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一十二章:一见钟情

第一百一十二章:一见钟情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后的结果很明显,就算池玉再怎么伶牙俐齿,放飞自我,自然也是辩不过职业吵架的李大律师。

    池玉乖乖的开了他的豪车,将他与自己个儿一起带回了他的房子。

    只不过池玉几年前趁着公司附近驾校打折的时候,被池秀英催着考了驾照,虽然一年的实习期早就过去了,名义上应该是个老司机,可是其实基本上是没有摸过车的。

    偏偏李青胆大包天,居然得知了她的情况后,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敢坐上了她开的车,而且坐的十分怡然自得。

    池玉一边在众司机声讨的车鸣声中歪歪扭扭的行着,一边又有些心安。

    如果李青不在,估计她连自己都是不敢坐自己开的车的。

    但是好像只要有了这个人在身边,一切都没什么可怕的,一切难题都能被他轻而易举的化解。

    ---

    因为昨晚在呼呼的大风里经历了30年来的第一次半桶子水的情事,池玉的精力早已经被悸动过头消耗殆尽,再加上哆哆嗦嗦的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到了末了真的就只剩累了。

    进了李青的家门,不要提照顾李青,自己先倒在床上睡得像个死猪。

    第二天一早等她醒了,李青早已经神清气爽的在一楼吃饭了,陈阿姨见到她还跟她唠叨着李青怎么这么粗心大意,这么大人了走路还能摔倒了指头。

    她决定周末的时候去庙里帮李青求个保佑符来挂在身上才行。

    池玉想起昨天他为自己挡的那一棍咻咻生风的拐杖,有些不好意思,感激的偷偷瞧着李青。

    陈阿姨刚一下班出门,李青就勾着嘴角开口:“女朋友你这么看我,会让我有种错觉。”

    “什么错觉?”池玉咬开了一个生煎包,嘬了一口里面的鲜香汤汁。

    “你想让我好好疼、爱、你的错觉。”

    “咳咳咳。”池玉呛得喉管发咸,汤汁从鼻子里流了出来,池玉连忙抽了纸巾堵在鼻孔。

    作孽啊作孽,刚刚还觉得有些对不起他,现在想亲自补上两棍子打死他算了。

    等到该出门穿衣服的时候,李青又拿出屡试不爽的杀手锏说自己手疼,需要她的帮忙。

    池玉给他系着衬衣扣子,尽量不去看他诱人的胸肌和人鱼线。

    突然她点起脚尖凑过去在他的脖颈处闻了闻,洗护的白麝香味儿还氤氲的往外冒着,她立刻自觉上了大当。

    “你是不是洗了澡?”

    “不洗澡还是人吗?”李青反唇相讥。

    她昨天回来就昏睡过去直到现在也没来得及洗澡。

    池玉吸吸鼻子,“哼哼,你连澡都可以自己洗,还叫我给你穿衣服,何其无理!”

    “哼哼。”李青也假意冷哼了两声。

    “说得对,晚上回来你帮我洗好了,省的我自己这么费劲。”

    池玉“.…..”

    她又拿起一旁的西服上衣帮他穿上,柔声说道:“忘了我刚刚说的话,我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问…..”

    ---

    早晨两个人在家斗了半天的嘴,路上池玉这个司机中的女杀手又错过了好几个从立交桥上开下来的机会,到了公司已经是九点半了。

    整整迟到了一个小时,池玉一边躲在李青后面,希望不要被公司的HR发现。

    谁知还没进律所的大门,就被一个矮个子的男人揪住了胳膊。

    “池玉!你就是池玉吧!!”声音恨不得将律所的三层楼顶都掀开。

    池玉心下想这谁啊,怎么这么没有眼色。

    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人的脸,对方的手就被李青“啧。”的一声十分不耐烦的打掉了。

    他皱着眉头斜了一眼矮个人男人胸前挂着的工作证,口气不善,“你们报社就排了你这么个手脚不干净的记者来了?”

    矮个子的记者本来一看到池玉就躁动起来,昨天大家都跟风转发报道的时候,他就一直好奇这位女性被害者的来历,首先照片上她的脸看起来也不熟悉,不像是哪个名门二代。

    后来翻了好多宣传,才发现这放出这报道始末的娱乐公司只提了一句她的名字并没有对她的身份做过多的剖析。

    很神秘,似乎是什么猛料都挖不到的样子,也不怪他这会儿一见到池玉就兴奋了起来。

    这次不仅能得到李青的独家报道,说不定还能从这身份不明的“受害者”口中撬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

    他手上一痛,心想什么叫手脚不干净,说话这么难听,刚想开口争辩。

    又看李青此刻面若冰霜,支支吾吾的问:“什么意思?”

    “这话我来问你还差不多,一上来就对我的人拉拉扯扯是什么意思?你们主编不想接这专访就换人,难不成偌大的北京城还没有个正经记者了?”

    本来记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就不好下台,梗着脖子还想说什么,但是又怕这报道真的做不成拱手让给了别家报社,估计主编急起来扣他半个月的绩效都有可能。

    他后面跟着的摄影师小伙子倒是比他机灵得多,怕他多嘴搞砸了这次采访,悄悄拉了拉他的后衣襟,点头哈腰的替他向池玉道歉:“池小姐,不好意思,我前辈就是见到你太激动了,一时间失了分寸,您也别在意,我们今天就是按李律师的意愿来做个报道,没别的意思。”

    李青面无表情的拉着池玉往楼上走,也没请这两个人上去。

    池玉本来也没觉得什么,又听着这二人似乎是给李青来“平反”的记者,扭着脖子转过来笑了笑:“没事儿,你们上来吧,李律师的办公室在三楼。”

    她话刚一落地,又被李青扯回来夹进了怀里,他冰冰凉的声音飘过来:“你对别的男人倒是什么都没事儿,一天就知道躲着我跑。”

    他顿了顿又说道:“而且那记者长得像只癞蛤蟆似的。”

    池玉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心想这人嘴怎么这么损呢,就算人家是癞蛤蟆,我也不是什么天鹅肉不是,还时时刻刻怕人惦记吗?

    池玉被他夹在怀里像是个爸爸带着闺女去上学似的,余光注意到从大厅里不少飘过来的眼神,她推了推他说道:“别在公司这样,快松开我。”

    李青不屑:“公司怎么了?”但手上还是将她放开了,转而摸上她的脖子。

    好家伙,这会儿倒像是警.察刚抓了不法分子,按着脖子准备扔进警.车里了。

    还十分亲昵的凑过来跟她咬耳朵,“那在哪儿可以这样那样?你选个地方。”

    “我看昨天的小树林就不错,不然我给我妈打个电话说咱们晚上还过去吃饭?”

    池玉往前紧跑了几步,摆脱了他的手掌,嗔怒的瞪了一眼,用口型冲他比划着:“臭!流!氓!”

    随即“噔噔瞪。”的先上了楼。

    后面的记者和摄影师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这事儿十分蹊跷。

    按照娱乐圈的公关洗白准则,照理来说如果知名男偶像出了这种花边新闻,都会遵照两点来善后。

    一是在事件发酵期间,是绝对不会先站出来回应的。等到几星期甚至几个月后,早有不少夺人眼球的新黑料占据了热搜后,他们才会后知后觉的出来发表声明。

    对自己之前没有及时回应道歉,找各种理由说自己最近在忙,身体不好,没有时间云云。

    因为大家都清楚,谁在枪林弹雨中站出来才叫是一个蠢字,毕竟12亿中国人一口一个吐沫星子都能将人淹死了。

    二就是,不发声明就算了,但是一发声明就要一鸣惊人,各种反黑料,撕.逼,洗白一通去污剂哗哗猛倒。

    你说我酒后“迷女干”,我就说你是坐.台小姐;你说我骗钱骗情,我就说你痴想成狂见利忘义;你说我出轨已婚少妇,我就说对方早就离婚,并且主动勾.引我。

    总之,将丑闻中的“被害者”一通抹黑,大家津津乐道后,到最后也不知道谁说的是黑,谁说的是白,之后这群面上光鲜亮丽的明星照样活动在大家的视线里,赚着大把的钞票。

    孙记者皱着眉头十分不解,这李青李律师,第一非要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就站出来公开接受采访,第二看样子和身边这个“受害者”还十分亲密,两人打打闹闹看着简直像演校园爱情电视剧似的,一股子酸臭味儿。

    而且看他护人的样子似乎是一点儿没准备“反转”黑料和“洗白”自己的打算。

    他撇了撇嘴,好奇心疯涨,这首长家的二代确实与一般人的套路不同,他真的十分好奇李青一会儿会怎么自圆其说。

    ---

    摄像已经布置好了三脚架,并且选了个自然光最好的地方开始录像。

    本来小伙子还带了一面打光板来,但是李青打哪儿一坐都是一幅画似的俊俏面孔和矜贵身姿,看来这板子也是不需要了。

    不过給李青的衣领上別麦克风的时候,倒是看见他温玉般的脸上有一道细微可见的口子,是不是需要遮挡一下?

    他还没来得及从包里翻出来工作用的遮瑕膏,这边他的记者前辈就迫不及待的发问了。

    “李律师,您左手打着石膏,是怎么回事方便透露一下吗?”

    孙记者刚刚被他阴测测的威胁了一道,心里还压着邪火,提问真是哪疼就往哪儿去怼。

    “唔,昨天下雪路滑,我女朋友走路没头没脑的,脚下一滑就砸在我身上了。”

    “我怕她摔疼了就自愿做了这肉垫,谁知道她那么沉,把我的手指都给砸伤了。”

    李青面皮上变得极快,此刻说话又温柔又诙谐,引得一旁摄影的小伙子都捂着嘴笑了一声。

    他嘴上的话情真意切,阅人无数的孙记者有一瞬间都相信了他的鬼话。

    可是孙记者还是敏捷的捕捉到了李青想要吐露的信息:“女朋友?您是指您现在是有女朋友的吗?”

    李青似乎是对他的提问很不解,颦着眉,“对啊,我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刚刚您见到的那位池小姐就是我的女友。”

    ?孙记者一个脑袋三个大,他说“被害人”原来是他的女朋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难道昨天他与池玉达成了什么协议?

    但是大家心知肚明这次采访的目的,主编已经很明确的交代他要顺着李青的意思来,他压下了心头的疑问笑着问道:“这件事估计大家还都不知道,所以才出现了昨天的虚假新闻。”

    “那请问您和池小姐至今交往了多久?感情如何?”

    “嗯,我们说起来已经认识六七年了吧,之前她是我在纽约大学的学妹。”

    “不过这次再见面,至今交往也有四个多月了。”

    “至于感情方面,很好,距离结婚应该不会远了吧?”李青春风和煦的说着,目光灼灼,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越过了摄像头移到了后面池玉烧的通红的脸上。

    “哦?”孙记者没想到他居然会主动提到婚期将近,也吓了一跳。

    随即整理好表情笑着说:“那还要恭喜二位。”

    “最后我要替李律师广大的小迷妹们问一句,你们既然认识了这么久,是怎么最后下定决心想要交往的呢?”

    李青挑了挑眉,红唇齿白,正腔圆的吐出四个字:“一见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