的杯子很快把咖啡喝完,心满意足地舔舔粉嫩红润的小嘴唇,又得意洋洋地看了凌冽一眼。

    曲诗文忍不住扑哧一笑。

    凌冽面无表情地看着慕天星,而后者则是将空荡荡的杯子塞他手心里,转身的一瞬大笑三声:“哈!哈!哈!我回家了,撒哟拉拉!”

    她大摇大摆走到门口,冲着卓希勾了勾手指:“你开车送我!”

    卓希耸耸肩,一脸为难:“四少说,你要是敢走,就让我把珍珍从天台上丢下去。”

    慕天星愣住,凝眉冲着凌冽忍无可忍地大吼了一句:“你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就要认为你是爱上我了!”

    她吼完,全世界都安静了。

    凌冽盯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那就这样认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