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厨色生香:霸宠农门妻 > 第795章 进宫

第795章 进宫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厨色生香:霸宠农门妻最新章节!

    第795章

    苏珍珠看着沈府的门口一个人一个人的离开。

    她站在暗处,始终的就站着。

    她不想离开。

    她想多看一眼沈明铮。

    所以就只能在沈家的门口等着、

    既然命运让她来到了京城,让她又重新遇见了沈明铮。

    她想利用从前两个人的感情,让自己重新过上富足的生活。

    苏珍珠很明白自己内心的想法。

    所以就这样傻愣愣的等着。

    心甘情愿。

    *

    苏青桃将那副画收起来。

    几个人就闲着无事,就在府里头呆着。

    这早晚都要去沈家庆祝的。

    便让小厮出府打听去。

    小厮回来之后,就打听到了不少的消息。

    说此时沈家门口围聚了不少的人。

    都是说要给沈二少爷庆祝的。

    只是沈二少爷一概不见。

    直说还得去宫中面见圣上,又说保家卫国是男儿的本色。

    这沈家门口围聚着的官员们,是一个都不见的。

    苏青桃听到小厮回来的禀告之后。

    不免就纷纷笑起来:“是啊,这沈家是什么人,什么性子,这些人想这个时候巴结,也不看看是不是时候啊!”

    就算是平日里巴结,沈夫人也懒得同这些人周旋吧!

    “县主,沈大将军还未去宫里?咱们现在去么?”

    苏青桃摆摆手:“不去了,等着沈二少爷从宫里头回来,看看是什么时辰,若是时辰早的话,咱们就过去,若是不早的话,咱们明日再去!”

    这进宫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啊!

    这边境的战况,贞明帝肯定是要知晓的。

    柳依依听到苏青桃这样的说,也是暗暗的点点头道:“对,咱们就在府上等着吧、。”

    这等着实在是着急。

    几个人就又在院子里烤起火来。

    苏青桃后知后觉间意识到。

    那住在自己隔壁的白衣男人,已经许久不露面了。

    好似那府上最近都没有住人。

    苏青桃的眉头微微一挑。

    就听到有人过来打招呼。

    扭头就看到那白衣胜雪的男子站在门口。

    苏青桃忙的起身快步就走了过去、

    那白衣男子面色淡淡的,恭敬的说道:“苏姑娘,不知你这里可否还有红薯?”

    看着他谪仙般的容貌,苏青桃都有些震惊了。

    他过来就是为了借一口红薯的。

    苏青桃有些脑回路,看着白衣剩雪的男子,张嘴就说道:“有有,很多呢,你是不是已经饿了很多天了!可怜人啊!”

    说着话,转身就院子里给那白衣男子拿红薯。

    柳依依面色凝重的看着那白衣男子。

    总觉得好似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可是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说不上来。,

    而那位白衣男子果真的就是接过了几个红薯,转身就离开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苏青桃。

    苏青桃回到了院子内。、

    柳依依就忍不住指着那白衣男子问道:“桃子,这是谁啊!”

    苏青桃摇摇头道:“隔壁邻居,具体是干啥的,我也不知道呢!”

    柳依依面色有些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可是她又猛然的摇摇头。

    不可能的事情,看着那已经离开的背影。

    柳依依清楚的告诉自己,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

    苏珍珠在沈家的门口呆了很长的时间。

    她终于是看到了沈明铮从府里头出来了。

    苏珍珠满怀开心,她忙低首就看自己的装扮。

    娇柔可爱,依然是她当年见到沈明铮的时候,一样的装扮、

    苏珍珠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就要去见沈明铮。

    可是她抬头就看到沈明铮翻身上马,奔驰而去。

    苏珍珠站在风中,想追过去。

    可是却也知道自己这能力,根本就追不上的、

    苏珍珠的心中倒还是开心的很。

    他回来不停留片刻,就匆忙外出。

    可见他跟温晴的感情并没有那样的好。

    刚才不过是当着外头的那些人,为了自己的脸面,所以才伸手搀扶温晴的、

    苏珍珠在心里头还有些惊喜的。

    所以,沈明铮,是不是在你的心里头,还是有我的位置的、

    苏珍珠还真是个没有廉耻的女人。

    她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这跟了那么多的男人。、

    人家堂堂的大将军,还会选择她。

    沈明铮外出了,是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苏珍珠就站着一动不动。

    她要等着沈明铮回来。

    可是她哪里知晓,此时她的踪迹,沈家门口的守卫早就看到了。

    守卫进府去禀告。,

    沈夫人听说之后,蹙着眉头,故意的拿了个东西,似乎是要出门、

    顺着那守卫手指的方向,就看到了苏珍珠。

    沈夫人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低声嘱咐道:“若是她来打听二少爷的踪迹,什么都不要说,更不要让她来府上!”

    苏珍珠……

    没想到她也来京城了、

    当初,在襄阳镇的时候,苏珍珠做的事情,沈夫人可是明白的很。

    此时看到苏珍珠,倒是鄙夷的很。

    虽然不知道苏珍珠想干啥。,

    可是沈夫人却知道,这女人一出现,就不会有好事的。

    *

    沈明铮骑马到了宫门口。

    将马留在了宫门口,又将佩剑留给了专门负责的内侍。

    便坐上了轿子往宫里头去。

    贞明帝显然已经等了很长的时间、

    看到沈明铮前来,笑道:“爱卿快快入座!”

    对于这次边境大战,贞明帝的心中是很感慨的。

    不说他在位的这几十年来,就是先祖也因为边境的战乱而困扰了很多次。

    此时沈明铮大战敌军,这在大楚算是头一次了。

    所以贞明帝对沈明铮也放下了心中的介怀。

    当初他让沈明铮前去,不过是为了找个由头,想寻长公主府的麻烦、

    因为对于边境的战事,大楚还从来都没有胜利过。

    此次沈明铮能胜利回归,对于大楚倒是一件好事。

    沈明铮恭敬的站着,听着贞明帝的问话、

    他才喃喃的说道:“圣上,此次虽然大捷,可是并没有将西凉军打退,我大楚兵凯旋而归,怕是过了一段日子,西凉军就又不安分了!”

    “爱卿可有好的法子?”

    好的法子?

    唯有继续战争!

    只是沈明铮恭敬的站着,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来宫里之前,自家爹娘已经叮嘱过自己了。,

    对于边境的战况,他不能随意的决定。

    知晓自家爹娘在顾虑什么。

    可是沈明铮的心中很纠结。

    他的脑海中回想着边境的百姓们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若是西凉军又来侵犯,这安静的日子怕是没几天了。

    想到这里,沈明铮仰头看着贞明帝,朗声的说道:“唯有,将西凉军打的心服口服,他们就不敢来找我们大楚的麻烦了!”

    沈明铮的意思,贞明帝很明白。

    他眯着眸子看着沈明铮。

    大殿内很安静,好似几乎都没有人一样。

    过了很大一会儿,才听到贞明帝暗暗的说道:“爱卿,你有几分的把握!”

    几分的把握?

    沈明铮不能确定,这战争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就算是兵力强壮,可是若是遇上天气等不定的因素,。

    这仗未必就能打的胜利。

    沈明铮郑重的说道:“圣上,微臣一定竭尽全力,护的边境的安宁!”

    贞明帝听到了心中所希望的答案一样。

    仰头大笑起来。

    指着沈明铮赞叹道:“众位卿都看看,像是沈大将军这样的性子,才是为大楚着想啊!”

    这沈家最近在京城的风头实在是太大了。

    沈明逸是贞明帝身边的红人,这沈家二少爷如今又是大将军。

    这朝堂上不少的大臣们,都对沈家的势力有些忌惮。

    可是看到贞明帝为所不动的表情,大臣们也不敢将心中的话说出来。

    贞明帝长袖一挥:“去准备宫宴,今夜欢庆!”

    沈明铮便要退下。

    可贞明帝却大笑道:“大将军留下,陪朕下盘棋!”

    沈明铮却有些难为情一样。

    他还没有说话呢!

    站在边上的沈明逸就站出来,低声的说道:“圣上,不如让微臣陪您下棋,我二弟这还有事情呢……”

    “事情?哦……我听说了,大将军的夫人如今怀着身孕呢!怪不得呢,这倒是朕的不是了!”

    沈明铮拱手便退下了。

    他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却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兄长。

    沈明逸朝着自家二弟使了一个眼色、

    沈明铮会意,便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了。

    *

    苏青桃还在院子里乐呵呢!

    这就看到宫里的太监匆忙的走进来。

    她忙的起身就要去迎接。

    那小太监自然是看到了柳依依也在院子里。

    尖锐的声音笑着说道:“既然柳学士也在,我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苏青桃和柳依依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这太监是什么意思,。

    那太监就又说道:“今儿晚上的宫宴,圣上让两位也进宫去!”

    进宫?

    苏青桃这心里头“噗通”的一阵乱跳。、

    昨儿除夕夜,宫里头就来人让入宫。

    这还是沈伯母给拒绝了呢!

    这今日?

    苏青桃并不喜欢那宫里的气氛、。

    她想拒绝、

    柳依依看着苏青桃难为情的面孔、。

    走到苏青桃的身边,伸手轻轻的拉着苏青桃的手。

    满面笑容的看着那太监,朗声说道:“麻烦公公了,我们一定按时到。”

    说着话,还从口袋里摸出一掂银子,递了过去:“公公拿去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