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我就是如此娇花 > 番外萧权(十一)【陆锋,不喜勿点】

番外萧权(十一)【陆锋,不喜勿点】

作者:月下无美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锋回到北宁之后,就直接被送回了陆府。

    陆云虎和廖楚修忙着带兵出战,趁着之前的大好势头,将原本停于雁山关外的戎兵一网打尽。

    戎兵得知陆锋已经回归北宁,而大燕战神永定王也来了北境,仓皇撤退,可廖楚修和陆云虎却不愿罢休。

    陆云虎领兵镇守雁山关,而廖楚修却是带兵一路追击,一直将戎兵追到了横玉河附近,几乎将戎边部族组建的大军彻底打散,才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放弃了继续征战,带兵返回了雁山关。

    戎兵撤退之后,陆云虎彻底腾出手来,在廖楚修的帮助下很快清除了北宁内混入的戎边探子,还有被收买的内奸,彻底扫清了后患。

    北宁彻底安定下来之时,已经是开春三月。

    陆云虎刚松下来一口气,腾出时间来回府去看望受伤的陆锋,却没想到撞见了陆锋和萧权亲吻的场面。

    陆云虎强忍着怒气等着萧权离开,才对陆锋发了火。

    可谁知道陆锋一席话,却将他气得眼前发黑,差点直接背过气去。

    ……

    “我不同意!!”

    陆锋的院子里,一道怒吼几乎划破天际。

    陆云虎眼底满是震怒之色,既为陆锋和萧权之间的感情,更为陆锋刚才说的那些话。

    陆锋说,他爱萧权,爱了好多年,他说他这辈子都不准备再娶妻,只要萧权一人……

    陆云虎铁青着脸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陆锋,脖颈上青筋直冒,怒声道:“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是个男人,你也是男人,你们怎么能在一起?!”

    “你是我陆家的人,是我陆云虎的孙子,更是御封的骁勇将军。”

    “你怎么能……怎么能……”

    他颤抖着手,到底是没把那一句“怎么能蛰伏男儿身上”的难听话说出口来,愤声道:“我告诉你,你们两个不可能!!”

    “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你也给我歇了那份心思,从今往后都不准再见他。”

    “我会找人治好你的腿,再给你寻一门好亲事!”

    陆锋看着震怒的陆云虎,分明能看到他眼底的失望和怒火。

    他知道他喜欢萧权的事情,常人难以接受,在跟陆云虎坦白他们两人感情的时候,也已经预料到他会有什么反应,所以面对陆云虎的骂声,他只是受着,等他骂完之后,才低声道:

    “祖父,我的腿,治不好了。”

    陆云虎怒气一遏,眼睛突然就染了红色,别开眼瓮声道:“治不好又怎么样,就算没了腿,我也照样能替你找一门好亲事。”

    “这些年想要跟你说亲的人多的是,刘副将家的女儿一直对你有意,你失踪之后,日日以泪洗面,还有周家小姐,她也对你倾心,就算她们都不行,再不济也可以寻一个普通女子……反正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是他!”

    萧权是男人。

    陆锋也是男人。

    两个男人,他们怎么能在一起?!

    陆锋听着陆云虎的话,忍不住抬头看着他沉声道:

    “祖父,不管那女子是谁,我都不会动心,就算你把她们替我娶回来,我也一辈子都不会碰她们。”

    “我的腿已经治不好了,我心中也永远都只会有萧权一个人,你如果替我说个女子回来,我既给不了她我的心,又不良于行给不了她将来,你便等于是害了别人,让她来我陆家生守活寡。”

    “祖父,我陆家之人行事向来光明磊落,难道你要我去做这骗人感情,毁人人生的无耻之徒吗?”

    “你!!”

    陆云虎听着陆锋的话顿时怒气冲头,一巴掌就甩在陆锋脸上,“啪”的一声,直打的他侧过脸去。

    陆锋紧抿着嘴唇,眼底满是黯淡之色。

    陆云虎手上颤抖,看着陆锋嘴角的血迹,还有他消瘦了许多的模样,心里后悔出手,可是面对陆锋和萧权的事情,却不肯妥协。

    “锋儿,你从小便有主张,你说什么祖父都能随了你,唯独这一件,我绝对不会同意。”

    “男子相恋,本就有违伦常,断袖之癖,更是为人所不齿。”

    “祖父不怕陆家丢人,更不怕别人说我如何,可是却容不得你被人指摘谩骂。锋儿,你要知道,他人口舌犹如杀人利器,那些诋毁嘲讽,那些走到任何地方都会看来的异样目光,还有所有人的排斥和不屑,会毁了你的……”

    陆云虎眼中通红,说话时更是带上了颤音。

    陆锋心里愧疚,更是眼角染了湿意。

    他知道祖父是为了他好,更知道祖父是怕他毁了自己,可是有些事情,他渴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能够狗得到。

    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手。

    陆锋低声道:“祖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

    陆云虎猛的抬起头来,看着陆锋。

    陆锋声音干涩,缓缓道:“我在雪山上伤了身体,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有孩子。”

    “祖父或许不知道,我和萧权之间,是我卑劣。”

    “我爱萧权,爱了他数年,爱到想要将他囚禁,爱到不顾一切,差点害死了他。我明知道他对我是同情,是因为是再也站不起来的怜悯,我却依旧自私的将他留在身边,不愿意让他离开。”

    “萧权曾经躲了我三年,我也以为时间会让我忘记,可是祖父,我做不到……”

    “我每日杀敌,我拿命去拼,我甚至恨不得干脆死在战场上,这样也许就能忘掉他,忘掉那份世人眼中扭曲的爱恋,可是当我真的在雪山上神智渐失,以为自己活不下来的时候,我想的却还是他。”

    陆锋望着陆云虎,明明没有流泪,可是却让人感觉到他心里的悲切。

    “我放不下他,我放不下这段情……”

    “我想要陪着他,哪怕我站不起来,哪怕我再也不是以前的陆锋,我依旧自私的逼着他留在我身边,死也不愿意放手……”

    “祖父,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更知道我们在一起后会面对什么,可是无论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我都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