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四十三章:大爱无疆

第一百四十三章:大爱无疆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看,这包好看不好?听说是什么Gucci的限量版,我看这包袋儿上各色各样的宝石和小花特可爱,就称你们这种小姑娘,我给你、夏鹿还有楚楚一人买了一个!”

    池玉对这些奢侈品牌一概不甚了解,但想来估计这Gucci牌子的限量款的包包也不会太便宜。

    虽然池玉对奢侈品没什么过度的需求和渴望,甚至觉得这些个金贵东西本来就与自己八字不合,但是这都是母亲对孩子的一片慈爱,总想把好看的好用的给塞给自己的子女们。

    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笑着接了,只不过是不是要放回家压箱底了就不得而知了。

    倒是听池秀英提起了夏鹿,池玉猛然发觉自己有好一阵子都没见到夏鹿的人影了,之前元旦的家庭聚会,夏望舒也说她有事没有参加。

    后来池玉还给她发过几次信息,约她出来吃饭,但她好像也都很忙,没有回复。不像之前两个人刚遇见时对她那么亲密了,不过池玉也能理解,20多岁的小姑娘,做什么都是一股子新鲜劲儿嘛。

    于是开口问道:“妈,夏鹿最近忙什么呢?我好久都没见过她了。”

    池秀英听她说起夏鹿,打开了话匣子,嘴里全都豪不吝啬的夸奖和赞叹。

    半年前夏鹿突然跑到池玉当时工作的野鸡广告公司去上班的时候,夏建国还十分欣慰,觉得自己这整天不务正业,在家上网打游戏的独生女终于开窍了,终于长大成人了知道努力上进了。

    谁知池玉辞职后,夏鹿就像自觉完成了阶段性的革命胜利似的,对着撮合了夏建国和池秀英,一眼认出了池玉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两件事情,觉得十分有功,说什么自己要休息休息。

    马上也从公司辞职了,而且无视了夏望舒几次递出去的橄榄枝,拒绝和他一起到夏氏集团任职。

    夏家人一直住的旧别墅,本来就是夏鹿的生母胡薇的婚前私有财产,自从夏家人都不肯提起的那件事发生后,夏建国每日早出晚归,可以说是一心扑在了夏氏集团的生意上,只顾着将生意做大做强更不怎么回家了。

    后来与池秀英婚后,理所当然的从那里搬了出来,再没有回去过。

    夏望舒也是高考后就跑到了人生地不熟的纽约,很少回来居住,本就是夏鹿一个人还常住在那里。

    而夏家的别墅自从胡薇死后,也一直挂在夏鹿的名下,也是夏建国对幼女喪母的一种在金钱上的体恤。

    但是前几个月,夏建国有天突然想起留在旧别墅的地下室里,还有一箱子他珍藏的以前和池秀英的书信,所以过去了一趟准备取回新家跟池秀英忆苦思甜。

    才发现旧别墅如今早就易主了,夏鹿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旧别墅私自挂在楼市上卖出变现了。

    夏建国以前只是觉得夏鹿没有野心,但是又觉得女孩子以后迟早也是要嫁人的,懒一些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横竖有夏氏集团这个大山给她撑腰,谅未来女婿也不会给她气受,实在不行就娘家多贴补一些,让她在家安心的相夫教子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他万万没想到现在夏鹿不仅是好吃懒做的问题了,居然将家中的旧别墅变现了,人却不知道跑去哪里鬼混了,要知道那东城区的独栋别墅,可是现在打着灯笼都没处找的老地界儿,怎么说现在市值也有九千多万,如果遇到可心的卖家卖出一个亿多也不是没可能的。

    她要是染上了什么恶心,有这样子大的手笔和花销,饶是有三个夏氏集团也不够她造作的呀!

    老头子气冲冲的四处找了一圈人,却发现夏鹿卷了钱财人却早就不在这诺大的北京城里头了。

    夏建国气的要命,回到家对着池秀英一阵唠叨,什么夏鹿这个败家子儿不学好啊,是要活生生的给他气死啊,这个女儿不要也罢什么的。

    池秀英从一开始对夏鹿的印象就很好,漂漂亮亮的又透着机灵劲儿,别提多招人喜欢了,即便是后来知道她是多年前自己“旧情敌”的女儿,这喜欢的感觉也没有减少丝毫。

    反而因为夏鹿又替她撮合了李青和池玉,简直是解决了她的毕生牵挂,所以这印象更是好上加好了,根不得这个幼年丧母的小姑娘当做亲女儿来疼。

    所以池秀英这类型的典型慈母,是一定无条件的站在子女这一方的。即便这子女不是己出也罢。

    她先是觉得夏鹿不是那种夏建国口中的混孩子,又觉得夏鹿肯定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是自己开始做起投资生意来了也不一定。

    然后非常苦口婆心的劝说夏建国要从长计议,慢慢等一等,不要过早将孩子的举动一竿子打死。

    即便是池秀英左规劝右规劝,夏建国还是对夏鹿的气节难消,不仅联系不到她,最后还是听一个生意上的老伙计说,前几天在西安见过她一面,似乎陪在一个年轻有为的银行长的身边。

    听说着年轻的银行长在业界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在如今国内银行腹背受敌,利润增速断崖下跌的时候,别的国有四大行都从短短四年就从30%的资金吸纳跌到0增长,让地方企业和政.府经济惊心动魄!

    但这位后起之秀,居然在这么逆风中为手上的两三家私有银行进行翻盘,不仅吸纳的资金源源不断,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良率飙升,甚至西安地方政.府担保的信用债也他们也不惧风险,全部贷出。

    听了这个消息,夏建国有些信了池秀英的劝说,暂时放宽了心,也许夏鹿真的是投资生意所以才将她母亲的遗产变卖了,这也是胡薇留给她唯一的称得上好的一件东西,如果能为她所用,做出一番成绩,倒也不算不忠不孝。

    但是一个女孩子,拿了这么钱跑到西安去贴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实在是做事轻浮。夏建国联系不到她,还是憋着气,但是暗暗叹息她生母是那样一个女人,对她也没什么好的管教,也耐不住自己的姑娘不懂这人情世故上的进退。

    而昨天夏建国在法国急忙赶回来的原因,也正是消失许久的夏鹿联系了他。

    夏氏集团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而她正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所以今天一早夏建国就做了飞机火速赶到西安去和她会面了。

    不过这是什么问题,池秀英也说不清楚,她不懂也不问,男人的事情还是让男人去解决吧。

    可是池秀英不知道的其中缘由,池玉却很清楚,她琢磨着:原来夏鹿这丫头一直在关注着夏氏集团的情况吗?她说的有办法解决夏氏集团的困境又和金宸的案子有没有关系?

    听完池秀英说的话,池玉还在思索着其中的关联,池秀英已经沾沾自喜的对自己的想法给予了无限的肯定:“我说什么来着,死老头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还不肯听我的劝。”

    “我就说夏鹿这孩子机灵得很,不会做出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来得,果不其然人家孩子还是为了他白手起家的夏氏集团,才卖掉了房子吧?”

    “孩子们都孝顺,他还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池秀英手里又拎起了一条给池玉买的枚红色真丝连衣裙,瞥见她呆呆的神色,想起之前接到的电话,小心的开口:“玉儿啊,这还有十天就过年了,你陪妈妈回老家去散散心吧?”

    听到池秀英唤她,池玉回过神,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拒绝她,现在李青手上贺齐生的案子这么棘手,况且现在夏氏集团有了新的转机,李青岂不是不需要受制于金姆集团的辖制了,将这案子掩盖下去也没有了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她得把这件事儿赶快告诉他才行。

    而且贺齐生的案子还有三天就要开庭了,现在还别说没有金宸才是嫌疑人的证据不说,连为贺齐生脱罪的线索都没有,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枉死?

    池玉本来还想着要不要借用一下媒体的力量,将这件事儿的疑惑之处曝光,但是又碍于李烨的大选在即,总之这真是件万般棘手的事情了,现在她哪能撒手不管了和母亲一起踏上回老家行程呢。

    何况母亲的老家在江南水乡,离着北京十万八千里,一时想赶回来也是困难。

    她心中百般思量,但是却难以对母亲开口,一方面是事情太复杂她不想母亲忧心,池秀英这辈子孤单单一个人过得寂寞苦痛,到了晚年好不容易才迎来一些安稳的幸福,她不愿一开口都是坏消息。

    再一方面就是,她也有意替李青瞒着家里头,如果把事情全部抖落的出来,即便是池秀英这么大爱无疆的人,也难免对李青又生出些不同的看法,她不想让他们之间有间隙。

    所以她想了一想问道:“妈,怎么这时候突然想起要回老家去了?咱们这么几十年都没回去过了,您是突然有什么想见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