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写在青春未老时 > 015 再见,美丽的誓言

015 再见,美丽的誓言

作者:墨言江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拼命的活着,拼命的活着。就算拼的头破血流,也还要拼命的活着。”一直这样的告诉自己,没想到有一天真的拼的头破血流了,是否还有能力去拼命的活着呢?

    有些故事过了今天就可以忘记,而有些故事却一生一世也无法忘记。就像初三时一起许下“如果流血可以拯救一个人的灵魂,那么我愿意”的誓言;就像高中几年里那些奔跑在球场上的身影;就像十八岁的生日聚会;就像第一年补习时的欢声笑语;就像进入五中时的那句“秋草逢霜,必死无疑”的戏言;就像那条不该有的情感指数;就像协和医院那张白色的病床;就像08年6月7日早上那一句“凭自己的良心去吧”怨言后的无数眼泪;就像十五天一路向东的征程;就像08年6月20日扔下漂流瓶时那种没有知觉的疼痛;就像那片让我为之流血的彩云和那轮流血后看到的明月。那些发生过的故事和故事中的人物这一生一世都不可能忘记,不能忘记就会在心中留下伤痕。

    2008年7月7日下午7点左右,本该阴了一天的天气突然放晴,阳光穿过云层放出奇彩的光,迎着阳光的那片云被染成了彩色。打工的日子里很难见到如此美丽的景色,我被这定格于瞬间的美丽勾去了魂,忘记了头顶横飞而过的砖块,就在那思想空白的瞬间,一块砖砸在了我的头上。没有感到疼痛,当血流下来的时候我笑了,突然间明白天边那一片美丽的绯红是要用鲜血来染的啊!从小就怕血流过身体时那种冰冷的感觉,是一种无法战胜的恐惧与绝望。可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的,谁都没有办法逃避。我眼睁睁看着鲜血流过我的脸颊,感受着那份凄凉与悲伤,可却无能为力。

    走进协和医院的大门,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躺在那张似曾相识的病床上,泪水不自主的流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并不是怕痛,只是难以承受这种熟悉的气氛,充斥着疼痛与罪恶,悲惨与心酸。不久以前,就是在这张病床上,躺着我曾深爱过的女孩,我目睹着她因疼痛而难忍的姿态,心也在一点点的滴血。记得那时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陪她说话,听她诉说那些流淌在心底的故事。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愿陪她坐一辈子,听她一辈子也讲不完的故事,只可惜我已没有那样的机会了!

    如今呢!床没有变,椅子也没有变,可是人却早变了。那时的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有梦想、有希望,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在爱的世界里,我们平等相交,共诉心语,一同幻想美好的明天。而今却早已物是人非,生活在我们之间流成了一条很深很深的河,谁都没有能力建起那座通向彼岸的桥,世间种种的情感只能是隔岸相望,任凭天涯咫尺的距离终变成咫尺天涯。

    独自一人坐在医院的输液室里,夜风吹动了输液室的窗帘,像梦一般飘渺。也许生活本就一帘幽梦吧,最终留下一个人空守,却不知道在守些什么!门外护士咯咯的笑声让我想起了我的《那些花儿》: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啦……想她

    啦…她还在开吗?

    啦……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吹走散落在天涯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Where the flow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Where did they all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Where the soldier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Where have all they gone?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输液室里的电视上正在播放《梁祝》的故事,多么的感人,多么的凄美。没想到这流传千古的故事有一天会被搬上屏幕,更没想到第一次看这部影片会是在流血的时候。也许一切的故事都将是命中注定,所有的情感只能随缘,作为凡夫俗子,也只能相信川流不息的前定。看着梁祝离别时的难分难舍,听着《双飞》里哀哀怨怨的歌词,心中有说不出的痛楚。

    走出协和医院的大门,午夜的钟声刚刚敲响。抬头仰望,一轮明月高悬当空,许许多多的故事又在耳边回荡,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久远。“霁月难逢,彩云易散”没想到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内,我竟看到了易散的彩云和难逢的霁月。

    生活如同梦一般的虚幻,其实命运早已捉弄我们多年。走在这所无人的街道里,突然很想笑,笑这个充满私欲的世界,笑这个肮脏的尘世,笑青春岁月里的无知,笑自己思想上的空白,笑那个伟大的梦想,笑那群无知的疯子和那个荒唐的疯梦,笑所有不该发生却终究发生了的故事。笑着,笑着,头就发疯的疼,疼的自己只想流泪,想好好的哭一场。可却告诉自己,流过血了就别再去流泪,否则就会让别人耻笑。就那样强忍着疼痛,一直走到了家里,一路上一个人很静很静,静的让人发虚。

    在音乐的旋律中睡去,却不知道是哪一首歌将我送进了梦乡,只是这一天过的太过疲倦。只想对自己的过去说一声:再见。再见,最感人的故事;再见,最美丽的誓言!

    2008年07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