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写在青春未老时 > 042 遥望最美的故里

042 遥望最美的故里

作者:墨言江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遥望最美的故里

    突然想起了那个在我生命中已模糊不清的山村,想起了生活在那块荒凉土地上的人们,不知自己有多久没有亲吻那一片生我养我的寸土了。如今离家远去,有太多的梦想已遥不可及,对家有着强烈的眷恋,却很难回到那个温暖的怀抱,很难再去感受儿时的宁静与喧嚣。很多时候,美的东西只有在失去后才知道可贵。曾经多么的想离家远行,如今发现自己一心想离开的地方很难再回去,这也许就是我们对自己的年少无知所付出的代价吧。

    2010年的七月,在那个被诅咒过的日子里,我的内心充满了悲痛与忧伤,为此悼念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炎热的夏天,毒辣的太阳烤的人无法藏身。我在遥远的他乡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一位挚友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具体原因不详,各种传闻都有。我们是同龄人,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一起成长了二十个冬夏。噩耗传来骇人听闻,千里之外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助,似乎变成了空旷沙漠里的行者。父亲在电话里叫我别难过,说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的,只不过挚友走的早了一点。可这样的事实叫我怎能接受,叫我怎能不去悲痛。去年回家我们还曾相见,那是他的大喜之日。

    记得那天下了很厚的一层雪,城市公交不通车,我是步行了二十公里的乡村道路参加了他的婚礼,二十多里的雪路上留下了我深深的脚印,只为向我的挚友说一句“新婚快乐”。在他婚礼的那天我遇到了很多村子里的朋友,好些朋友已经几年不见了,我们一起将最深的祝福送给了他,聊了很多以后的打算,可没想到刚刚触及的梦想却过早的夭折了。二十年,多少个日夜,突然之间就不用再去经历人生的风雨了,我不知道对于年华正茂的我们来说是一种不幸,还是一种解脱。

    双十年华过后,我们都拥有了自己的生活,然而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我已无从知晓。对于挚友的离世我深感痛惜,可是谁能挽回一个年轻的生命呢,只能祝愿我的朋友在天堂安息。

    2010年的十月,家乡飘起了小雪,很多家乡朋友的QQ心情都和雪有关,发现自己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注意故乡的雪了。想必故乡的雪还像从前一样的晶莹剔透,一样的醉人心脾吧。只是故乡的雪里藏着太多游子的思念,那里蕴含着我们浓浓的乡情。在我而言,雪是美的象征,它洗净了尘世铅华,铜臭之味,它用伟岸之躯包容了一切肮脏与腐朽。美丽的家乡在经历了春夏秋的考验后,又迎来了第一场雪,可是当一个四季轮回之后,我们年轻的心是否可以经受的住生命的洗礼,也在下一个轮回里重生呢?

    2010年10月01日

    在我的心中一直有种期待,那是留在村口的张望,是在行走千里之后依旧有双眼睛注视着的期盼。前些天回了趟家,看了一眼久违的故乡,回忆了一次曾经的点滴。发现好些东西都变了,还有一些正在改变。曾经的破屋已经焕然一新,只是在我的眼中越来越陌生,有时候甚至怀疑这是否真是自己成长过二十年的地方。唯一能证明自己存在过的也就剩下一些曾经熟悉而今已苍老的容颜了,还有那撮黄土和一所很久没有人居住的院落。

    在离开家的时候碰到了外出刚要回家的伯母,以回族的礼仪向伯母问好。记忆中年轻的伯母已经老去,多少次回家都未曾发现,伯母似乎在一个瞬间老去了,帽沿下露出了几根白发。告诉伯母自己要走了,有时间再回来看她们,可我真的不知道这句“有时间”到底是什么时间。伯母说自己老了,不知道还有几天盼头,说着说着眼泪开始在眼角打转,粗糙的手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擦拭着。

    微笑着和伯母道别,转身走向一条不知走过多少回的路上,这条路长数百米,当我走向它时却永远也找不到尽头。走了约百米后,回头看见一个身影停留在村口,向着我前进的方向张望,那一双目光注视了我很多年。眼睛模糊不清,泪水没有流下,可心却早已成了汪洋,就那样走了,又一次离开了我的故土。

    2010年10月06日

    不能忘记的还有那座小城,那个关于他们、你们、我们的故事。依稀记得08年踏上北上列车的前一天,自己一人走遍了家乡的每个角落,只为将那座生活了二十年的小城牢牢的刻在心里,希望自己在离家远去之后会有一段念想,有一片热土让我去魂牵梦绕。曾站在东岳山顶注视过固原的每片土地,可惜视野有限,我的眼神只能在高楼大厦间穿梭,只能在无尽的马路旁驻足,走过的小巷在心中定格,然后祝愿那群小的如同蚂蚁一样的人们今生幸福。

    2010年,重新回望了那座群山环抱的山城,从水上公园到东岳山顶,从古雁岭到二十里铺。当我将生活了二十年的故土转了一圈之后,惊奇发现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所有的事物与我是那样的陌生,内心的念想似乎在慢慢的冲淡。可是能吗,这片生活了无数个日夜的热土,这片养育着我祖上的热土,您的孩子怎能将您忘记!就算有一天我们将自己的血肉之躯葬在了他乡,也一定要把灵魂投进你的怀抱,在你伟岸的身躯了安然的入睡。今生今世,我只做您的孩子,您的后裔。

    西海固,我的母亲,我的娘!

    2010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