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写在青春未老时 > 074 狂人日记(现代版)

074 狂人日记(现代版)

作者:墨言江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

    离开村落已经有二十余年,期间未曾回乡看望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还有已经年迈的师傅和师兄。我生活在一个武术之乡,那地方被有梦想的人称之为世外桃源,可是有梦想的人越来越少,那地方也就越来越不被人知道了。在那地方生活的都是远离俗世的狂人,过与世无争的生活,享子孙满堂的幸福,这就包括未离开那地方的我。

    和师兄离别也已有二十余年,期间虽有书信来往但也寥寥无几,多是些那些年的嘘寒问暖。近些年来和那地方已经断了联系,连师傅的身体安康也不得而知。其实这世界已经极度文明,人人光衣鲜艳,联系方式早从书信变成了电话,QQ,邮箱,微信等等从来没有在那个被称为世外桃源的地方出现过的东西。所以,那地方就还保留了原有的已经不被人使用的联系方式,也是如此我才和师傅和师兄慢慢断了联系的。

    我是在二十年前离开村庄的,也就是一九九四年的那一年吧。离开村庄到达了一个传说中的文明城市,那是所有村庄和我一样大的孩子都会有的梦想,那时候的我刚刚到加冠之年,于今即将步入不惑之年了。突闻师兄前来看我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在那地方我们是亲兄弟,师傅就是我们的父亲。至于我们的亲身父亲听说早就去了大城市,但我们都再也没有见过,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我们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两个孩子,然后被好心的师傅收留了,成为了师兄弟。

    二

    见到师兄是在一个下午,那天外面的阳光格外刺眼。我把师兄请到了自己这些年辛苦赚来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师兄并没有对我在这个城市里有了一套价值百万的房子感到羡慕,这对我而言还是很失落的,放在以前我万万是不会有这样肤浅的想法的。师兄还是和二十年前一样眉目清秀,两眼炯炯有神,仿佛他一眼就可以看穿这世上的肮脏,并将其净化。只是他的眼角多了一些鱼纹,鬓角也添了一些白丝,果然是岁月不饶人了。

    傍晚时分,我请师兄在临近的一家大型饭店用餐,实则是为了向师兄显摆一下我的阔绰。我点了鲍鱼凤翅,山珍海味琳琅一桌,都是在那地方无法见到的被城市人看作是奢侈品的好东西,有些人可能一生都不能享用一次。席间,我不断催促师兄吃菜喝酒,怎奈师兄总是以胃不舒服拒绝动筷,满桌的美味佳肴全成了摆设,美酒也只能我一人独享。

    回家路上突见一小面馆,有几分家乡土菜馆的味道,受师兄相邀同进去。馆内客源稀少,几张用旧了的红桌椅被老板擦得反光,桌椅年头已不知岁月,估计是祖传下来的吧,如果拿去鉴定说不定还是古董,换好些银两,这对夫妻老板也可丰衣足食,过锦衣玉食生活。

    师兄要了一份酸菜鱼,这在我们以前的村落可绝对是奢侈品了,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享有的美味佳肴。我的胃已经被大饭店的山珍海味填的实实落落,没有一点地方装下一点酸菜鱼,再说我现在也是不消吃酸菜鱼的。怎奈师兄吃的津津有味,也勾起来我的食欲,随尝试一口,入口爽滑,味道细腻,我分明吃出了一种真正的家的味道,那也是师傅曾经做过的味道。可惜我的胃是在以饱,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兄慢慢享用。

    我问老板酸菜鱼为何做的如此之好,比大饭店的鲍鱼凤翅还要可口几分。老板笑眯眯的说:“这都是我们家传的祖方,到我这一辈已经失落了不少。这鱼都是我们亲自打捞,油是自家榨的,菜是自己种的,一切都是最原始的材料,所以做出来的菜味道就接近了自然。你是大饭店的菜吃多了,所以才会觉得我们小店的饭店比较可口的。其实大饭店多用的都是地沟油,鲍鱼凤翅也是假的,很有可能都是人肉人油呢,其实那些大饭店很可能都是在吃人呢。”

    做酸菜鱼的老板说出吃人肉人油的话时我的胃里在打转,想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才好。可见师兄还在老神在在的吃着酸菜鱼,全然没有被饭馆老板的话影响,一时又打消了呕吐的欲望。再者想来,现代社会如此文明,怎么还会有买地沟油的人呢,更惶恐是吃人肉人油了,简直是天方夜谭。

    吃完酸菜鱼,我和师兄回到了三室一厅的家中,正好赶上新闻联播播放的时间,随一起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电视,我的电视足有半面墙大,电视里的人比现实中的我还要高大,这也是我引以为傲的资本。看着从乡下而来的师兄,我觉得自己这年出来时特别正确的,看着一贫如洗的师兄我的内心是高兴的。我现在总是喜欢和师兄比较,我似乎忘记了小时候师兄向父亲一样给过我的关怀了。

    我总是会从新闻里和报纸上看到国泰民安,国富民强,生活蒸蒸向荣来,我觉得生活是非常美好的,幸福的日子让我忘记了这些年来为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所吃的苦头,忘记曾经笔直现在已经弯曲的腰杆,这不是形体上的弯曲,而是心灵上的弯曲。师兄总是不喜欢看这类电视的,他说这都是假的,其实在我来这所城市之前也是这样认为的,甚至来这所城市很长时间里我都是这样认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改变了。

    三

    有一天早上,我起来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发现自己的眼睛是红色的。我其实天天看这双眼睛的,从来也没有觉得它的与众不同,其实它真的和这个城市里的人们的眼睛是一样的,都是红色的。只有师兄的眼睛是黑色的,炯炯有神的,同样黑色且有神的或许还有同村落的那群狂人吧。

    我是拿自己的眼睛和师兄的眼睛对比才发现它是红色的,其实我和这所城市的颜色是一样的。我血红的眼睛似乎能够透过自己的躯体,我发现自己的血液是浓墨色的,我的心也在慢慢的变黑。但我知道这些都是正常的,因为它和这个城市的步伐是一致的。

    四

    我在一家肉联制造厂上班,二十年了,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工段长,大多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我带着师兄去参观我高楼大厦里的办公室,途径大门口时,师兄问我:“你们厂里还有火葬场吗?为什么会拉这么多的死人进去呢?”我当时一听就笑了,师兄真的是老了,眼睛也花了,那分明是鸡鸭鱼鹅牛羊什么的,哪来的死人呢。

    五

    师兄在来城市的第五天遇到一件事。当时我和师兄在路途中,遇到一个盗贼偷了一人的包。对于此事我已经是见多不怪,可师兄是一副热心肠的人,还保留着年轻时候英雄侠客见义勇为的秉性。随即出手相助,盗贼是有同伙的,多人向师兄出手,怎奈师兄武功盖世,三招两式之下已经解决了一群小虾米。

    其实我的武功也是不输于师兄的,只是这些年在大城市我已经不会动手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不应该用拳头解决问题的。师兄把包还给了那个丢包的人,只见他很害怕的拿过包,胆怯的看了几眼躺在地上的盗贼,没有对师兄说声谢谢,就很害怕的走了。

    六

    一次我和师兄去一家清真的饭馆用餐,原因是素问清真菜系比较清淡,我已经被鲍鱼凤翅的油腻沾满了胃壁,时常需要清理一下,选择比较清淡的餐馆。其实在清淡的餐馆我还是吃的大鱼大肉,就如这次我要的是清炖羊肉,有这样的一个“清”字存在至少在心理上是一种安慰。师兄和我要的是同样的菜,只是师兄只尝试了一口就说不合胃口,便弃筷不吃,唯我一人慢慢品完。

    回家路上我问师兄为何不吃时,师兄告诉我说:“那餐馆做的不是清炖羊肉,而是清炖猪肉才对,明显的是假羊肉。”对此我只能嗤之以鼻,因为我确实吃出了是清炖羊肉的味道。师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里话,知道我对他的话不服气,补充说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在庄子里,吃的最多的肉就是它了,怎么会弄错了,它就是烧成灰我也能闻出它的味道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师兄的话是真是假,我分明已经忘记了各种肉的味道,或者所有的味道都是一样的,即使有一天给我一份人肉来我也能吃出羊肉的味道。

    七

    师兄在我的居所居住了一个月左右,准备回村落了,还要了我的照片给师傅看,说师傅这些年挺想我的。其实有时候我也挺想从前的,只不过这样的日子很少很少,大多都是在梦里才会出现。因为我要把大把的时间用来挣钱,我还要换更大的房子,我还要买辆好车,虽然这些我现在都已经有了,但它们实在太老了。这套房子我已经住了十年,这辆车我也已经开了三年。我的确该换套新房子,换辆好车了,我正在这样想着。

    师兄走的很突然,突然到我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时候走了。那天早上我开车送师兄到达文明城市的火车站,清晨的阳光洒在车站的广场上光彩斑斓。远处传来叫卖各种商品的吆喝声,我似乎听到了远山上放羊的女人在大声的喧哗,声音杂乱无章,却又像是另一种乐曲,一种专属于底层社会的人们发出的呐喊。我已经不稀罕去这样的地方买东西了,我老觉得有损自己衣衫革履的身份。

    师兄老是一件粗布麻衣,我给买的新衣他也没有换穿,他说不习惯穿的这么正统。其实我是不愿意和师兄去太多地方的,我们的衣着打扮格格不入,我们是两条道路上的人,我在心里这样认为,但在表面上他依旧是我的师兄。我们走在一起虽然在外人看来他更像我的奴仆,甚至还不如奴仆的地位,城市的奴仆都不会穿粗布麻衣了。

    我在心里正构思和师兄之间的差距呢,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叫骂声。只见几个城管正在殴打一个拉着小车卖水果的妇女,旁边满是看客,妇女疼得在地上打滚。对于这事我也是见多不怪的,我也没有见义勇为的心思,我的心中更多的是如何挣钱。可是我却忽略了坐在车上的师兄,他在这所城市里绝对称得上是武林高手。更重要的是他还活在替天行道,劫富济贫的幻境里,他还不清楚这所文明的城市和那个村落是不一样的。

    师兄最终没有忍住,还是出手了。师兄的出手是极度凌厉的,几下就打倒了围住殴打妇女的两个城管。可是后面又来了七八个城管,手里全拿着警棍,开始三五成群的和师兄对战起来。我本是可以帮助师兄的,但我似乎没有和城管对决的勇气,我似乎失去的这样的锐气。我正思考要不要出手时突然听到师兄一声惨叫,我分明看到一把刀从师兄的后背穿过,从前胸出来。刀尖上还流着血,一滴滴落在地上,如同傍晚的红霞一样妖艳。

    我惊呆了,我想不到武功盖世的师兄会在这几个人的围攻中失败,而且败的让人心寒。师兄注视这我,嘴角不断的有鲜血流出,我分明从他的眼中看到了失望,我也从他的心中读出了痛苦,还有更多对世俗的不理解,对如此苍凉倒地的不甘。我静静的看着师兄慢慢的倒下,双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刹那之间,师兄曾经对我的好被红霞一样的血色勾引出来了。

    我最终还是没有和城管动手,只是赶紧将师兄送到医院,师兄还是走了,用那件沾满鲜血的粗布麻衣包裹着自己的躯体和灵魂干净的走了。听说参与事件的城管受到了处罚,但我已无心计较这些,因为我还有我的事要做。我把师兄还是送回了离别二十年的村落,没有敢去见任何人,包括将我抚养大的师傅,只是给师傅留了一封信,将大概的情况说明,把师兄在村落后的大山上静静的安葬。

    八

    再次回村落已经是三个月之后,我是带着城管对师兄的残暴行为的处理结果和记者一起到达村落的。可惜我的师傅已经在两月前离开人世,那个给过我温暖的地方如今已经荒凉不堪。我的心里或许还有泪水吧,我的眼角在知道师傅离世的消失的时候是湿润的,我跪在师傅和师兄的坟前很久很久,那些年的画面不断的从我的眼前闪过,那些画面还能唤醒曾经的我吗?

    和我同来的记者不断向相亲们问东问西,乡亲们也是热情的回答,对大世界来的客人,乡亲们还是很稀罕的。相亲们家家户户为我们准备只有逢年过节才会有的酸菜鱼,其实这些对我和记者来说都不过是家常便饭,我知道记者的心中是不肖吃这东西的。他的时间都用来了拍这里的大山,拍这里的河流,还拍这里穿着粗布麻衣的乡亲们,以及那些天真的不知忧伤的孩子。

    离开村子的时候我告诉为我们做过酸菜鱼的乡亲们“我的师兄是由于城管正当防卫时,防卫过当而误伤致死的”。乡亲们的眼中满是理解的光芒,他对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友爱,没有表露出哪怕一丝的不满。

    九

    有一天我看城市里一份很不出名的报纸,我平时是不看这家出版社的报纸的。在这份报纸上突然发现上面有我和师兄曾经吃过鲍鱼凤翅的那家大饭店,更为贴切的说应该是师兄看着我吃过的那家大饭店。我以为是一片积极的报道,却不料是在此餐厅里查出了使用地沟油的事情,而且还有各类假冒的肉制品也一并被查出了。我看到这个报纸的时候觉得这个城市还是很好的,依然有很多敢于和邪恶势力做斗争的善良民众。我又想起了酸菜鱼老板的话来,我在想这家大餐厅是否真的使用人肉人油来做菜呢。但我内心还是高兴的,这家黑心的餐厅终是被查处了。

    可能是看到这条消息的心情比较好吧,很想吃酸菜鱼老板做的酸菜鱼,开车一个人去独吃。我在那个地方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和师兄吃过酸菜鱼的土菜馆,向临近的人打听才知道原来已经强制拆迁了,那家土菜馆也搬的不知去向。根据目击说当时城市建设的队伍对土菜馆老板拒绝拆迁进行了拘留,里面红木桌椅全部损坏,被汽车连同拆迁下来的废品一起拉走了。是不是又有一种祖传的秘方将要从这个文明的城市消失了,还有那美味可口的酸菜鱼的味道。

    回家的路上经过吃过鲍鱼凤翅的那家大饭店,发现里面依旧灯火通明,生意显然欣欣向荣。我心里想着一定是我看的报纸不够详细,误解了上面的意思,或者我看错了报纸上饭店的名字。回家我又一次拿起报纸,反复斟酌,发现报纸上确实写的是那家饭店,但这份报纸可能是假的,因为这份报纸在这所城市的销量真的太差了。更何况我还是很肯定这个城市的法律的,它怎么能容忍不健康的东西存在呢,它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是为这所城市的大多数人服务的。

    十

    又有一天我经过吃过清炖羊肉的清真饭馆,发现里面有很多带着白色礼帽的穆斯林在聚众闹事,还有警察在维持秩序。打听下才发现里面竟然用猪肉代替牛羊肉,也才知道原来瘦肉精可以让猪变成牛羊。这个城市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伪劣假冒的肉制品,有时候我都怀疑上班的肉联厂所用的肉是从哪来的。

    十一

    自从师兄和师傅离开我以后,从这个城市到那个村落我都是孤独的。我开始时常做梦,我老是梦见自己的肉联厂,梦见一车又一车的死人被送进去,投入到了绞肉机里,血淋淋的,连骨头都被磨没了,然后从流水线的尾部出来一种又一种肉制品。我甚至梦见了自己未曾谋面的父母就在那堆尸体里,我在梦里哭喊着,可我真的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他们真的太普通了,我甚至觉得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和他们有着相同的面容。

    十二

    我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准备换套新房子,换辆更豪华的汽车。我还是喜欢看看报纸,看看新闻。我喜欢这所城市每天都国泰民安,国富民强;我也喜欢电视新闻里人们歌舞升平,安居乐业。我知道自己就是报纸和新闻里的一份子,我生活的方式已经和这所城市密不可分。可是啊,有一天我去掉了高达一千度的近视眼睛,发现那些写满幸福的报上纸竟然只有血淋淋的两个大字“吃人”,新闻里也正在播放肉联厂制作人肉产品的过程,这些是我戴着眼睛永远也看不到的。

    我的心在脱下眼镜的瞬间疼痛了,我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可是到底失去什么我却说不清。突然想到了二十年前读到过的一句话“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似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年,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今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我不正是验证了这句话吗,在我的岁月里真的只剩下满目荒凉了。我追寻的东西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意义?可我还是舍不得我的房子和车子。

    十三

    我终于背起了行囊,决定回到当初离开的地方了,或许我的心中还有家,或许我的心还没有彻底变的漆黑,我觉得只有那个与世隔绝的村落还是干净的。虽然那地方已经没有了师兄,也已经没有了师傅,但那地方的人的眼睛是和师兄的眼睛一样炯炯有神,他们的鲜血也和师兄的一样艳丽。

    我回到了成长二十余载的地方,看到的却是呼啸而过的汽车,还有轰鸣声不断的装载机,但是我心中的村落却已经不在了。再三打听下才知道这个落后于世的地方即将要进行大变样了,它在一个记者的介绍下即将名扬天下,成为中外驰名的旅游圣地。其实我知道这个记者是谁,他和我一起吃过乡亲们曾经做过的酸菜鱼,他也和我一样得到过相亲们的友爱。

    我曾经的父老乡亲有些人拿着微薄的补贴已经搬迁到不知何处,有些拒绝搬迁不愿意拿微薄补贴的人现在还在班房子里呆着,静候别人的发落。他们总是这样安静,既是在时代的大变迁中也依旧安静等候自己的光阴,他们从来对不公都不会反抗,也不敢反抗。

    十四

    我再次上路了,回到已经奋斗了二十余载的文明城市,回到我的三室一厅的家里,回到我的豪华小轿车里,回到现实生活里。

    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干净的心灵?

    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不沾人血的唇牙?

    我已没有,孩子还有,救救孩子。

    文/仰望天空

    2014年03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