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二十一章:卿本佳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卿本佳人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面不依不饶传来秦念贼兮兮的声音,转着调调说:“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啊~”

    池玉人已经出了公安局的大门,回头隔着玻璃去瞪他,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啊?

    嗔怒的眼神还没对接成功,就被李青用右手按着她的小脑瓜转了过来。

    池玉皱着眉又去瞅他,李青面色冷冰冰的,似乎有点儿不快?

    两人上了车,李青马上将手里的协议拍了个照,发给了金宸。

    等着金宸回复了那边金姆集团与夏氏集团签约的照片后,他呼了口气,指挥池玉开车去医院。

    池玉看他不言不语的,双手抓紧方向盘,仔细开车。

    到了医院楼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秦警官是秦千叶大检察官的儿子呀?”

    看着刚刚那痞子吃瘪的样子,池玉再迟钝也看出来,他脸上的不自然分明是,让李青戳破了心事的样子。

    “你提前调查过他?”

    “可是你今天不是一直和我在一起,什么时候做的背后调查?”

    池玉晃着小脑袋,不明就里。

    李青伸出手掐住她的脸颊,“猜的。”

    池玉任他恶趣味的揉着自己的脸,挣扎着又问:“你是不是和他有什么过节啊,你不觉得他是在处处针对我们吗?”

    李青松开她的香腮,转而又用指头擦了擦她的嘴唇,“亲我,我告诉你。”

    池玉推开他的手,拔了车钥匙,敏捷的打开的车门。

    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嘛,不说就算了。”

    今天是李青和医生约好拆石膏的日子,一下午被案子的事情绑住了手脚,这会儿只能请在急诊室值班的医生帮忙。

    池玉和李青说明了来意后,小护士瞄了几眼李青,面上有些红润,点着头去帮他们找医生去了。

    急诊室今天坐诊的外科医生,是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她这会儿正弯着腰,在病床上忙着给一个病人的外伤止血。

    小护士掀开病床旁边的遮挡帘,钻了进去。

    里面的病人正在哀嚎着,还不停的爆着粗口。

    “我靠,医生小姐姐,您能给我轻点儿处理吗?”

    “我他妈可还是个宝宝啊!”

    小护士捂着嘴偷笑,这女病人伤了大腿,此刻被张医生把紧身牛仔裤活活用剪刀,裁成了超短裤。

    雪白匀称的长腿肆意伸展着,脚下还蹬着一双机车靴,反差美十分诱人。

    张医生听了她说的话,面上还是冷冷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将一大块蘸着碘酒的纱布向伤口上盖了上去。

    伤口足有两寸来长,虽然是皮外伤,但是此刻腿上的嫩肉都翻了起来,鲜红的血不停的渗出来。

    “嘶。”女病人疼的直抽气,双手抓紧了病床上的白色床单。

    “怕疼还在外面胡混,你今天是走运,这刀要是再偏几分切到了大动脉,你就等着见阎王吧!”张医生美目含怒,嘴上也嗔了起来。

    小护士好奇的伸长了脖子越过张医生,看了看女病人的脸。

    平常张医生虽然是科室里有名的冷美人,可是对待病患虽然不能说是如沐春风,但是还是比较简言温和的。

    小护士这可是第一次听到陈医生对病患说这么多话,而且好像是在发火?

    小护士这一看才发现,这躺着嚷嚷的病人眉眼间跟张医生有些相似。

    不过一个是百合般的淡雅,一个是玫瑰般的娇媚。

    这病人即便是红口白牙的说着脏话,也掩不住脸上的娇娇的风情,一颦一笑皆是动人。

    小护士无意识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思及刚刚外面要拆石膏的美男,她红着脸想: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怎么好看的人一个两个全都跑来急诊聚会了。

    “我的亲姐姐,我疼啊~你给我打点儿麻药再缝针好不好嘛。”

    “求你。”女病人撅着桃花似的唇瓣,撒着娇,声音玩转悱恻像是带着无数的小勾子。

    张医生瞪了她一眼,最后还是轻轻挑了半针管的麻药,推在了她的腿上。

    随后熟练的穿针引线。

    小护士现在十分肯定,这像狐狸精似的姑娘,是张医生的妹妹。

    估计是咋外面不学好,跟人打架才被送到医院来了。

    不然张医生平日里是很少随了病人的哭闹,就随意用麻药的,而且这点伤,也不到能用麻药的地步。

    但是这床头的患者卡上,写着她的名字叫“桃红红”?

    不是应该姓张吗?

    许是小护士在后面观察的太久了,张医生侧了一下头,问道:“找我?”手上毫无犹豫的用针穿透了桃红红腿上的嫩肉,轻车熟路的缝了起来。

    小护士连忙收起了八卦的心思,“嗯,张医生外面有位手指骨折的病人,今天约了拆石膏,还得麻烦您给看一下。”

    “啧,怎么不在白天找主治医生来拆呢,大半夜都在急诊凑什么热闹!”

    说着眼睛还斜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桃红红。

    桃红红知道她在指桑骂槐的讽刺自己,眨了眨左眼,给她一个飞吻。

    末了还用染着红指甲的手指比了一颗爱心。

    “知道了我等会儿处理完她的伤口,就过去,你先让病人等一下。”

    小护士点点头,转身撩开遮挡帘出去跟池玉和李青传达医生的意思。

    池玉站在李青身边,晃着藕段似的小短腿走来走去。

    李青许是嫌她“哒哒哒。”的晃的人心烦,伸手将她捉住,“消停会儿。”

    池玉这会儿脑子里还琢磨着刚刚在公安局里,看到的贺齐生的样子。

    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

    看他神志不清的样子,又联想到昨晚金宸开的生日派对,池玉直觉贺齐生应该是用了毒.品。

    但是金宸说从头到尾没看到他从套房的西侧出来,他怎么会也用了呢?

    难道贺齐生本来就是个有瘾的惯犯?可是之前见到他的那次,他虽然人到中年,但看起来面色红润很健康,并不是长期有瘾的人的精神面貌。

    池玉想不通,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池玉停下脚步向李青叙述自己的想法,在她的认知里李青是高智商的典范,她这颗蠢脑子想不明白的事情,李青肯定懂得。

    “所以,我才会跟秦警官说让他给贺齐生做一下尿检。”

    “你说我想的对不对?他那个样子是像吸了似的。”虽然她也不知道吸了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李青想了想,顿了几秒,“你一口一个秦警官的,叫的蛮亲热的。”

    池玉头一歪坐在了李青身边的椅子上,还以为他要给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结论呢。

    居然说了这么句有的没的。“好好好,那个臭痞子,可以了吧?”

    李青扯了扯嘴角,缓缓的开口,先是平淡的问了一句。

    “你觉得贺齐生是不是这幢案子,很有力的嫌疑人?”

    池玉颦着眉,现在这么多证据都已经指向了贺齐生,这似乎不是个该产生疑惑的结论。

    “是吧……监控录像,还有作案工具那些。”

    “那你觉得贺齐生被查出了在犯案当日吸.毒,对法官的判决有什么影响?”

    池玉张了张嘴,吸.毒后人的中枢神经被麻痹,很容易产生各样的幻觉。

    所以刚刚贺齐生也才会胡言乱语说什么魔鬼之类的无稽之谈。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样,强烈作用于神经后,产生的近乎真实的幻觉,给使用人带来的飘飘然快感,才让这种东西成为一种难以戒掉的心瘾。

    “无论是初犯,还是老瘾,这都不能为贺齐生脱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里,除了精神病并没有可以为他免责的其他条款。”

    池玉呆呆了点了点头,所以李青也看出来贺齐生是个什么状态了,但是他没有明说,因为即便说了,这对案子的进展好像并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贺齐生平日里也是个外表光鲜的高层经理人,他突然这么做,也该是有原因的呀。

    无论是什么情况,搞清楚犯案人的动机,不也是必须要做的吗。

    李青打开手机递到池玉手上,是金宸发过来签字盖章过的融资协议。

    “你上午也听到了。金宸救活夏氏的要求是,我将这案子安静的处理掉。”

    “不引起任何风波,最快时间内让司法程序推进,就是我想做的,也是我需要做的。”

    “所以其他的,我不想考虑,也不想你去过多考虑。”

    “现在金姆已经预付了协议中百分之十五的资金,案子判决后,他们就会把剩下的资金和股票都交由夏望舒。”

    “双赢。”

    “所以,你今天在会客厅里和贺齐生说的话都是哄他的?你是不是也没有想要帮他努力辩护的意思?”池玉低着头,突然呆呆的问了一句。

    “他的这种情况,不用上庭换了任何一个律师,他都会告诉你,死刑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我也会尽力,争取死缓的可能性。”

    李青伸手揽她的肩膀,池玉还是垂着眼睛没说话。

    李青掀了掀嘴唇,“你觉得那无辜死掉的姑娘就不可怜了?”

    池玉抬眼看他,摇摇头,“不是。”

    李青点点她的脑门,舒展了她的眉头,“我知道,你看到贺齐生那个样子可怜他,可是无辜枉死的被害人就不值得你的可怜了?”

    “看待案子不能像你这么感情用事。”

    处理完桃红红的伤口,张医生又训斥她了几句,就退了出来,走向李青和池玉的方向。

    她话不多,低着头给李青处理着手上的石膏。

    池玉一直紧张的站在李青的旁边问东问西:“会不会疼啊?

    “医生,今天拆没问题吗?”

    张医生瞅着这聒噪的姑娘估计是爱惨了这个病号,抬头瞥了一眼李青。

    随后她皱着眉开口:“请问我们之前见过吗?”

    李青本来一手揉着池玉头顶的软发,一脸温柔的说着没事儿。

    听到她这么问,面无表情的转过来扔了一句:“没有。”

    看到李青脸上飞快变换的表情,张医生突然想起这张熟悉的脸,自己是在哪里见过了。

    她狐疑了扫了扫池玉,又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拆起了石膏。

    看来这个男人现在是没有问题了,也许是因为遇到了这个姑娘。

    所以说,她也一直认为能治愈人的也必然是人,禁锢和枷锁,甚至药物,都只是治标不治本。

    有时候一颗善良的心灵,足矣。

    李青的伤势处理完后,正如主治医生预料的,活动自如,小护士跟他预约了接下来的定期检查,就可以离开了。

    李青拉着池玉往外走的时候,张医生突然开口说了句:“祝你幸福。”

    这话分明是说给李青听得。

    但李青像是没听见一般,连头都没回一下。

    池玉回过头冲着她笑了笑,替他道谢:“谢谢您。”

    张医生看着她甜甜的笑脸不自觉的勾了勾嘴角,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