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五十四章:风轻云淡

第一百五十四章:风轻云淡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静从第三人民医院楼顶上跳下来的那一天,是个风情云淡的好天气。她一早从家里醒来了,心中惶恐的要命,一阵阵的头痛刺的她睁不开眼睛。

    她四处乱摸着手机的去处,从狭小的单人床上跌了下来,出租屋的地上是粗粝的水泥地,将她手上腿上好些地方的皮肉都磕破了,但是她如愿也在床底下找到了那个屏幕已经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

    她无视身上的疼痛和冒血的伤口,像疯了似的从联系人中找到了宋杰的电话,一个个打了过去。

    “嘟。嘟。”每当长长的通话等待音响起来的时候,她的心就被细长的尼龙绳拴着尖利的鱼钩子吊在了高处。

    几十秒后,电话里无人接听的女声说起话来的时候,她的心就被从高到低摔了个粉碎。

    如此反反复复,打完七个电话后,饶是再疯癫,她也明白了,宋杰这下子是不会接她的电话了。

    她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头,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反复捶打着自己的小腹,然而,空空如也。

    宋杰前些天带她去做人.流手术的时候,还无不温柔的在她耳边轻轻说,他为她做了这次牺牲,以后他都会对她好,会娶她,不会再打她,不会再强她,会正式把她接到家里头一起生活,她以后就是他的妻。

    谁知道手术一做完,她还没从手术台上面下来,他就驱散了周围的医护人员,变出一副狰狞的面孔,叫她去死叫她这个疯女人滚远些。

    她不明白,也不懂,而且宋杰拒绝再见她。

    她这些天旧抓的处方药都吃完了,这下子又停了药,脑子里浑浑噩噩的,冒出了好几个不同的声音。连周围的景象都分不出虚实。

    昏睡了几天,有些时候她正被压在宋杰下头侵犯,有些时候宋杰嘴里像是抹了蜜似的在她耳边百般说着好话。

    现在举着破碎的手机,终于,她脑子里的那根线断了,耳边没了别的嘈杂的声音,只剩下宋杰的怒吼:臭表子,你去死啊!你活着有什么意义?

    电视里播报第三医院楼顶自杀案的快讯时,李青正和陈楚楚在家里一楼的落地窗跟前,做着陈楚楚第二天要参展的科技模型。

    陈楚楚人如其名,脑子里装的全是粉红的浪漫泡泡,选的展品自然是梦幻的摩天轮。半人高的仿真摩天轮,枝梢末节的零件倒是不少,除了费力李青倒是看不出有哪里浪漫。

    电视里在现场采访的女记者是个棱角有些分明的中年少妇,她一副拿腔作调的样子,对着镜头无不痛惜的说道:“该名为马静的患者是精神科医生宋杰的一名患者,据宋杰称,今天并不是她该来医院就诊的日子,而且从他向警方提供的,关于马静精神病史的相关评审文件可以看出,此患者长年吸.毒,最近三年在宋杰医生的帮助下,精神状况已经稳定了许多。”

    “宋杰医生接受我台.独家专访时提出,上次治疗期间,马静的情绪还很稳定,而宋杰医生也表明,他们一直在解决的问题就是,马静无法从身边一众成瘾朋友中脱离出来。不知道是什么诱因促使了她选择以这样过激的行为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尸检报告没公布之前,不排除她复吸的可能性。”

    “我在这里郑重的呼吁大家,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紧接着镜头一转,就是远处马静砸在医院门口地砖上的镜头,尽管在尸体上,后期已经做了马赛克的处理,但是也不难看出殷红一片的刺眼鲜血,和饶是坚硬无比也被砸的粉碎的地砖。

    再配上周围拉起的警戒线和红白相间的救护车灯,交相辉映着一副骇人的景象。

    袁子涵在厨房听到报道的声音,手忙脚乱的从厨房用围裙擦着满是蒜蓉的双手钻了出来,她回头瞅了一眼正在专心连接电路的李青,似乎是没注意到电视的内容。

    袁子涵皱着眉头拿过沙发上的电视遥控器,将电视屏幕按黑了。没想到今天她休息日里,医院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而且还是李青的主治医生宋杰的患者?

    虽然李青还有两年就成年了,但是她和李烨在家里还是很小心的,基本一在电视中见到暴力犯罪的画面,就急忙将频道换了。

    这次宋医生的患者出了这样大的事儿,虽然很难算做是医疗事故,但是,袁子涵摇了摇头,暗想是不是应该给李青换一个定期诊疗的心理医生了,毕竟这种刺激的可能性也是她一个做母亲马虎不得的。

    虽然李青忙着手上的组装没注意,但在一旁闲呆着打下手的陈楚楚倒是被电视里的新闻吸引了注意力,本来还想多听听记者说的情况,可是突然间电视就黑了,她转过头莫名其妙的看向了拿着遥控器的袁子涵。

    喏嗫着开口:“阿姨…”

    袁子涵冲她安抚的笑了笑,说道:“楚楚,吓坏了吧?都怪我怎么把电视开着没关呢。”

    说罢她又笑意盈盈看着两个孩子说道:“那个展品,你和青儿是不是快弄好了?阿姨烧的饭马上就好了,快洗洗手来先吃饭吧。”

    “知道了阿姨。”

    陈楚楚被她的话打了个岔,想着红烧鱼,肚子正好有些饿了,高兴地点点头,转而给李青手上递了一个灯泡。

    明天陈楚楚要参加学校里初中部的科技展,所以找了个由头,央求李青帮她一起做手里头的微型电动摩天轮。

    可是李青虽说是很爽快的同意了她的提议,但是从她进门开始做手工,到现在为止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李青都静静的,没和她说上几句话。

    亏了她今天还偷偷擦了一点母亲的口红,穿上了昨天刚买的连衣裙。

    陈楚楚的眼神从李青唇红齿白的面上,落到他低头往灯头上扭灯泡的手指,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格外干净,先不提别的,就光是这双手都比学校里她班上那些成日踢球汗津津的臭男生,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

    陈楚楚如此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甜蜜的表情。一面摆弄着手里的零部件,一边绞尽脑汁,没话找话的问道:“李青哥哥,你说刚刚电视上那个病人为什么要跳楼自杀呢?从那么高的天台摔下去,多丑啊。”

    李青手上的动作没停,长长的睫毛忽闪了几下,淡色的薄唇一开一合,出口却是一句削讥的反问:“你怎么知道她就是自杀?”

    陈楚楚被他这无厘头的问句堵得说不出话来,又敏感的体会到他话中的不屑。虽然李青样样都好尤其值得她仰慕,可是长这么大却没有男生会这么不客气的跟她讲话的。

    她张了半天的嘴,红着眼圈嘟囔道:“那电视里头的女记者不是这么说的嘛?”

    见到李青脸上还是没个笑模样,并不是跟她逗着玩儿,她转了转眼珠子,瘪了一下嘴说道:“说得好像你认识她一样的。”

    李青手上停了下来,伸到陈楚楚身后的开关处,“咔嚓”一下,将电源接通了。

    摩天轮响着音乐,慢慢的开始转动了起来。

    隔着这小小的展品,李青的面皮上有些陈楚楚看不懂的情绪,只听到他慢慢的开口回道:“是啊,你说得对,我又不认识她。”

    许是李青彼时靠的她太近,带着一股子好闻的清新。又或者是这半人高的摩天轮射出的暖白的灯光,将他刚刚说的不冷不热的话给冲淡了,这后面补充的一句,听起来倒像是再和她道歉示弱一般。

    陈楚楚脸上浮起了一些红晕,只觉得那天是她暗恋李青的漫长年岁中,为数不多的,感到很幸福的一天。

    但是殊不知在李青的记忆中,那天他压根忘了陈楚楚跟他共享过同一个空间,分享过同一顿晚餐。只记得马静的死讯和他脑海中层层的线索叠加起来,她那双空洞的眼睛在他眼前飘来飘去,却是他的自我意识突然醒悟的一天。

    也是从那天起,李青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

    他们这种人,虽然有缺陷,但是不是不能产生任何情感的机器,而是对太多事务和人都过于兴致缺缺。

    只能对快感留下深刻的记忆,而对苦痛,紧张和害怕,反射弧都极长,甚至很少发生。

    所以他们也不能体谅别人的苦痛,也就会表现的麻木不仁,难以与他人产生情感上行的牵连,使得多数时间内心都是平如止水的,像是大海上孤独的旅客。

    但是这种危险的感知和感受,就造就了对于快感趋之若鹜的追求,即便是最终会犯下了罪行在所不惜。

    所以如果一旦对什么人开始了兴趣的念头,这念头就会像有毒的藤蔓或者疯长的癌细胞,顷刻间就能将他们吞噬了。

    最后除了毁了别人或是毁了自己,别无他法,控制不得。

    就像是马静的“自杀”一样,他知道,这件事肯定和宋杰的施.虐脱不了干系。

    虽然年少时他“得益于”宋杰的指导,能在社会生活甚至家庭生活上带上温柔的假面,过得如鱼得水。

    但是这不代表他无限信任宋杰,在翻过很多精神科和心理学的相关书籍后,甚至单单通过宋杰办公室的装饰,他就能侧写出宋杰的施.暴.欲。后来他果真如他所料对自己的病人下手了,李青不知道马静是不是他唯一的受害者,他也不想知道。

    横竖,马静并不是他认识的人,退一万步讲,即便是认识的,他心中也没有丝毫对于她的怜悯。打心眼里他也根深蒂固的认为路是自己选的,后果就要自负。

    但马静的死让他感到一些不舒服,许是动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对于宋杰对他近乎痴缠的兴趣,他第一次想要挥刀斩乱麻。

    他不想变成下一个马静,亦或是说,不想变成下一个宋杰。

    而这些想法,即便是在很多年后,他都止在了心里,少年时对事事无力的他没法也不能告诉父母,马静的死和宋杰有联系,因为一来会暴露了宋杰这些年和李青在背后的小动作,二来他知道,李烨和袁子涵有很大可能,并不会相信他的话。

    成年时对事事掌控的他,也没有寻求过,去对任何人开口去倾诉,因为那时候他早已经习惯于将黑暗的一面留在心里,独善其身的去处理一切经手的事情。

    说来他后来最后选择了法律学院,从事跟司法相关的工作,也是因为宋杰的影响,因为在道德上他无法判断对错的底线,但在法律的明文规定上,他起码可以做到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要触碰底线。

    一年后,他如愿得到了纽约大学法学系的录取邮件,很快离开了国内,并切断了任何宋杰想要私下联系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