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一十六章:面如傅粉

第一百一十六章:面如傅粉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饭店,时间恰巧是十一点五十,离约定的时候不偏不倚早了十分钟。

    这是尽了待客的礼节。

    夏望舒今天穿的极其正经,一身合体西服,墨蓝色的衬衣与银白色的领带相得益彰,外面一件双排扣黑色商务大衣更是十分的利索,儒雅味儿被衬托的十足。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池玉的错觉,总觉得他自从在集团帮忙后,看着都瘦了,这会儿眼见肚子好像都小了。

    池玉瞅着他今天连头发都是特意吹过的,非常洋气的大背,笑着问道:“我的哥今天这么精神,活像是背着嫂子来相亲的。”

    李青似乎是听不得她夸奖别人,懒散散的拎着池玉的衣领子在一旁坐在,扫了夏望舒一眼,“我看你这身打扮倒像是个卖保险的,一点儿也没个世家纨绔公子的气派模样。”

    夏望舒斜了他俩一眼,压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开口道:“你俩倒是随便,怎么,刚从菜场买了菜就忙不迭的来谈生意了?”

    李青今天穿的挺随意,休闲西裤下穿了双切尔西靴,白色的高领兔毛衣外面套了件黑色的派克大衣,两个人这么一看倒像是在校的大学生情侣似的。

    夏望舒愤恨的瞅了一眼李青,虽然这家伙长着一副好面皮和好身材,穿什么都像画报上的模特似的,可是他这穿着是什么意思?

    就不能正正经经的穿着正装来赴宴,像个正经律师那样?

    还有池玉这个家伙也是,怎么连双高跟鞋都不穿,这两人肥肥大大的衣着,今天是真来扯开膀子光吃饭的不成。

    池玉面上一红,瞪了李青一眼。

    你看你,非让我怎么舒服怎么穿,这会儿还没见客人,就已经被自家人嫌弃上了。

    李青给她倒了杯热茶,塞进手里,才从车里下来走了几步路,她就冻得直打哆嗦,刚刚在电梯里用大衣裹起来,抱着搓了半天也暖不过来。

    就这样儿的身体素质,还想学别人大冬天穿什么超短裙呢。

    他看,这毛衣长裙就挺好。

    今天夏望舒有意给金宸接风,所以选了家上好的馆子请客。

    因为也不算是太正经的谈生意的场合,他希望的自然是酒过三巡,将对方的毛捋顺了,先将好话说尽,随后的合同盖章,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

    夏望舒虽然本人子承父业做派干净得很,但是富人堆儿里的生意场上,少不了些鱼目混杂的脏玩意儿。

    要想把合作伙伴伺候好了,免不了要出入些不干净的场所,点上一水儿的小.姐,再买些不入流的药,供好这口的人厮混。

    当然他也听说过,不少人玩儿的凶狠,嫌小.姐.们又脏又不入流。

    还有的专门挑些身家干净的小情儿们在身边养着。

    以供换女伴时消.遣.淫.乐,这些事他屡见不鲜,只不过近些年国家扫.黄风声大,好些个聚.众.淫.乱.场子都被端了,大都不见得光,私下里偷着辖玩儿。

    总之,求人办事的人总归需要尽心打点,权钱上的大利面前,本就贱如草芥的可怜女人们尽数都可抛,逢场作戏都是免不了的。

    不过虽然这次夏氏集团求人办事的心思,已经很急切了,但是幸亏夏氏集团家大业大,除了夏望舒、夏建国等自家人知道这其中的变故。

    圈子里的人怕还都不知道他们融资的原因。只道是要做强做大了。

    加上李青的帮助,所以夏望舒此次也不算太气短,只心平气和的吃个饭,干干净净,也懒得使些歪门邪道的旁门心思,不然他也不会放心的让池玉跟来。

    对方也是个23岁的少年而已,夏望舒如此想着。

    但是后来变故横出之后,那天夜里他跪在夏建国和袁子涵面前,咬着牙流泪,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都解不了心头的慌乱,对引狼入室,并且小瞧了这饿狼的这件事儿,悔恨万分。

    ---

    三个人还在贫着嘴,只听门外轻叩了三声,随即门就被推开了。

    入眼是一个40有余的中年男人,儒雅有度,他冲着里面的三人点点头,随后让出了门口的位置,后面的少年走了进来。

    来人称得上面如傅粉,玉树临风。

    少年身姿欣长,看起来羸弱但是又带着些竹子般的坚韧挺拔,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隐在深深的眼窝里,好似蛰伏的猛兽,在三个人面上转了一圈就回到了夏望舒身上,饱满的双唇噙着笑:“夏氏集团的大公子?”

    夏望舒起身给他看座,少年也不客气,施施然的在池玉对面坐下。

    菜一道道上齐了,满当当的铺了一桌子,金宸没怎么动筷子,一直静静的听着夏望舒和身边高管对此次合作的交换意见。

    他面色雪白,发色也谈,面上虽说是好看的,可是这双亚洲人的丹凤眼,偏偏生在轮廓立体的脸上,总是透着一股子不和谐的妖劲儿。

    他嘴角一直噙着笑,可是池玉却更觉得他这人散发着一股阴冷冷的意味,如果说李青是阳春白雪,那这人就是深谭老冰,透着邪气。

    池玉悄悄的在对面吃着菜,今天夏望舒可谓是大出血,点了一桌“满汉全席”的套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打肿了脸充胖子,公司的现状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他居然还拿得出两万块钱来请客吃饭,真是叫人佩服。

    她刚夹起一筷子海蜇,就有只凉飕飕的手撩开裙子摸了上来,顺着小腿一路往上,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池玉一惊筷子里半透明的吃食溜到了桌上,掉了。

    李青在一旁好瑕的挑挑眉毛,跟她对口型:“好看吗?”

    池玉放下筷子隔着毛衣裙按住他不安分的手,睁着大眼睛:“什么东西?”

    只见李青的眼神往金宸的方向扫了扫,手指轻易脱了困,拧住一块绵绵的肉,用食指搔.刮着。

    池玉脸羞得通红,嗔起了,抬起脚踩向他的。

    “啧。”李青皱眉,恶狠狠的盯着她。

    池玉的肉被放开了,她心痛的隔着衣物搓了两把,这人下手这么狠,肯定是被掐红了。

    对面的金宸寻声看了过来,他眼睛在池玉的脸上流连了一阵,蹦出了一句:“这位还么介绍过,是夏老爷子的另一个千金吧?”

    在场的两个半夏家人明显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因为池玉认祖归宗的事儿,夏家从没有放出过消息,知道的人都是少数走动亲近的。

    而金宸远在国外,居然对夏家的家事这么了解,估计也是做过一番调查的。

    金宸还是那副笑模样,嘟囔了一句:“中国女人,很有意思。”

    李青面上敛了神色,不动声色的瞅着他。

    金宸撇撇嘴,冲着李青说道:“李律师,我觉得咱们还是别顾左右而言他了,把话说清楚。”

    “这次并购夏氏集团,我势在必得,所以也别打马虎眼了,你们的情况我很了解。”

    李青掀了掀嘴角,没说话。

    夏望舒耐不住性子,急忙开口:“您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咱们一直讨论的是融资,可并没有提过并购的事情。”

    金宸挑起眼皮瞅了他一眼:“莫欺我年少啊,夏少爷不会是看我年纪小决定把我一蒙到底吧?”

    “融资?我现在出巨资购入夏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不是远次于夏家手里的紧握的百分之五十股份。”

    “我来投入,你们翻盘,我说到底只能得到些皮毛的收益,这买卖对我而言岂不是太不合适了?”

    “所以我不要股份,我要的是产权。”

    夏望舒被他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到了夏氏集团,现在急需翻盘的消息。

    没想到这人年纪轻轻,心思及沉稳。

    池玉拉了拉李青的胳膊,如果他要买下夏氏集团的产权,那不等于以后夏氏就全面受制与金姆,说好听的是并购,说难听点就是被吃的不剩骨头。

    李青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勾住一个指头把玩。

    随即开口,神情也是淡淡的,似乎并没被金宸说的话吓到:“你既然将夏氏调查的这么周密,也肯定知道,夏老爷子是不会将公司的产权转手卖掉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但是你还是来了,而且还是将这番话说了。”

    “必然是有些别的什么不得不和夏氏集团合作的原因?”

    “所以既然我们手上也算作是,有个你的把柄,所以条件还可以再谈。”

    “不如我们让出五分之二的产权出售,往后的获利嘛,可以五五开。”

    “如此双方各退一步可好?”

    夏望舒愣了愣,面色又缓和了起来,暗自佩服李青的手段。

    他此番话滴水不漏,似乎有着十足的把握,连尊称都懒得用了,但是不知他从何笃定这少年一定会掺和一脚夏氏集团的事儿。

    只出售五分之二的产权,将五分之三压制性的产权仍然留在夏家。掌握今后的主导权,算是进。

    但是却先为往后的合作,给足了五分的利润,已然高于产权的五分之二,面子上极为过得去,对金姆来说一样是一幢好买卖,算是退。

    就不知道金宸会不会答应了。

    金宸面上闪过几丝古怪的情绪,没变的是弯着的红唇。眼神飘到了池玉身上,丹凤眼里竟有些如痴如狂的暗流。

    李青先站了起来,将池玉从座位上端了起来,一面护在怀里,一面致歉:“不好意思,金总监慢慢考虑,我这儿还有事儿先带我女朋友回去了,回头再联系。”

    说着就推搡着池玉从包间里出来了,那句回头再见和不好意思,也飘散在空气里,显得极没有诚意。

    池玉从上菜到被他带出来,连十五分钟都没吃上,咕咾肉还没动上一口呢!

    “学长,你怎么不听完人家的回答就急着走啊?咱们有什么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呢。”

    李青低头瞅着怀里的软玉,还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

    “行了,让人家惦记上了都不知道,这条款他不会不同意的。”

    “嗯?”池玉挣扎着要往回走,谁把谁惦记上了,她没明白。

    “哎哎,我的围脖还在那里头呢。”

    “啧。”李青眼神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在她胡乱扭动蹭着自己的臀上拍了一把,“再动,引火上身,就地正法。”

    怀里的人似乎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戳着自己,顿时老实了,乖乖挪到一旁挽着他的右胳膊,又抬脸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一定要跟夏氏集团合作的?你又知道了什么内幕?”

    李青摇摇头,虽然看穿了他的意图,但是总觉得隐隐的,对方的来意似乎也并不是好的。

    但是他又实在想不起自己或者是池玉跟着人在纽约打过交道,一时间也疑惑着。

    夏氏集团迫在眉睫,也不是可以挑人的时候了。

    他打了个岔子,没回答。

    转而低头咬上她的耳垂,舌卷着小巧的耳珠:“以后少和他接触。”

    池玉耳朵上丝丝的痒着,才知道他刚刚这是醋上了。

    有些啼笑皆非,心里又有些软糯的东西飘出来了。

    一边去推他,一边柔声说道:“我以后上哪儿去见他呢,再说人家年轻有的为二世祖难道还会惦记上我?”

    李青不置可否,终于将叼着她嫩.肉的嘴松开了,摸着她的唇,哑声说道:“我就一直惦记着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