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四十七章:身心健康

第一百四十七章:身心健康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对面这牌子下的生意,也不是什么多么面目可憎的地界儿,甚至很多年轻的情侣,都将这种地方如数家珍,而对面的这一家,也能算作是点评网上分数最高的一家,名叫夜色主题酒店。

    主题酒店发源于国外,许是对内敛的国人不太友好,所以改革开放的春风都已经吹了几十年,这桩产业也并没有做的多大多强。

    但是这所酒店之所以会夺得这个高的分数,都乐得于服务极其注重客人的隐.私,正门就是车位的入口,甚至来消费的客人都是直接停车入住,免去了被路人行注目礼的可能性。

    池玉自然没有开车,所以几乎是小跑着从大门进去后,又走了好久才看到了有光亮的客服前台。

    她脸上也不知是累还是急,鼻子上渗出了一些小汗珠,从包里掏出了钱包,将五百块钱放在了台上,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我要,要开一间房。”

    前台的小妹身着女.仆装,头上还戴着顶可爱的女仆帽,但是胸.前的蕾丝的和过分合体的衣服已经暴露了这衣服真正的用图,池玉红着脸不太好意思看她,又或者说要是看她的话,不知道要把眼睛落在哪里。

    可是前台的小妹此刻正好奇的瞅着她,因为到这里消费的客人,来者无不是高高兴兴的,甚至还有些已经按耐不住的情侣,已经忙着亲.热上了也是有的,但是这位客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后面有人用刀顶着她进来的呢。

    她侧了一下身子,向她身后看了看,一开始还以为她的伴侣在后面停车,可是这半天过去了,她也明白过来,这位女客人是自己来开.房的?

    小妹拿过了她递到桌子上的现金,试探着问了一句:“小姐,请问,唔,您是一个人吗?”

    池玉不自然的用手挽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说道:“啊,不是,一会儿,恩,一会儿还有我男朋友。”

    小妹听后心领神会,笑嘻嘻的点了点头,跟她搭讪:“哦,原来是要给男朋友个惊喜呀。”

    “小姐的男朋友还真是幸福。”可是就不知道这幸福这两个字了。

    “那您想选一个什么类型的房间呢?”

    其实池玉这辈子住过的酒店真的屈指可数,两次都是因公出差,和同行的女同事住在90块钱一晚上的标间里。

    所以更别说这种主.题酒店了,刚刚她学么着这地方应该不便宜,还好小妹收了她的钱还找了20块给她。

    她想了想,对着小妹无不认真的回到道:“大.床房。”

    小妹一个没忍住,捂着嘴娇笑了起来,手边的一塌子传单中抽出了一张,递给她说道:“小姐,我们这里都是的大床,您可以放心。您看看单页,可以在这上面选一下您喜欢的类型。”

    池玉从她手里接过了彩页,上面花花绿绿的,想着李青应该比较喜欢干净,就随便指了一个黑色系的房间。

    前台小妹收过了她的身份证,登记好就将602的房卡递给了池玉。

    池玉拿着房卡快速的走进了电梯,当然没注意到身后的小妹还在打量着她的背影。

    小妹看着她进了电梯,又看了看电脑后台上登记的房间类型,有些无不担心的想:这位小姐看起来这么小的一只,没想到是喜欢这个的,看来人真的是不可貌相啊。

    池玉进了门后没开灯,寻着微弱的门廊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之后她深吸了几口气,掏出了电话,先是发了一个自己位置的定位,之后又打了几个字过去。

    不出所料李青的电话马上就打来了,可是池玉是万万没有本事跟他在电话里撒谎骗人的,所以急忙把电话按了,然后把他拖进了黑名单。

    ---

    大衍律所里三楼,李青的办公室里,他此刻正在翻着面前的体检报告,前几天委托医院的检查报告也有了反馈,他仰着头按了按眉心,面上终于露出些释然的神色。

    桌上的电话震了两下,李青看了一眼不要紧,马上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602,等你。”外带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正经的酒.店地址。

    李青连忙将桌上的文件塞进了保险箱里,然后抓起了衣服就往外赶。

    他一面狠劲儿踩着油门,一面拨着池玉的电话,一开始还通了一声,再后来就是忙音了。

    李青手指握紧了方向盘,心里升起一阵陡寒,难道池玉又多管了什么闲事把金宸给惹怒了?

    白色的玛莎拉蒂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终于一个转弯开进了夜色。

    地面上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李青“彭。”的一声将车门关上了。

    前台小妹还愣着没发声,来人就窜进了电梯里,“哎?先生,你你?”

    电梯门已经合上了,前台小妹拿着对讲机,一面看着电梯里的监控,这好看的男人最后走进了602,她才放下了一颗心,原来是602那位小姐的男朋友啊。

    这杀气重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闹场子的呢?

    602的门虚掩着,并没有关上,李青一把推开门就进去了。

    等他摸着右边的开关将灯打开后,楞了一下,即刻将身后的门给踢上了。

    池玉正穿着内.衣裤抱着腿坐在黑色的大床上。

    “你来啦?”池玉见到她面色有些不自然,急忙从床上翻身下来了,搓着胳膊问道。

    李青活动着步子在四周看了看,确定真的只有她一个人自房间里后,最后眯着眸子又转回来了她的脸上,身上,腿上。

    “我,恩,就是想约你来……”

    “干.你?”

    池玉皱着眉头咬上了唇,想辩解又觉得他理解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李青呼了口气,尽量柔和的问道:“至于不接电话吗?”

    池玉瞅他面色回暖,歪着头说道:“接了,你就不来了呢?”

    软玉温香,活像个小妖精似的。

    李青被她的回答呛得哭笑不得,刚升腾起得恐慌慢慢舒展开了。

    他慢条斯理的走到床边,拿起架子上的一只黑色的鞭子,回过头对着池玉勾着唇。羊皮柔软须子只是在空中甩了甩,就发出了“啪啪。”的轻响。

    待池玉看清了他手里的东西,惊了一下。

    才得出空来往四周看着,心里烧起了一团火。

    房间是黑色系的没错,但是并不证明这里面的东西多简洁。有好些池玉没见过的东西,比如窗边上的那个黑色的秋千,但是下面的座位却有两个?

    再比如说床尾的地方有一张似床又似衣架的东西,可是这挂钩又在哪里?

    她眼睛又扫回了李青面前的那一排储物架上,里面更是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虽然说不清这些东西的具体用途,但是她也本能的感觉到这些东西可都不是好用的,恨不得都贴着此处危险的大号标签。

    李青瞅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心情极好的挑着眉毛:“你最近一个人在家都看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注意身心健康。”说着把外套脱了扔在床上,一手抚上了衬衣领口,将领带扯了。

    池玉往后退了一步,问道:“你干嘛?”

    李青衬衣已经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了精壮的纹理,“你说干什么?”

    他此刻另一个手里还捉着黑色小羊.皮,还没挥上来,池玉已经感觉身上的隐隐作痛了。她哆嗦了一下,又往后退了两步,“学长,咱们好说好商量,可不兴动手啊。”

    李青听了轻笑了几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手上的物件扔回了架子上,又取下一根黑色的绳子,足有拇指粗细,看起来很柔软。

    他两手扯了扯绳子,指了一下池玉身后的架子,眨眨眼:“你自己上去,还是我帮你?”

    池玉转过头看了看刚刚那像床的衣架,下意识的往前蹦了一下,感情这东西是用来把人五花大绑的?

    “那个,咱们改日吧,改日。”她两三步跑回床边,拿起自己的卫衣就往头上套。

    本来池玉今天想为了伟大的破案事业,小小的牺牲一下自己的色.相,可是好死不死的选了这么个见鬼的房间,她当即决定,还是自己的身心健康比较重要,至于贺文卿估计现在已经进入大衍律所了,自己再跟李青鬼扯几句聊聊天,让她脱身就好。

    谁知衣服刚套到一半,小脑袋刚探出来,李青就从身后压上来,把她抱住了按在床上了。

    李青身上携着些冷风和白麝香的味道,互相交缠在一起,很有些冲击的违和感。

    池玉两只胳膊还搅和在袖口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惊呼了一声。

    李青凑近了她烧的通红的耳朵,张开嘴一口叼住了,轻声问:“怎么?害怕了?”

    随后还慢悠悠的戏谑了一句:“改日?我看还是现在。”说着手指已经从挑开了剩不多的衣物。

    池玉身上发虚,脖颈冒汗,知道他又在故意曲解她的话,腿上屈膝用力想从床上爬起来。

    刚动了几下,腿就被分开了,两只长腿饶是挤了过来,膝盖抵住她关节的软窝,这下子是彻彻底底的被制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