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爱何仙姑 > 112 爱的含义

112 爱的含义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比赛那天,大家统一着装。

    四个人坐在那里西装革履,配着白汗衫。

    发言刚过一轮,殷一梅一个起身晕倒,被七手八脚的送到了医院,经检查为最近休息不好,睡眠不好,休息几天就好了。

    高文将其送到医院后,听说她没事也就走了。

    “一梅,你吓死我了,看着你突然晕倒,我都紧张死了。”林琳坐在一旁,几个女生围着。突然一个人想起什么:“多亏高文了,他抱着你一路冲过来别提多紧张了。”

    另一个女生笑着,高文这个人是正人君子,人家抱着的殷一梅的时候都没有多看一眼,说过她哈哈大笑,可能是太急了,高文差些冲进厕所,后来亏着一个护士指了指那头,她才将殷一梅送到急诊室。

    “我真的觉得高文不错。”

    殷一梅半卧着,不说话,高文确实不错,她早就知道的。

    只是喜欢和爱不一样。

    林琳不喜欢参与别人感情的事,但在这件事上,她还是想发表自己的意见。

    杜锆虽然是一梅喜欢的,他为人好坏也只有一梅知道,其他人无法定夺,但如果一个人有一两个人说你不好,那可能是这两人有问题,三四个人认为你不好,那可能是这个人得罪了人,如果大家都说你不好,那恐怕就是这人真的有问题了。

    “你们没跟杜锆接触过,不知道,他这个人其实很浪漫,很体贴。”

    林琳认为这是每个恋爱中的男生都能做到的事,恋爱很容易,但十年后什么样子那就不一定了。

    “对了,一梅医生说你好像还有点贫血,这几日可能是生理期要到了,所以你才会头晕。”梁媛媛体贴的说着,一只手放在了一梅的肚子上。

    一梅躺在那里翻白眼,诶呦呦的说着,没有姨妈巾了,周围几个人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去买。

    大家嘻嘻哈哈,门外的何仙和殷子俊一同进门。

    “你怎么样?”殷子俊轻声询问,同时殷一凡也来了。

    “老远看到你的车,你这动作可真快,我越是追你,你越是开。”说过觉得画风不对,又缓和语气:“哥,下次慢点儿开,不急。”

    殷子俊也没在乎殷一凡刚刚的口气,感叹着这不是一梅病了吗,否则平日里自己开的不快。

    几个人见一梅家人来了也就离开了,只留下何仙和她们几个人。

    “你怎么样了?”

    一梅转了转眼睛,冲着一凡笑笑,没什么事,就是最近生理期,有些贫血,一紧张,有些头晕。

    何仙叹气:“刚刚我真的吓坏了,这孩子突然就倒下了。”

    说了一半,一凡抿嘴,明说着,“虽然你跟我哥谈恋爱,能不能不要像个妈似的在这里唠唠叨叨。我们这里都是没有妈的孩子,你呀别一口一个孩子。”

    殷子俊并没有批评殷一凡,反倒是殷一梅一直不停的道歉,说姐姐不是坏人,就是说话没有分寸。

    “没事,我也习惯了。”

    如果说人与人之间有缘分一说,那么你就一定要相信有无缘人存在。

    殷一凡和何仙就是无缘人,两个人从相遇开始就是无缘人或是敌人。

    甚至有的时候,何仙都会怀疑自己,为何会跟殷子俊走到一起?

    这以后真的会是她的小姑子吗?

    直到离开,何仙都没有怎么说话。不过可以放心的是,殷一凡找了陪护,几天照顾着殷一梅,因此何仙也就不用担心了,同时感叹,有钱就是好。

    爱情的世界里,总是温暖开始,平淡如中,何仙已经感觉到殷子俊的不在乎了,他执行任务的时候联系不上,可休息又在睡觉,他一直都很忙,两个人没有多少见面的时间。

    虽然她不是一梅那个年纪的姑娘了,但她还是渴望那样的爱情,爱情就应该永远保持着热忱,义无反顾。

    她打开朋友圈,突然看到了方博航,他一个人跟几个男同学在当地的一公园人工湖旁照相,几罐啤酒,两个风筝,他们好像很悠闲。过去何仙总觉得方博航这种性格的人太无规矩,不踏实,不靠谱,可跟殷子俊在一起后,她才意识到方博航那样的生活,是所有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简单,无贪婪欲望。

    何仙开始冥想,一梅喜欢杜锆的什么,或许年轻人的爱情更为单纯,一梅不缺钱,自然就是因为喜欢他身上的某一点气质,那个流里流气的少年。

    杜锆跟付河等人算是结下了梁子,晚上听杜锆等人在水房里说殷一梅晕倒,才知道为何她一天没联系自己。

    回到寝室,他若无其事地拨通了殷一梅的电话。

    “我今天忙了一天,你还好吗?”他冷静的询问,如平时一样。

    殷一梅本想撒娇,可突然又不想说了,勉强地说着自己没事,今天比赛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两个人都沉默片刻,互道晚安。

    殷一梅害怕失望,就算是她说了目前的境遇,杜锆或许也不会来。

    如果是这样,那干脆就不要说,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预估,对每个人的预估,或高或低。

    一直以来,杜锆所有拒绝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贫富差距,而很大一部分在于,他没有用百分之百的心思。这就好像,有的人脾气不好,但是她真心待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心却是热的。有的人热情待人,总会说几句好听的话,但却总会暗中捅你几刀。

    殷一梅突然清醒了,最近因为这段感情累的头晕,到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值不值得。

    她宁愿睡觉,也不愿去想这一切。

    高文回到寝室翻来覆去,他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殷一梅这样轻浮的姑娘,他爱的人一定是圣洁的,干净的。

    可他的脑子里总是在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从他看到殷一梅的第一眼起,到后来追求,再到生气。

    只有半年的时间,两个人却像是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一辈子。

    而他最担心的还是殷一梅的身体,她贫血,他用手机在百度上默默的搜索着一些食补的方子,查了几十遍是否有副作用,最终确定了几个食补的汤料。

    林琳正在帮殷一梅记笔记,高文轻轻敲着桌子。

    “帮我个忙好吗?”他淡淡的说着,脸色微微泛红。

    林琳摘下耳机,问:“你说什么?”

    他重复一遍。

    她点头,认真听他说完后,再次点头。

    林琳害怕自己的记忆力不好,还用手机录了下来,即便是他叮嘱千万不要告诉殷一梅这是他说的。

    中午林琳倒车去了医院,殷一梅还没开动,她放下手中的汤,又拿了一些食谱。

    “阿姨,这是食谱,以后这几天您尽量就去餐馆买这样的东西,后面也写好了不放什么。麻烦您了!”

    殷一梅愣住,夺过单看了看,惊讶不已,嘴巴张得老大,拍了林琳一巴掌:“我说你呀,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了,这是什么啊,你不是把你娘亲的什么滋补养生汤谱拿过来了吧?”

    面对殷一梅的质问,林琳低着头说:“因为我爱你啊,所以准备这些给你,你现在贫血,不好好补补,等将来那还得了。”

    殷一梅感动的热泪盈眶,拉着林琳的胳膊说,如果她是男的就娶了她。

    “我要是男的你也可以嫁给我啊!”林琳笑嘻嘻地说。

    对此,殷一梅坚定不移地点头,“如果你是男的,我真的会嫁给你,这样的男人天下只有一个吧。只可惜你不是啊,你说你怎么就不是个男的呢?”

    “是,就嫁给我。”这一次林琳的笑难免有些不怀好意。

    殷一梅没放在心上,一面喝着汤,一面说将来娶了林琳的人一定是好福气。

    林琳早就看出高文是个靠谱的人,但她答应了高文,不说出是她给的食谱。或许爱一个人,真的可以是无声无息的,他并没有想跟杜锆比个高下,只希望一梅能好好的生活,平平安安。

    一个星期,杜锆都没有跟一梅联系,一梅也没有联系她。

    很快一梅出院了,她回到家里,由阿姨每天炖汤给她喝。

    味道总是不如外面买的,一凡经常回来看她,还嘲笑她是一个老古董。

    学校里也奇怪的卖起了类似的东西,这让殷一梅迫不得已成为了真正的老古董。

    每天喝着汤,走到哪里随身携带保温桶。

    “枸杞能养生子,补气血。还有这些乌鸡汤什么的,都可以当水喝,把浮游撇掉就好了。”

    每次想起林琳说话时的样子,就觉得她好像是被一个中医给附体了一样,甚至一想到她的表情,殷一梅不自觉的发笑。

    梁媛媛跟林琳私下里感叹高文这个人太男人了。

    “什么时候我能遇到这样的男人啊?”梁媛媛念叨着,被林琳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她疼的哇哇叫,却被提醒还有少爷的存在。

    她嘟着嘴巴,少爷这个人固然是好,可没有高文这么钟情啊,两个人的感情没经过任何的考验,所以……未来还是定数啊。

    不过话说回来,能做到高文这样,真的挺不容易的。

    女孩子不喜欢他,他还是默默的疼爱着女孩,还每天看食谱,有一种爱就是这样,它不是活在了嘴上,而是活在了生命的每一个细节之中。

    高文正是如此。

    隋风跟高文的关系不错,男寝人不多,基本上三个楼层的人都见过面,因为孟生的关系,隋风自然更关注孟生的同学。

    “你小子啊,就是太傻了。其实偷偷的爱一个人没什么用。女生都是感官动物,哪里有时间去感知你的这些心疼和深爱啊?爱就是爱,何必呢?”说过他才想起什么,又摇头,那小子早晚会离开一梅的。

    他感慨着,如果是自己,可能也会默默爱着,毕竟殷一梅太优秀了,被她拒绝当然觉得没面子,但要保护一个人,那就不管是否有面子了。

    “学长,我不是吹,我如果想治那小子有的是方法,只是不想让一梅那么难看。上一次我跟他打架的事,我已经尽量的控制自己了。可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是你的女神,你喜欢的女孩,在你面前骄傲百倍,却被其他不喜欢她的男生摆布,糟蹋。我觉得不公平。”

    隋风抿嘴笑了,爱一个女孩,就应该实心实意,忘记她的过去,人会犯错,爱会永恒,如果真的爱她,就要一直爱,如果真的不能够接受,那就放下不必追究,这是爱的最大极限。

    高文点头,打开矿泉水一饮而尽,顺手将瓶子抛向垃圾桶,塑料瓶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弧线,最终落在垃圾桶里。

    “yes!”

    付河最近跟金颖闹了矛盾,两个人一直不说话,不知何时他也坐到了高文的身旁,叹:“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高文惊讶。

    付河垂头丧气,见高文一旁的隋风在只能低头。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聊。”

    隋风走后,付河才说出了困恼,金颖最近一直在省钱,每天早上火腿粥,中午皮蛋粥,晚上大米粥咸菜,他已经饿的有些发慌了。

    他说,两个人可以每天吃一顿好的,其他两顿吃粥。

    可是金颖不同意,说着说着就委屈起来。

    “我问你,你们两个人要去环球旅行吗?”

    付河摇头。

    “那你们要去改变世界?”

    付河摇头。

    “你丫的,我说不干大事,攒钱可以,至于这样嘛,再这样下去明儿你都快营养不良了。”

    付河感叹,上个星期回家,母亲准备了很多的菜,他实在太馋肉了,就开始大口吃肉,母亲好奇的问他学校没有吃的吗?他没说话。

    高文:“你就不该这样,你这么下去,如果以后你们步入婚姻殿堂了,还身上一分钱没有,同事聚餐都拿不出钱吗?每天就是省吃俭用,从不去感受生活,体验生活,这样有意思吗?”

    付河摇头,可是他喜欢金颖,金颖虽然看上去并不如其他的女孩那样清秀贤惠,可人十分机灵可爱,他本身呆呆的,就要找一个这样的女朋友来改变,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