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三十六章:丢人现眼

第一百三十六章:丢人现眼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面的丽姐还在惊慌的叫嚷着,这边儿秦念一脚就把401的门给踢开了。

    包间里不如外面走廊有不少灯光似的亮堂,几束明明暗暗的光束打在里面,一时间秦念看不清楚景象的全貌。

    他眯着眼睛,等目光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楞了一下,瞳仁张大,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去。里面的人也愣了,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时间空气里流淌着极其静谧的尴尬气氛。

    丽姐反应过来,连忙按了手上的对讲机,招呼了几个打手就从后面扑过来,想将秦念先从包间里弄出来再说。

    为首的彪悍打手肥头大耳的,理着寸头,手上还戴着一块卡西欧的手表,一副流氓从良的样子。

    刚想客客气气的捉住秦念的胳膊,就被秦念反手一拳,打在了眼眶上。

    他哎呦一声,捂着眼睛,面上的伪善尽数卸掉了,呲着牙摆了摆手。

    剩下的数人啐了几口正准备群起而攻之,只听里面一个冷清的声音说道:“算了,都是熟人,不用弄得这么难看。”

    丽姐一听,得,合计几个人是认识的,赶忙像秦念和里面的两个顾客陪着笑,拽着打手们灰溜溜的下了电梯。

    横竖401的事儿,她可是不想管了,爱怎么闹怎么闹去吧。

    反正一个警察一个律师,还有一个什么总监,看来自己就能解决问题了。

    池玉本来站在大厅里面,双手揣着兜,不想管秦念怎么翻腾。

    这人一副狗脾气,估计不让他胡咬一顿,一会儿指不定把火气撒在她身上。

    可是听到里面男人冷清清的声音后,她神色一凛,就要冲进401的房门里。

    秦念见她要硬闯进去,回头就将胳膊横在了门上,面色古怪的问道:“你干嘛去?”

    池玉身子矮他一头,踮着脚尖也看不到里面的人到底是谁,双手推搡着他的胳膊嚷道:“你挡着我干什么?我看看李青是不是在里面?”

    秦念皱了皱眉头,这丫头才听见了人家的声音,就挂不住了,脸上气的通红,看着可怜兮兮的。

    要是再实打实的见了里面的场景,估计当场能哭出来,所以用力将她制住,就要往电梯里拖。

    “什么李青?你是不是想你那情郎想疯了,里面就是几个寻常顾客,那几个姑娘也不在,咱们能别扰乱了人家生意嘛?”

    刚刚也不知道是谁跟鸡头打手的闹成一起,这会儿反倒担心起别人的生意来了。

    池玉顾不得听他嘟囔什么,就听单见他说生意二字,她能不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生意的吗?可是李青来这儿干什么?照顾小姐们的生意?

    原来他以前天天晚上,说出去谈事就是来这儿寻乐子的?池玉心里像是塞了个打气筒,噗噗的不停往里灌冷风,即刻就要爆炸了似涨的难受。

    想着她眼眶一热,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秦念最见不得女人哭,嘴里“哎呀,你哭什么啊。”的絮叨着,就松开她的肩膀,用袖口意图去给她擦眼泪。

    池玉被他一松开了钳制,腿上用力,一弯腰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

    像个老白兔一样,闯进了401还没来得及关门的大包里。

    这辈子活了30年,池玉都还没看过这种场面,脸上本来气的发红,但是现在确是被耻辱感羞得一阵阵发烫。

    包间里有不少衣着暴露的女人,白.花.花晃的她眼晕,一股子胭脂俗粉和酒精混合的糜.烂味道充斥了整个包间。

    房间里上还有不少人跪在地毯上,头趴在茶几上用卡片碾着不知名粉末。

    但是这些放浪形骸的女人统统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被这些女人簇拥着的坐在沙发上两个男人。

    李青腿上正坐着一个女人,超短裙已经滑上了腰眼,上面的露肩装连同BRA一起也被推到了脖子,女人显然还没注意到门口已经发生的变故,一双眸子期期艾艾得仰着头瞅着高处男子的面庞,拉着他的手来到裸.露的处,想得到些抚慰。

    李青的头低着,不知道是不是在兴头上,也没往池玉的脸上瞥上那么一下,一只手还在女人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

    池玉心口疼的厉害,嘴里直发干,正了正神色喊道:“学长?”

    李青手上顿了一下,细长的眸子瞠过来,眉头皱了起来,眼神里全是淡漠。

    哪还有平常温柔多情的样子。

    没有张口,也没有起身,似乎压根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

    旁边的金宸此刻还在观赏身边的两个姑娘,从兜里掏出一把美金,往正在亲.热的两人贴身衣物里随意的塞着。

    见到池玉进门,本来了无生趣的脸突然来了兴趣,将手中的黑色的雪茄扔到两人中间的沙发上,吩咐着:“湿了有赏,看看哪头来的快?就包了谁。”

    两个小姐本来忌惮着门口的两个人,但是一听到他的话,争先恐后的将衣物褪下,两人像并蒂莲似的坐在沙发上,嗯.啊的声音此起彼伏。

    金宸冲着池玉轻佻的笑了笑,饱满的唇一开一合:“呦,瞧这是谁来了,李大律师的心头肉啊。”

    池玉见不得这腌臜的场景,又觉得金宸的话语处处透着讽刺。

    下意识的就想退出去,可是一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头脑发热,烧的身上一股子蛮力无处可使,踏着步子几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李青腿上女人的长发。

    手上用力就要把她从李青身上扯下来。

    女人尖叫着摔了下来,转头怒目而视,这个老女人居然敢坏了自己的好事。

    顾不得穿戴整齐,挣扎着站起来对着池玉的肚子就是一脚,池玉饶是穿得厚也抵不住高跟鞋跟的攻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周围的小姐们都看呆了,听闻这矮个子的女人是李律师的心头肉,不敢贸然上来帮忙。

    但是李律师似乎是没有出手帮她的意思,还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腾出手来押了口酒。

    池玉咬着牙和女人扭打在一起,秦念在外头实在是看不过眼了,一把将占了上风的小姐拎了起来。

    小姐嘴角被池玉扇出了血丝,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你他妈算什么东西,跑来凤凰台抢男人,自己又老又丑管不住男人在这里发什么疯!”

    “臭女人,老处女!”

    秦念耳朵让她吼得发痛,将她甩出了门外,随后将门在里面反锁了,不管外面女人的敲敲打打和震天动地的怒吼。

    池玉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上白色的羽绒服让外面的人撕扯了,袖口露出了大口子,有羽毛从胳膊上争争先恐后的冒出来,连左眼皮上头也让她用锋利的指甲挠烂了,好不狼狈。

    她头上冒汗,将全是灰尘的羽绒服脱了扔在地上,眼睛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李青。

    末了,她开口,声音有些嘶哑:“李青。”

    “你是不是吸了。”

    她心中何尝不钝痛,何尝不伤心,可是眼下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神志不清了,不然怎么会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而且自己都让人打成这样了,他居然还能喝得下酒?

    李青接过金宸递过来的雪茄,慢条斯理的掐掉了烟头,点燃后吸了一口吐出烟雾,随后用鼻子深吸了一口,垂着眸子说道:“没。”

    之后池玉等了许久,门外的人可能也是累了,早就消停了。

    除了金宸身边的两个女人还在不停歇的动作着,和莺莺燕燕的声音外,李青却没再开口说话。

    池玉眼睛血红,眼泪早就干了,她站的小腿发麻,只在等一个解释,可是他却偏偏不给。

    动作了好一会儿的两个小姐终于结束了,其中稍胖一些的先失声尖叫了一下,随后将雪茄拿了出来,捧到金宸的面前,湿哒哒的,连雪茄表面的棕黄色都被浸泡着掉下色来。

    金宸极其兴奋的笑了几声,搂过胖些的小姐,在她面颊的亲了一口。

    “就你了。”

    但是眼神始终没离开池玉的脸,说不清楚令他兴奋的到底是哪一样,被弃之如敝履的池玉,还是不负众望的胖牡丹。

    李青瞥见他的眼神,面色不善,冲着池玉说了一句:“出去。”

    池玉身子抖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没明白他的意思。

    出去,让谁出去?他在赶她出去?

    秦念伸手拉了一下池玉的胳膊,声音也有些压抑的怒气和不快:“行了,别丢人现眼的了,还不走?”

    池玉一把甩掉他的大手,是,她是丢人现眼,这辈子没想自己居然在鸡窝里面为了个男人和小姐争风吃醋。

    可是这不是哪个随便的男人啊,这可是步步为营,一步步走进她心里的李青啊。

    她的槽牙咬的吱吱作响,伸手拿过一旁的酒瓶子,指着围在李青身边不肯离开的几个姑娘说道:“出去。”

    几个姑娘面露不屑,这种女人她们见得多了,真不明白男人对她没意思,她怎么还像个狗皮膏药似的不肯离开。

    池玉见他们不挪窝,勾了勾嘴角,“彭”的一声将坪将酒瓶底砸了个粉碎,不少玻璃碴子四处崩飞,将一个姑娘的腿都划伤了。

    她重新拿起酒瓶,将锋利的一端对准了那些个乱叫的姑娘,扯着嗓子吼道:“我再说一遍,都滚出去。”

    几个姑娘惹不起这个疯子,你推我搡的抱头鼠窜,看着样子再不走被毁容了也是有可能。

    池玉垂下了手,将瓶子砸在了地上,盯着李青说道:“我凭什么出去,你今天不走,我就站在这儿等,等到你走为止。”

    来了个这么个闹场子的,金宸自然也欢乐不起来了,白茶趁着乱也跟那几个被吓得胆破的姑娘逃了出去,横竖她并不想卖.身给谁或者被谁包。

    临走之前她回头张望了一眼来闹场子的池玉,眼里也沾上些伤感。

    刚刚sandy给她讲的故事还让她心有余悸,就像是真事儿似的,可是后来池玉冲进来之后,sandy又咯咯笑着在她耳边说:“看,故事的主人公来了。”

    白茶有些不解,故事里的人明明死了,可是主人公怎么会端端的站在这儿呢?

    最后,她寻思可能这个sandy姐也有些醉了,竟然说起胡话来了。

    房间里的李青将手里的雪茄狠狠的按进了烟灰缸,起身拿起了身边的大衣,扭过头对金宸说道:“下次再约,我先把她处理了,别扰了你的兴致。”

    随即走过来,一把将池玉搡出了包间的房门,动作可真狠,真像是对待个即将处理的东西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