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五十七章:辗转悲鸣

第一百五十七章:辗转悲鸣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预约之后,李青来到了Mary在布鲁克林区域的私人心理诊所,主持这家诊所的Mary医生在纽约市里口碑极高,专攻儿童婚姻家庭类的心理治疗师。

    这间诊所布置得和李青记忆中宋杰的办公室很不同,洁净、温馨,像寻常美国人家里的大客厅一样,左侧还有熊熊燃烧的壁炉,处了有一两位病人在候诊外,里里外外都显得十分静谧。

    在见到医生之前,前来接待李青的的护士小姐就先说明:治疗过程中所涉及的所有资料,诊所都会严格保密,没有当事人的书面签字许可,诊所不会将资料提供给任何人。李青迟疑了一下,还是写下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Mary是一个看起来挺和蔼的中年女人,笑着将李青迎进了办公室后,就坐到了沙发对面的椅子上。

    李青四处打量了一下,到处都是毛绒绒的地毯,和绿植。

    Mary注意到他的眼神,笑着问了一句,“怎么样,我的办公室?”

    李青点了点头岔开了话题,两人就开始了诊疗的过程,许是这件房子看起来与宋杰的办公室太不同,又或者是他内心隐藏的秘密憋得太久,已经到了无法压抑,临界点的边缘。

    这是李青生平第一次,跟人说起宋杰和自己的关系,尤其是在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面前。说出了口,他不必去恳求对方的信任,反而说的舒爽,说的畅快。

    李青的诉说结束了一阵了,Mary看着这个看起来出色的年轻人陷入了沉思,她的职业生涯中,见过很多心灵脆弱,甚至寻求药物滥用的患者。像李青这种单单靠着自己个儿对自己的约束,就能控制住自己坠入深渊的人,确实很少见。

    但李青所认为的,自己的现在在社会生活中融合的审好,都得益于他年少时的心理医生宋杰的“开导”及规劝,她却很不赞同。

    宋杰是很典型的心理变.态.者,通过李青的叙述不难判断他本人又很强的仇恨女性的心理,也许小时候遭受过性.侵或是被母亲遗弃都说不好,同时宋杰又对家庭有着近乎扭曲的渴望,所以打着心理医生的旗号,躲在白大褂里头,李青很可能不是他下手的第一个病患。

    他痴迷的想与李青建立一种类似父子的亲密关系,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而他手中类似的儿童病患,有可能都被他视为自己成功的“教育”的产物。

    Mary一口恶气憋在胸口,难以平息。这种不遵守职业道德的医生行为,应该遭到立即举报,这种心理有问题的摧残病患精神的“医生”,应该从医生的队伍中永远除名,但是一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很久,二来,那位宋医生也并不在美国行医。

    除了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这位,在她看来保守精神疾苦,很可怜的年轻人外,她也别无他法。

    她转了一下手中的钢笔,再抬起头已经十分平和了,“是什么促使你预约了这次诊疗呢?能说给我听听吗?”

    李青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感到了极端的不适感,身体与感受像是不能受控制了。脑子里一直闪现着以前我在大雨里杀死那只吉娃娃的情景,停不下来。”

    “等到我清醒过来以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在我脑海里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Mary点了点头,柔声说道:“你不用担心,这不一定就是精神病发的征兆,在我看来,反倒是像是一种精神上潜意识的保护行为。”

    “你的女朋友,池玉,能跟我谈谈她吗?”

    李青垂着头,像是脱力了一般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整个人都兴致缺缺的,毫无精神可言。

    他哑声回道。“我觉得她不能算作是我的女朋友了,她昨晚已经回国了。并且我想对她最好的安排,就是我不要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

    Mary在本子上记下了池玉的名字,抬头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Mary在脑海中尽量挑选着婉转的表达方式:“我认为你的情况之所以会被激化,是因为你太过于压抑自己的情感和本性了。”

    “虽然,你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很完美,但是这并不代表假面能够成为真正的你,当潜意识被压制的本性一旦反扑,将会产生很严重的断层行为。”

    “就像今天。”

    “你的心理问题现在不是由简单的先天问题导致的,而是后天过分修正的结果,你是可以与他人产生情感的,并不像宋杰一位灌输给你的那样,你和他有本质的不同,你对池玉的喜欢,挽留,都是自然而然可以进行表达的情感。”

    “过分压抑,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喜欢上异性是正常的,而且在你的潜意识里,从没有过主动伤害她从而产生快感的念头。昨晚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你不能全部将责任归结到你的身上。”

    “你不需要对周围所有发生的事情,去负责,去掌控。”

    “你必须承认,即便是你,也有无法掌控的事情,爱情也是,他人也是。”

    “需要被关爱,被喜爱,被眷恋,是个体活在社会中必须的东西。”

    即便在Mary再三的劝说下,李青终归没有选择再对池玉进行过多的纠缠。

    Mary也不好强求,于是另寻蹊径,劝说他尝试敞开心扉,多接纳身边示好的异性。

    因为,毕竟Mary坚信,他这辈子不可能只对池玉一个人感兴趣,不能因为一段感情的饿失败,就一竿子全部打死。他还年轻,是有机会再重新开始的。

    Mary和李青的诊疗分为了几个疗程,时长持续的五年多,除了进行心理调试,还会辅助一些有助精神放松的仪器。

    李青经常换女朋友的事情,Mary也知道,但是同时她也知道他一直都没找到下一个能令他交心的伴侣。

    最后一次李青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一个盛夏,天气很热,即便是办公室里大开着空调,Mary的额头也有些冒汗。

    可是李青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似乎是处在冷冰冰的另一个时空,脸上很淡漠,神情也是一样,丝毫没受到燥热的影响。

    这些年过去了,唯一一个让Mary欣慰的改观就是,李青不像以前那样那么抗拒自己的本性了,更多的愿意表现出那个他仇视,厌恶的第一性格。

    李青简短的跟她道了谢后,就起身出了门,单方面的终止了他们的诊疗。

    其实说来这些年过去了,诊疗的进展在他的男女感情方面,收效甚微,即便不是他首先提出来,她可能也会建议他另外寻求更高明的心理医生。

    Mary看着窗外成片的白云回味着李青走之前说的那句话,细细思索着自己两年前是不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不准备再继续寻找下去了,因为无论身边换了多少个伴侣,每当梦醒时分,我脑子里就会冒出来一张脸,那双眼睛盯着我,让我辗转悲鸣,痛的想在床上打滚。”

    ---

    李烨打来电话命令李青是时候回国的时候,李青很顺从的就答应了。

    回国后,他那连Mary医生花了五年时间都没治好的心病,竟然奇迹般的自己痊愈了。

    他在北京的每一个夜里头,都睡得很安慰,失眠和乱七八糟的想法,竟然像是一瞬间消失殆尽了。

    许是潜意识早就意识到,与一直放不下,痴念的那个人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了,而再次相遇,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然而,说实话,六年多后,再见池玉的那天的重逢,并不像李青梦里发生过无数次的皆大欢喜。

    而且,皆大欢喜正好背道而驰,对于他李青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因为他的小软玉身边儿上,竟然站着一个年轻男人,好死不死这年轻男人居然还敢把胳膊搂在了她的肩膀上,大言不惭的说:“对,这是我女朋友。”

    为什么称他为年轻男人,原因也只有一个,除了在年龄上他略胜一筹之外,李青自认为那个混蛋连自己的脚后跟都比不上,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可池玉怎么能选了个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李青面上沉下来,阴阳怪气的说着“百年好合。”可是心里头那个气呀,俨然像是第一次见她时那般,气的一颗心都快从胸膛里呕了出来。

    可是一转过身去,他就觉出其中的不对了,这劳什子女朋友的言论是那个男人说的,池玉始终慌里慌张的一言不发。

    而且陈楚楚明明白白的跟他讲过,池玉这些年一副不近男色的尼姑做派,怎么今天就冒出来个程咬金。他这里一走,岂不是叫那个滚蛋把便宜占尽了?

    他转身就要追,一直白嫩嫩的胳膊将他拦住了,夏鹿娇笑着从后面探过来问道:“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未来姐夫吗?”

    “姐夫好,还记不记得我这个小姨子啦?”来人笑眯眯的,一头红发温顺的躺在她肩头,但是李青却眯起来眼睛,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