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五十九章:三声枪响

第一百五十九章:三声枪响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念手里头翻着自己的结案总结书,翻来翻去觉得这些个文字和图片都像是放屁似的,心中像是飘进去个不听吸水发胀的海绵,闷得要命,把总结书一扔,钻出大门外边儿去抽烟了。

    总结书上的用词都特别讲究,连成了句子就变得文绉绉,又特别符合政.府红头文件那么一回事,简直跟他新上任时候,教科书里头的总结报告的翻版似的,一模一样。

    显然这不是出自于他这个小老粗的手里。他这辈子可没念过大学,青春岁月都泡在武警部队和大街小巷里头了,那些地方,不用笔杆子说话,用的,是铁铮铮的拳头。

    可是昨天晚上这报告莫名其妙的就被上传到了自己公安系统的文件里头了,今早他一来单位,开了电脑就见它还闪烁个不停,提醒他打印了签好字,赶快交给上级去。

    他不知道这文件是谁写的,横竖李青已经从公安局放回家去了,是不是他写的,还是他爹李烨寻了哪个政.府部门的秘书写的,他都不那么在乎了。

    好像是自从看到贺文卿坐在那辆破碎的出租车上以后,他对李青那点儿争强好胜的竞争心理,就被风呼啦啦的吹散了。

    特别的失落,后来又见着倒在血泊里的池玉,他又很难受。难受到,他也不是很想探究这事情的来来往往和真真假假了。

    似乎,是对这件案子烦了厌了倦了。

    报告书上是这么写的。

    金宸和sandy合谋杀人嫁祸于贺齐生,被李青、贺文卿、池玉一众大好人给发现了,然后金宸唆使了凤凰台的小姐牡丹,把赶往警察局的贺文卿撞死了。

    夺了贺齐生这关键的脱罪证据。

    又唆使了sandy将池玉从宾馆绑架走了,威胁李青到场,意图把他们两个全部都杀人灭口了。

    后来在场面十分混乱,有没有监控摄像头的争执中,金宸冲着池玉开了一枪,随后李青奋不顾身的将意图再解决他的金宸和sandy击毙了。正当防卫,将坏人们都杀了个片甲不留。

    可是秦念却不是个傻子,自以为很聪明。

    他就有点儿想不通,金宸既然已经把他们两个捉住了,一个一个击毙了就完了,怎么平白无故又多了一把手枪,而且那sandy从头到尾手里头就拿了一根钢管子,手上连枪的火药残留都没有,怎么就威胁到李青的生命,被正当防卫了?

    他这么想明明白白是处于刑侦的后遗症,也并不是因为他想让金宸把他们两个人都解决了,想来想去,他对这两个人还是挺有感情的。谁让他这人生来就有情怀,就仗义呢?

    秦念想着深深吸了一口烟丝,尼古丁夹杂着外头的冷风,一股脑的钻进了他的肺里,他飘飘然的又想起了那天接到了李青电话后的场景。

    李青只说池玉被劫持了,在什么什么地方,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秦念有心劝他说你别单枪匹马的去啊,后来想了想这种妖怪,死了也好,横竖也是他自己个儿找的。

    他脚下可是一点儿都没耽误,马上报告了队里头,急忙又带着两车人就往那片早就废弃了好久的厂区里头赶。

    心里头砰砰直跳,像是打鼓似的。

    谁知道那厂区里头大概有二三十个一模一样的厂房和仓库,他一挥手,后面的人就四散开来,蹑手蹑脚的往里面探头。

    秦念一手举着枪,一手拿着手电筒,架起来慢慢的行。

    不一会儿他手里头就汗津津的,大冷天里头,竟然额头上也冒汗了。

    池玉不能死,他脑子里就这么一个念头,贺文卿的脸在他脑子里晃的他想吐,所以,池玉更不能死。

    搜救没进行多久,“彭。”的一声巨响,就在他前面不远处的一个仓库里炸起来了。

    秦念听见这声枪响,心惊肉跳的,骂了一句“艹。”拔腿就往那间仓库跑去。

    枪声顿了两秒,随后又响了两声。然后就是趋于静谧的诡异气氛。

    秦念从大门口举着枪往里头挪,然后只稍一眼,他就松开了胳膊,拿出了腰间的对讲机:“小王,快,快他.妈叫救护车。”

    仓库里头的电灯泡还被北风吹得摇摇晃晃,地下躺着的两个人头上都有一个皮肉翻滚的大洞,周围还沾着不少百花花的脑浆,再配上不停涌出的鲜血,让人作恶心的慌。

    池玉躺在李青的怀里头,双眼紧闭着,像一尊雕像似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

    她身上那件卫衣让血染了一大片,李青用一只手帮她压着伤口,还得出空来用另一只手帮她理了理耳边的头发。

    随后他笑了一下,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将半阖的眼睛闭上了,抱着池玉摇晃着,像是哄孩子似的。

    秦念看着却觉得这笑实在太吓人了,这人他.妈的是不是疯了?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池玉则腿上盖着李青的大衣,窝在他的臂弯里,像是睡着了似的。

    不只是因为她躺着一动不动,还因为她表情上看着,就像个美滋滋睡懒觉的人。一点儿不像是正面被人打中的胸口。

    秦念一边吼着救护车,一边觉得,这两人应该可能都疯了。

    ---

    池玉醒过来这天,不偏不倚是阖家团圆的大年初一,昨夜里李青已经守了她一夜,中途夏家人都来了,准备在这儿一起守岁,可是都让医生给轰出去了。

    说是病人需要静养。

    袁子涵红着眼圈但是始终没落下泪来,大过年的,哭着丧气,也不吉利。

    她好容易稳住了心里头的慌乱,感激的溜了一眼李青。

    自从池玉出事儿了之后,李青就成天守在这里,还在医院旁边的小宾馆里头开了一间房用来洗漱的。对池玉那是真真的上心。

    她虽然心里头心疼自己的闺女,但还是不由得觉得,她这准女婿的人选没有看走眼。

    一群人叽叽喳喳够了,依依不舍的走了,回家守岁去。

    李青又重新坐在了池玉的身旁,忍不住又把手从池玉的被子卷里头探了进去,在她小腹上轻轻摸了几下,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一双宝石似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看。

    这么一看,池玉躺了三四天,天天打着营养针似乎是圆乎了一些,脸上也不像那天似的,煞白煞白的,有点儿粉扑扑的。

    所以当这小圆脸上的圆眼睛,动了动,突然睁开的时候,李青愣住了。

    池玉盯着他也愣住了。

    李青立刻站了起来,也忘了按铃找护士,先弯了腰把脸凑了过去,诚惶诚恐的。

    李青早就在心里准备了无数次,池玉醒了肯定会恼他气他,他便是怎么样都行的,任打任骂,来上一枪也行,就怕她心里头难受动了怒。

    这会垂着眼帘,只觉得自己简直是没出息,那天是怎么把枪上了趟,伸出手,找准了地方开了枪的全然不知,现在只觉得山雨欲来风满楼,他真怕池玉一起来就又要跑,跑的离他远远的,那他可真活不成了。

    所以他把脸凑过去,是真心实意想挨上几个大嘴巴的。

    可是池玉像不认识他了似的,盯着他的脸瞅了老半天。

    这面皮还是这么好看,可是,眼下确是有了不少青黑的意思。

    池玉眼上看够了,闭上眼睛休息了几秒,又睁了开来,这会动着手摸了上来,她食指顺着他的眼眶摩挲了一下,说了一句:“我爱你呀。”

    转而又动了动眼珠子补充道:“我也信你。”

    说的不太正经,但是李青听着却像是情真意切的对天发誓似的。

    李青眼里头的湿意闪闪烁烁的特别明显,池玉看的骤然收了手,有些有足无措起来。她被打中了胸膛,还没哭上一气呢,她这是说了些什么话,就惹得这冰美人此刻就要化成热水了。

    可是这泪自然还是没流出来,李青得意的勾了勾眉毛,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池玉听了这话只觉得五雷轰顶,怪叫了一声:“你…你你胡说,你才要当妈了呢!”

    第二天秦念听着自己这位小战友醒了,提着一个老大的水果篮子来瞧她,你别说这位革命同志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是位铁打的勇士。

    比他们队里那些糙老爷们还禁造。

    听医生说这子弹不偏不倚的错过了心肝脾肺一众要命的器官,只是嵌进了胸腔里头。

    出了失了不少血,但是抢救及时,不致命的。

    而且这命大的勇士不只是她一个,还包括她肚子里那个蚕豆大小的活物,居然也顽强的挺了下来。

    不过她毕竟是受了寒,又中了枪,有流产的兆头,医院也不敢放她回家,就在医院住着观察。

    秦念瞅过了池玉拔腿就走,因为李青那副欢喜的要命的死样子他看的实在厌烦,就好像生怕谁不知道他要当爹了似的。现在秦念反倒觉得,他还是冷冷清清的那副死相不那么招人烦。

    下电梯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

    可是马上又觉得自己这年头简直是在扯淡,就算这三声枪响是出自李青的手,他又不是什么神仙,怎么能就那么巧合把子弹射中了池玉不害性命的地界?

    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这可真就是胡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