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情浓陷阱,惹爱上身 > 第一百零八章:风雨飘摇(加更)

第一百零八章:风雨飘摇(加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子涵看了几眼就将东西撩在了一旁,一双美目中的瞳仁有些像风雨中飘摇的小船,她闭上眼睛,有些不好的恐惧又兜头而来。

    她何尝不明白李烨的武断,都是因为两个人这些年来心中一直绷着的一根弦。

    但这根弦不能断,她强压下了心中的胡思乱想,稳住了神,再睁眼就厉声说道:“青儿在外这些年你居然一直派人跟踪他?!”

    “他可是你的儿子啊!”

    “你这是把他当成你仕途上的阶级敌人了?”

    她首先开口指责李烨证明她还是对李青抱有希望的,但是李烨已经从她颤抖的声音中听出了某种佯装镇定的不自然。

    他与妻子几十年来风风雨雨,并不是只有外界传言一般伉俪情的虚假表象,他年轻时就爱她爱到了骨子里,一个穷知青一个赤脚医生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其中经历过的种种磨难也是不言而喻。

    他对他们之间的感情一直抱有着感恩和激荡,之后的年月即便是在仕途上步步高升,两个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在他心里也只是把这份爱沉淀的更深沉,有增无减罢了。

    他本来也不想拿出这些照片去刺激她,不然这些年来他不会一直压着这些照片并没有给她知道李青在国外的荒唐事。

    本以为李青回了国便收了性子,年轻人爱玩儿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充其量称得上是一个纨绔。

    但是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何况还是去胁迫下属做出这等腌臜的事情,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而且李青向来聪明,心智敏于常人,准确的洞察力,让他未走一步已谋三步。

    今天这丑闻居然从下午一点半开始上线,一直发酵了整整半日才被他看到,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以李青的能力,他完全在这些时间内做些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眼睁睁的看着网民们的谩骂愈演愈恶劣,直到李烨从紫光阁出来了通过手下人的报告,才将网上的这场闹剧止住了。

    李烨忍不住往偏激面儿上去揣测他的想法,也许他根本就是在放任这些丑闻在网上肆意传播。甚至他还知道自己每周一下午紫光阁的秘密会议是不能与外界通信的?

    他想做什么?因为与自己不合所以故意搞出些乱子报复自己吗?

    如此想来他周身冰冷,马上打电话去责问,而电话不偏不倚响了三声,面对他的怒气他坦荡荡的说着知道了,说着好的。丝毫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愧疚和歉意。

    李烨垂着首坐在沙发上,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深深陷了下去,宛如参天大树上的沟壑纹路,他顿了几秒,沉声解释道:“子涵,你别怪我。”

    “他那年出国说要学法律的时候,我岂不跟你一样高兴?”

    “学法律好啊,教人知理懂法,我也希望孩子能做一个正正直直,坦坦荡荡的人。”

    “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也真的没有派人去跟踪过他。他也是我的骨肉,虽然我与他关系不如你们两个亲密,但我难道会莫名其妙时时刻刻像防洪水猛兽似的去防着他吗?”

    剑眉星目的男人此刻显出一种让人心疼的颓态,他目光灼灼的瞅着自己的妻子,叹了口气,将她的一只握紧的手从腿上拿过来,放在大手里揉.搓。

    “大约七年前,宋医生突然打电话给我的秘书,当时我人正在阿尔及利亚外交,一天行程下来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宋医生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似乎是不联系到我不肯罢休,秘书也怕是紧急的事情半夜里偷偷的将电话带到了我的房间。”

    “宋医生?是青儿出事了吗?!”袁子涵一听到宋医生的名字,紧张的又握起了手。

    “你别着急,都过去。”李烨一面心疼的将她的手指掰开,手掌里的嫩肉已经被她掐的发白,再掐下去破皮是迟早的事儿。

    她这种习惯性的抗压动作从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就有了,每次面临突发事情的时候,就用紧紧握拳用指甲掐住自己保持镇定。

    手心被抓烂四个流血的伤口自己都没有知觉。

    “宋医生告诉我,李青当天在国外预约就诊了一名心理医生。”

    “而李青这种情况,他一直都在持续监控中,所以他在国外一旦就医他都会紧密关注。”

    “但是至于他在外面发生了什么状况,需要他自己都觉得情况紧急到要去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宋医生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李青就诊的那位美国女医生,非常重视医患之间的隐私权,而且她以自己专业的角度判断,李青的状况也并不需要进行强制干预,她比较倾向于放松治疗的方法。”

    “更多的细节,她就不愿意再透露了。”

    “不过李青只去过一次治疗,之后也没有再联系过任何心理医生。”

    “从那之后,我安排了人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也可以说是保护他。从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在外面放浪形骸的情感生活。”

    袁子涵听到了国外医生所说的放松治疗法时,楞了一下,随即眼里涌现了一些泪意。

    她不快的将手从李烨的手里抽了出来,嗔道:“是保护儿子,还是保护别人?”

    李烨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袁子涵心中更愿意相信李青只是交女朋友频繁了一些,也许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草草开始一段感情又寥寥将之结束。

    所以此刻她心里还是希望,来的小姑娘能把话说清楚,她与李青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也许并不像网上说的那么不堪呢?

    虽然自己的儿子不能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也不至于会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啊!这毕竟是她怀谈十月,生下来的心头肉。

    ---

    袁子涵此刻扭了一把李烨的胳膊,李烨臂上吃痛,长须了一口气敢怒不敢言。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躲在李青身后的姑娘,个子不高,皮肤雪白,低着一张不大的小脸。此刻露出来的光洁额头上还有青色的血管肉眼可见的一跳一跳的,似乎是有些害怕他们。

    只见她腮帮子的肌肉在波动,似乎是咬了咬牙,开口说了句:“李首长好,首长夫人好。”

    袁子涵听她这样叫,面上笑了笑,这孩子似乎是单纯得很,这称呼叫的尊敬有余亲切不足。

    如果是个心思细腻的姑娘说什么也会叫上一句叔叔阿姨,以表亲近。

    “钱姐,您收了这个就早点儿回房歇着吧,今天这碗筷我来刷。”

    被唤作钱姐的帮佣阿姨点点头,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个小姑娘,自己在李烨夫妇家里做事也有不少年头了,但是他们的独生子李青是很少来的,更别说带着自己的另一半了。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李首长这样生气,这小姑娘看着虽然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李烨夫妇也并不应该是嫌贫爱富的人啊。

    她摇了摇头,知道袁子涵有意避开自己跟他们谈话,也不过多打听主人家的事情,马上从餐厅出去了,一会儿餐厅里就听见了远处关门的声音。

    打发走了钱姐,袁子涵招呼自己的儿子和这个姑娘先坐下吃饭。

    李青将自己的外套脱了搭在靠背上,随后又去帮池玉脱棉服。

    池玉还傻呆呆的站着,不敢抬头,直到李青翻手去捉她胸前的衣襟,她才反应过来,死死拽住了自己的外套,抬头瞪他。

    你干嘛?

    能干嘛,你吃饭不脱衣服,一会儿不热?

    ……

    两个人用眼神无声交流了五秒钟,似乎是怕这么对峙着不太好看,池玉顺从的转过身脱了棉服,李青自然的拿过来帮她挂在餐椅的后背上。

    李烨和袁子涵将两人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由自主的望了对方一眼。